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布料磨着嫩缝_浊液灌满bl宝宝|欧阳梦娇
 

镜子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今天是她的结婚日!

 

本来应该高兴的,据说她未来的丈夫,是盛京集团董事长的唯一孙子,也是盛京集团的总裁——盛瑞泽。

 

盛氏家族是首都最好的家族之一——不像他们的夏氏家族,夏氏家族刚富了一代或两代人,盛氏家族已经在首都盘踞了200多年。

 

“诶哟,我的大小姐,很快就要到达纪氏了!你为什么还没带纱线来?"?门被推开,Xi娘进来了。看着她,她立刻催促道,“盛佳的车队马上就到。请快点!”

 

夏若卿一听,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回答:“我知道!你先走!”

 

听了她的话,Xi娘下了两个命令后离开了房间。众所周知,夏小姐脾气不好。此外,她被迫结婚,她的情绪是可以预测的。

 

盛家一切都很好,除了听说孙少爷残废了...

 

看着闺房门口的两个保镖,Xi娘摇摇头,觉得最好不要碰夏若卿的坏脑袋。

 

Xi娘离开家时,夏若卿脱下了婚纱。

 

她小时候失去了母亲。她父亲和继母结婚后,他对她越来越不关心了。尤其是在他继母留给他一对双胞胎兄弟后,她能够在夏天的家用两只脚踩在草地上。

 

要不是她妈妈愿意离开他们的夏家股,她觉得自己早就被踢出去了!然而,她没想到夏焱东会把她嫁给一个瘸子!原因是盛家答应给他拿下北京以东的土地!

 

虽然这些年她和父亲并不亲近,但她从未想过在他眼里她只值一块土地!想到母亲临死前告诉自己,让自己不要怪父亲,夏若卿冷笑一声,她不能怪父亲,但是这段婚姻,她绝对不会结!

 

夏若卿从床底下拿出她之前准备好的衣服和书包。她尽快换好衣服,从书包里拿出一根攀登绳,走到窗前,打了一个八字结,把窗户转了出去,然后带着她多年来在户外运动中学到的下坡技巧,迅速从三楼来到地面。

 

她从高中起就没有住在家里,甚至在假期也可能不会回来。夏日家庭中没有人知道她参加户外运动,自然也没有人会想到她会翻窗户。

 

收到绳子后,夏若卿幸灾乐祸地看着三楼的窗户,转身向花园走去。这时,所有的人都在前门遇到了盛的车队。后门附近的花园里没有人。她从后门走了出去,就好像她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一样。

 

盛瑞泽坐在车里,皱着眉头看着手边的信息:“你确定是她吗?”

 

“这位老人已经多次证实是夏若卿,夏氏家族的大女儿。”韩琦看着他英俊的侧脸,恭敬地回答道。

 

外人说盛家的孙子盛瑞泽是个瘸子,尽管不幸的是,他是盛家父亲最看重的孙子。外人不知道的是,他们能得到盛家之父的尊敬。盛瑞泽绝对不是一个残废的身体。

 

盛每大业大,一个刚刚残废的孙师傅,怎么可能做盛京集团的总裁职务?

 

但是有些事情从来没有被当作局外人来对待。

 

听到这个名字,盛瑞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她的嘴笑了:"她不愿意这么做,是吗?"

 

不但不愿意,夏家已经被夏大小姐搞得鸡飞狗跳了!然而,韩琦没有勇气在盛瑞泽面前说这些话。他只能含糊其辞地回答:“团队现在应该已经接待了夏小姐,我们很快就会到夏小姐家了。别担心。”

 

话音刚落,平稳行驶的汽车突然停下来了!

 

韩琦还没来得及问司机发生了什么事,窗户就被敲响了。

 

打开窗户,一张精致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我能搭便车吗?"夏若卿笑眯眯的看着坐在车里的人,问道。

 

夏家别墅在北京郊区的别墅里,进进出出只有一条路,此时来回都是盛家去接亲戚的队伍,她自然不能撞到上面,所以只能走山路。

 

不幸的是,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山路的难度。在跌跌撞撞地穿过这座山将近一个小时后,她终于找到了路。幸运的是,她撞上了一辆车!

 

只要不是盛佳的车队,她就可以搭车,然后打电话给她最好的朋友,等着有人来接她。

 

算上时间,她的失踪应该已经被发现了。如果她再次走在路上,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她不傻。她费了很大力气跑了出去。她不想被抓回来!

 

这么想着,她立刻露出了非常悲伤的表情:“求你了!我真的有急事!”

 

从她说话的那一刻起,盛瑞泽就听出了她的声音!

 

他转过头,藏在黑暗中,从里面看着他面前的女孩。

 

大眼睛,小而直的鼻子,深红色的嘴唇,或者记忆中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妆容,以及突兀卷曲的头发...

 

应该是新娘化妆吗?

 

想到这里,盛瑞泽提醒了他一下嘴角,然后说道:“我想去北京,你在路上吗?”

 

当对方打开窗户时,夏若卿知道车里坐着两个人。这时,坐在里面的人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她吓了一跳!

 

但后来他做出反应,说了些什么。

 

“它在路上了!它在路上了!”去北京对她来说简直是最好的选择!夏若卿这么想,立刻点头如捣蒜。

 

“然后你上来。”盛瑞泽说着命令道:“韩琦,你去前面。”

 

" .. "韩琦打开车门,疑惑地下了车。汽车掉头驶出十分钟后,他没有反应。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不是来接夏小姐的吗?为什么总统突然说他会回到北京?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是谁?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了。韩琦想问几次,但从后视镜里看到盛瑞泽神秘的表情后,他闭上了嘴。

 

他一直无法理解他们总统的想法。

 

 

 

我叫盛瑞泽

夏若卿坐在车里,用眼角偷偷看着坐在他旁边的男人。显然,他是在车里拥有最终决定权的人。

 

男人的侧脸非常漂亮。当他刚刚自言自语时,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就像陈年红酒一样,醇厚而醉人。如果有什么短缺,那就是男人的眼睛。

 

准确地说,它是一个人的右眼。

 

虽然原因不清楚,但这不应该是件好事,因为它被蒙住了眼睛。

 

但即便如此,它一点也不影响男人的形象。相反,他优雅英俊的外表让他更加狂野和神秘。

 

如果你想找男朋友,夏若卿认为这个男人会很符合她的审美!不幸的是,她现在正在逃离婚姻的路上,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此外,人们或多或少是他们救援者的一半。她似乎不太擅长如此放纵自己。

 

纠正好态度后,夏若卿开口了。

 

“先生,你要去哪里?”只有这样,才能规划出最佳路线,并将被发现的可能性降至最低。

 

“你要去哪里?”盛瑞泽没有回答,而是问她。

 

被他的提问,夏若卿反而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能去哪里?工作室绝对不允许去,我也不能回我的住处。现在我身无分文,不能使用我的身份证。我还能去哪里?我最好的朋友在那边并不完全安全。夏天我能想到任何地方。即使他们想不起来,盛家在北京的势力这么多年来也不是素食者。我找到自己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