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儿子一次性服务_我妈跟我说她想做
 

秦轻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吟。

 

然后,一只大手抓住她的下巴,男人在她耳边重重地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大声喊出来。”

 

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给秦柔嫩的脸庞带来柔和的光芒。

 

它也把男人英俊的面孔藏在阴影里。

 

秦轻以倔强的挣扎别过头,下一秒就被一个男人逼得扭动起来。

 

“大声喊出来!”

 

"……"

 

“听话,想听你叫床。”

 

沈燕低下头,抓住她的耳垂。他继续低声哄她:“这之后我会让你睡觉,以后我会给你一些礼物。”

 

只有在这个时候,一个通常冷漠和不人道的男人才会像正常人一样和她说话。

 

但这只是对秦清玉的侮辱。

 

秦清玉紧握双手说道,“我不想要你的礼物。我现在想睡觉。”

 

沈燕的身体微微僵住了。他用一只手拉着她的肩膀,粗暴地把她翻了过来。

 

"我今天心情很好。"那个男人低沉的声音略带冷漠。“既然你不想,你就不会被强迫。”

 

说完,不给她缓冲的余地,那人抓住她纤细的腿,猛地撞了进去。

 

“啊……”秦轻痛苦地高声歌唱,双手下意识地抓着身体的被单。

 

她还没来得及咬嘴唇,那个男人又冷冷地说,“再咬你的嘴唇,你今晚就不用睡觉了。”

 

白色的手指将她身下的床单紧握成一个球。泪水挂在她的眼睛里,就像她的固执一样,她拒绝倒下。

 

除了两年前的那个,秦清玉从来没有在这个男人面前让自己哭过。

 

她慢慢地松开了牙齿,嘴唇因为疼痛而微微颤抖。

 

他似乎是故意折磨她,直到天亮才放她走。

 

秦清玉在他怀里虚弱无力。他模模糊糊地听到自己磁性的声音,在她头顶上说,“如果学校里还有别的事,直接联系阎勋。他会帮你处理的。如果你处理不了,再打电话给我。”

 

“我已经请严勋帮你交学费了。如果有必要,我会请颜勋去学校接你。”

 

“不要做任何让我不开心的事。”

 

他用稍微重一点的语气说最后一句话,握住她的手,从他散乱的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放在她的手上。

 

他看着她无名指上的戒指,不带任何感情地说,“它仍然适合你。”

 

合适吗?

 

从两年前开始,这个男人就像动物一样摧毁了她。此后,“合适”一词不能在他们之间使用。

 

沈燕离开后,秦清玉睡了两个小时,下了床。

 

当她穿好衣服后,她板着脸从无名指上摘下戒指,扔到角落里。

 

起床后,我阿姨已经去医院给我弟弟秦燕送食物了。

 

前几天,表哥秦燕因心脏病复发被送往医院。

 

为了挣钱,我阿姨每天都去医院照顾她的儿子。

 

他父母去世了,他叔叔进了监狱。尽管秦清玉和他姑姑过着贫困的生活,但他很放心。

 

早饭后,秦清玉带着书和练习去医院帮助秦燕做作业。

 

在医院里。

 

走出电梯,秦清玉远远地看见他的三奶奶在病房门口哭。

 

秦晓宇皱着眉头,急忙上前:“阿姨!”

 

听到她的声音,张廉赶紧俯下身,擦去眼泪。

 

秦清玉抓住姑姑的肩膀问道,“你怎么了?你为什么站在这里哭?萧炎在哪里?”

 

张廉的眼睛仍然是红色的。她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比划着说,“我很好,小燕。进去,你先走。”

 

自从六年前的事故以来,张廉已经完全聋了。多年来,她已经学会了唇和手语。

 

秦清玉自然不相信。她固执地问,“怎么了?”

 

张廉想再把它藏起来,但是她又不安地看着秦,终究还是没有停止哭泣。

 

张廉抽泣着,流着泪做手势:“医生,萧炎说,如果她不做手术,她要到年底才能活下来。”

 

闻言,秦轻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张廉捂着嘴蹲下哭泣。

 

丈夫死后,家里所有的经济来源都是她和秦清玉兼职挣来的。

 

这些年来,为了治好秦妍儿,这个家庭长期以来一直一贫如洗。现在你从哪里得到几十万?

 

“阿姨,别哭。”

 

秦清玉蹲下身子,用手势安慰张廉:医生,你不是说手术是可能的吗?

 

张廉哭着做手势,“但是,我们没有钱。

 

“我们也可以借钱。”秦清玉放慢了讲话速度,笑着强忍着眼里的泪水:“你忘了薇薇安的父亲在银行工作。我会请顾叔叔借给我们一笔钱。”

 

张廉含泪的眼睛露出惊讶的表情:真的吗?他们真的愿意借给我们贷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