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特别龌龊,吸住不许流出来还在上课|付贞馨
 

小顽童清泉满脸担忧,拉着仍穿着尖头细高跟鞋的江银雨退出了意大利米兰的时装秀。

 

这条河一路毒雨都是被风吹走的青团儿拉着跑,跌跌撞撞,几次险些摔倒,但最后还是设法逃脱了。姜阴雨微微有些尴尬,但露出一点欣慰。

 

在她的红色牧人身上,母亲和儿子跑开了。

 

你认为这是航班吗?

 

不要。

 

这对母子正在逃离一群疯狂的记者。

 

刚才,时装设计师蒋余音被临时召集到一个鸭架上,和儿子一起参加了一场时装秀,展示了自己的时装设计。

 

在掌声中,江余音知道,美丽的青春,时尚界的一匹黑马,由于自己的努力,在米兰闪耀着辉煌。

 

不喜欢记者和聚光灯,所以,共青团带她逃跑了。恶棍们提前找到了逃跑路线,使得整个过程几近失败,充满了欢乐和兴奋。

 

"江小姐,你必须奖励我一个芋头蛋糕!"

 

这时的绿饺子坐在副驾驶上,脸上带着自得的微笑。

 

胜利者的微笑!

 

当然,这个聪明的孩子应该得到奖励。江余音带着他的儿子去了附近的一家中国咖啡馆。

 

"吃一块芋头蛋糕!"共青团等不及了。

 

下午茶吃芋头蛋糕是年轻饺子的习惯。总是津津有味地吃,从来不知道油腻。

 

"对不起,最后一块芋头蛋糕刚刚被一位先生买了."服务员的弟弟脸上带着歉意:“你想看看其他蛋糕吗?我们店里的中国蛋糕非常正宗。”

 

“那就吃个栗子蛋糕!”

 

姜阴雨负责。

 

青饺子一脸失望地找了个地方坐下,江毒雨先去了洗手间。

 

是时候收起你脸上的浓妆了!

 

要不是跑道,姜阴雨绝不会让他的脸变成这样。

 

青团子顺从地坐在座位上,肉手捧着小巴,一双大眼睛像黑葡萄一样漫无目的地扫视大厅一周...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邻桌那个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的男人身上。

 

虽然穿着看似简单的物品,但他们都是穿着休闲装的法拉利。

 

妈妈是时装设计师,小屁孩清泉也知道许多著名品牌。

 

这个男人真帅!于是青团子又看了他几次:好看的剑眉,深邃明亮的眼睛,鹰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但是颜色很鲜艳。

 

仿佛带着微笑嘴角微微倾斜...

 

当然。

 

这绝对不是吸引年轻军团的唯一原因。

 

芋头蛋糕在他面前。

 

还没吃的东西。青团子最喜欢的芋头蛋糕在别人的桌子上无礼地挑战他的嗅觉。甚至随机摆放的样子也像是傲慢的挑衅。

 

来吃我吧,你这个小顽童。如果可以的话,来吃我吧。

 

不要流口水!青团子警告自己。

 

江小姐说男人应该有气质。

 

当然不是流着口水跟气质!

 

然而,青团子忍不住走过去笑了,“叔叔,你也喜欢芋头蛋糕吗?”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是的,我喜欢。”苏颖骄傲地放下手机,看着这个小男孩,他的眼睛离不开芋头蛋糕。“不过,如果你愿意,叔叔可以给你吃!”

 

“谢谢叔叔!”

 

孩子就是孩子。面对他喜欢的食物,所有高贵而矜持的人都变得脆弱。

 

青团子吃食物的本性立刻暴露出来,流口水,并立即伸手去拿那盒芋头蛋糕。

 

“爸!”

 

这一巴掌打在青端的小手上,孩子抬起头来:刚刚从浴室出来的是蒋茵的雨。

 

“我就知道吃!你知道这是谁吗?”姜阴雨瞬间变得心慌,竖着眉毛瞪着眼睛:“苏傲然是个败类!你敢吃他给的东西吗?”

 

人渣。

 

苏傲然这辈子没有被这么骂过!

 

这个奇怪的女人有精神病吗?

 

苏傲然发愣了一会儿,强硬的女人已经背着可爱的小男孩走了出去。

 

他边走边威胁孩子:“我告诉你!这是个坏人,是人贩子,以后见他,你躲多远躲多远……”

 

刚才,当那个女人骂他时,她说了他的名字。显然,她认识苏傲然。

 

她发誓,好像苏傲然取出了她的祖坟,但苏傲然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江小姐为什么这么生气

 

第二章:

 

江毒雨背着绿饺子上车,这小子不愿意,现在正张着嘴,看着她像是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

 

“说人家是人贩子,我想可能是你的前男友吧?就是那个无缘无故甩了你的人!”

 

这孩子真的有毒!这取决于她。

 

江余音很生气,但他在心里默默地重复了几次:生物,生物,生物...

 

很快,他的眼睛里出现了温和的微笑:“我们去别的地方吃饭吧。”

 

清泉子脸上露出了笑容:“好吧,我原谅你!”

 

开始找她的牧民,车子缓缓行驶,蒋吟雨从镜子里看到刚才的咖啡馆。

 

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的人渣仍然带着亲切的微笑看着绿色饺子...

 

已经五年了!

 

他一点都没变,他的笑容依然如此美丽。但是即使是一个好看的微笑也掩盖不了他丑陋的心!

 

为什么这个人渣没有死?

 

他应该死!

 

他茫然地看着母亲。你认为假装患有健忘症能取代你对她所做的一切吗?

 

人渣。

 

不是个好死人渣!

 

因为愤怒,江银雨不知不觉的速度已经超过了80码。

 

“江小姐,情绪激动开车很不好……”共青团善意地提醒。

 

姜寅突然发现自己在城里超速行驶,抱歉地笑了笑:“对不起,团子兄弟,我刚才有点粗鲁……”

 

很少有人能让一向冷静沉着的江小姐变成一个马上就要爆炸的鞭炮。

 

清团子非常了解他的母亲。

 

转过头,看着颤抖的江银雨。青团子很平静地说:“告诉我,你和那个人有什么样的故事?”

 

“我和苏会有什么故事?”蒋银的雨条件反射立即否认:“即使是那个人渣,他也配得上吗?”

 

是的,他不配!

 

在青团子眼里,江小姐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任何人都配不上她!

 

但是...

 

"江小姐,我觉得我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个叔叔吗?"小个子看起来很困惑:“江小姐,你注意到他也喜欢吃芋头蛋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