女主身娇体媚男主军人|攻黑化占有欲强病娇刹那间。

 

她最近学了一种新舞蹈,但她不擅长。今天下午放学后她被落下了。她开了一个小厨房,一遍又一遍地仔细挖掘。

 

但是怎么练也练不下来。就在我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和焦虑的时候,我听到我身后的男人喘着气,把她推到镜子前。

 

白芷的小腹抵着冰冷的手柄,对着一面大镜子。

 

镜子反射其他三面墙的镜子,可以从各个角度看到。

 

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压在她的背上,一缕墨黑的头发从她的前额垂下来,遮住了她的眼睛。

 

他锋利棱角分明的喉结滚动了几次,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喉咙里发出致命而性感的低喘息声。

 

这个男人是一个很酷的男神,她们舞蹈学院的女老师和女学生都蜂拥而至。

 

苗条的身体充满美感,脸蛋漂亮,五官有一种少年的咸味。

 

白芷曾经看见他穿着白衬衫站在阳光下。

 

一双细长的眼睛轻轻扫过,浅色透明的琥珀色虹膜,带着稀疏的沙漠。

 

这时,有一个热巨人在她的后臀上摩擦着她淡白色的芭蕾舞袜。

 

那个男人挑衅地抬起下巴,这显得有些傲慢。

 

从镜子和她的眼睛来看,那些没有感情的学生的眼睛现在充满了欲望。

 

白芷有些惊慌,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颤抖着,“老,老师,你在干什么?”

 

刘晨纤细的两根手指抓住她的下巴,把脸颊贴在脸上,问道:“你不知道老师在磨你的小力气。”

 

性感的声音带着暴力,和他一贯的禁欲形象。

 

白芷问这句话只是为了让他的良心发现,但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大度:“陈老师在学校,我是你的学生。”白芷小心地抽泣着。

 

一根巨大的肉棒缝在她的腿上,碾碎她敏感的私处,塞进去。羞愧爆发了。

 

“你还知道是我的学生,呃,在学校里敢公然勾引老师三四次吗?”

 

“不,我没有发牢骚”白芷小脸挂着眼泪,摇摇头否认。

 

“还敢说芭蕾系没有新星,他会连续几天反复学习每一个动作,但他不会故意学习,你说呢?”一次又一次,用小的力量去折磨老师。这几天老师已经被你耍了十多次了。你不知道这有多难,你必须在晚上摸阴茎半个小时才能开枪。

 

“你知道最令人发指的是什么吗?昨天,白芷老师对你的骚洞印象深刻,终于当着十几个学生的面把它射了出来。”我饶了你,但今天你仍然不敢假装愚蠢。"

 

刘晨的大手伸到她面前,向下移动,捏捏柔软的两个小花谷,摇晃它们。

 

白芷娇抖动着,“我不是故意的,但是老师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举起来。恐怕在和你联系之前,我学不好。给我找个搭档,我会准备好的。”

 

白芷有些委屈。她说的是真的。

 

这种舞蹈是双人舞。他们班有十几个人,男生占三分之一。如果她们是伴侣,只有一半的女孩有。

 

因为这种舞蹈不是为了表演,而是为了训练,期末考试只会加分。所以刘晨让另一半女孩,女性自由伴侣。

 

白芷安静内向。她刚开始上学时没有交任何朋友,所以她放弃了这个名单。

 

刘晨亲自执导。

 

白芷学不好的动作是男舞者在女舞者后面,抱着她的腰,女舞者跟着它旋转跳舞。

 

为了固定和稳定姿势,男舞者的胯部嵌入女舞者的臀部。

 

男人和女人穿轻薄紧身短袜是正常的。他们相互接触或摩擦时会产生冲动是正常的。

 

他们班的男生都当场射杀了一半以上的人。

 

女孩们笑的时候都笑了。

 

然而,太年轻和缺乏经验而无法克制是正常的。

 

然而,男孩们不太明白。他们弄脏了紧身衣,受到了刘晨的责骂。下次,他们应该及时把紧身衣拿出来,以免回去再换紧身衣,浪费时间。

 

结果没想到,昨天,陈老师也

 

当时白芷被他搂在腰上,他感觉到男根抵着臀部微微跳动,耳后的男性呼吸声变得越来越粗。

 

就在她做下一步的时候,她被释放了。

 

一声压抑的低呼响起,一道乳白色的线条划过白芷的腰部,在众人的目光下,激射在防滑地板上。

 

白芷回头一看,只见他们的老师抱着一根狰狞粗大的树根,胸口沉重起伏。

 

康复后,她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同时把她的两个位置放回去,“继续练习。”

 

每个人都不敢释放气氛或推迟上课时间。

 

但是下课后,当老师离开的时候,连男生都嘲笑他。

 

“原来,老师忍不住了。我想只有我们这些没见过这个世界的人才能享受这种刺激。”

 

女孩们说,“也许老师在给你上课。”

 

男孩们问,“你上什么课?”

 

女孩们:“如果你觉得你要开枪了,你应该及时拿出来,不要弄脏裤袜课。”

 

男孩们:“这很有道理。”

 

然后他们开始调情,谈论黄色笑话。

 

白芷听着附近又热又干的脸。偷偷摸摸到腰部后,他从老师那里得到了一些精液布。

 

有些人担心老师会在学生面前丢面子,失去尊严,对此有些内疚。今天,刘晨用腰和手扶着她,忍不住光明正大地磨着她以示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