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特别龌龊,吸住不许流出来还在上课|付贞馨
 

这张照片是一只传说中的白虎的特写镜头,上面有一颗痣。

 

这是陈伟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照片。他不敢相信这是他妻子韩子孝送给他的。

 

乍一看,我以为是韩子晓给他开了个玩笑,但当他再次盯着它时,他发现了一些不该反光的东西。

 

韩子晓是陈伟的大学同学,他最初学习中医。毕业后,两人走进了婚姻殿堂。陈伟开了一家按摩工作室,韩子晓选择继续攻读研究生,选择艺术摄影专业。

 

自从我认识到我和韩子晓的婚姻已经四年了。陈伟知道韩子笑是一个外表时尚,内心非常保守的女人。更别说她给自己发了这样的照片。即使偶尔她在和丈夫和妻子调情时也会感到害羞。至于夫妻生活,这一直是一种传统的方式。

 

虽然陈伟也感到了一点刺激,但他还是更加不安。他的思绪不受控制,想到了另一个方向的韩子孝。

 

“嘿,老婆,我收到礼物了。”陈伟终于拨通了韩子笑的电话,虽然电话是这么说的,但事实上只有他知道自己想要证明什么。

 

电话的另一端,子涵笑着问道,“礼物?什么礼物?”

 

陈伟的心在颤抖,他问道,“为什么?你没发快递吗?”

 

接下来,韩子孝有点含糊不清,表示同意,但不能回答陈伟说的许多话。

 

原来,陈伟对这样的照片感到很不舒服。再加上韩子笑现在的态度,他心中一股无名之火燃起来了。他大声问道,“韩子笑,告诉我实话,你在外面干什么?!你到底在哪里拍的这张照片?!如果你不给我一个明确的解释,你会马上回到我身边!”

 

要知道,自从恋爱结婚四年多以来,陈伟还是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韩子笑说话。

 

电话那头的子涵笑了一愣,然后发出了“咯咯咯……”欢快的笑声中,陈伟能想起她快乐的样子,一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哎呀我傻丈夫,人家这不是想念你吗,偷偷给你发了这么一张照片,也让你明白相思的痛苦,罗罗罗……”

 

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但陈伟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挂断电话,他笔直地坐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这张照片对他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所以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此时最直接的想法是,除了妻子之外还有其他男人。

 

韩子晓上大学时,是班上的班花和系花。追求她的人真的没完没了。即使陈卫和后来证实了她的关系,那些扛铲子和挖墙的人仍然是少数。但那时,他们的关系非常稳定,毕业后不久就结婚了,所以他们的生活很稳定。

 

原来,陈伟想和韩子晓一起经营按摩院,但他不知道韩子晓有罪,不得不学习艺术摄影。他还参加了这个专业研究生的考试。

 

事实上,陈伟起初并不同意,但他无法抗拒韩子孝的软硬兼施,不得不同意。现在韩子晓是艺术摄影专业二年级的学生,他的导师是中国著名的张玄英。

 

韩子晓自从学习艺术摄影后就变了。他一直非常信任自己的感情,但是总是落后的陈伟一开始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但是现在,面对面前的这张照片,他只知道事情可能已经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

 

他有些遗憾,但他想知道这张照片的真正来源,也就是谁拍的,因为如此精美的艺术品让她渴望第一次了解这样一个奇怪的桃园洞穴。

 

这时,一个身材娇小玲珑、留着耳朵的短发、穿着粉色护士制服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她有一张娃娃脸,皮肤雪白细腻,被风吹破了。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温柔迷人,薄薄的嘴唇轻盈,清脆悦耳的声音在陈伟耳边回响:“陈医生,下午两点有个按摩约会。”

 

她的名字叫白雪公主。她是陈伟按摩室的护士和助理。虽然她没有韩子笑的火热之美,但她有一种自然美。此外,她有点害羞,甚至更顺从她的丈夫。

 

但是现在陈伟的心思都在他面前的照片上。他甚至没有注意到白雪公主的到来,也没有听到她刚才说的话。

 

白雪公主看到了陈伟的反应,立即看到了那张露骨的照片。她的脸突然变红,她的身体不禁感到兴奋。

 

 

 

不可接受

“咳咳。”她低下头,轻轻地咳嗽了两声,提醒陈伟:“陈医生,陈医生。”

 

陈伟立即做出反应,眼中带着惊慌的神色。他很快拿起一本杂志放在照片上,用不自然的语气问道:“哦,那,那是什么?”

 

白雪公主再次给了陈伟预订信息。陈伟点点头,说他知道。他还在预约表上签了名,并让白雪公主来安排。

 

就在白雪公主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陈伟突然拦住了她。

 

白雪公主突然大吃一惊,她的心不禁颤抖起来。她以为陈伟看了刚才的照片,陷入了沉思。她以为他不想...她不敢去想它,但她的内心不知怎么产生了一种渴望。

 

她转过身,像春风一样笑了:“陈医生,怎么了?”

 

陈伟指着桌子对面的椅子,请她坐下。她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你丈夫又出差了吗?”

 

这时候通常的问题听起来像是,但是白雪公主觉得有点含糊不清。她低下头,心里颤抖着,低声说道:“是的,这次可能要花半个月。”

 

她不知道为什么回答得这么详细。身体真的在控制她的大脑或欲望吗?

 

陈伟想了一下,咽下一口口水,问道,“嗯,你刚才看到照片了。如果你和你丈夫已经分居很长时间了,你会给你丈夫发这么露骨的照片吗?”

 

白雪公主的脸又涨红了,低声说道:“我以前从未见过它。发送这样的照片很尴尬。再说,如果其他人看到了,那就不是……”

 

陈伟知道白雪公主说的是实话。白雪公主的性格和韩子晓的相似,所以他认为白雪公主的想法也应该是韩子晓的想法。

 

然后,两人第一次逐渐向对方吐露心声,谈论彼此的生活、家庭、幸福和悲伤。渐渐地,他们自然而然地谈起了夫妻之间的生活,都渴望知道对方在这方面的细节。

 

几滴...

 

当白雪公主手机的微信铃声响起时,两人正在兴奋地聊天。她拿出来打开了它。她的脸变白了,她赶紧放下手机。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陈伟关切地问道。

 

白雪公主挥挥手说:“哦,没什么,没什么。”

 

然而,陈伟并不相信。他反复问,说如果他有话要说,他一定会帮忙。

 

白雪公主长长地叹了口气,悲伤地说:“唉,苏宝,他……我觉得如果我再和他住在一起,我会发疯的。”

 

然后她说,在和苏宝结婚一年多之后,她逐渐发现苏宝有一种异常的心理,那就是玩夫妻互换。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加入了一个充满变态男女的城市交流组织。

 

陈伟知道并听说过这种事情,但他没想到在他的现实生活中会发生这种事。

 

白雪公主说苏宝已经多次动员她参加这次交流,但她断然拒绝了。虽然白雪公主对苏宝温柔听话,但她有底线和原则。这种触及她的底线的行为违反了她的原则要求,她永远不会允许。

 

“既然如此,白雪公主,你为什么不离婚呢?”陈伟问道。

 

白雪公主突然苦笑了一下,说她的家庭现在很穷,她的父母都病了,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在学校。她现在和苏宝在一起,她仍然可以提供一些帮助。如果她离婚了,她不能独自养家。

 

陈伟知道白雪公主的家庭是这样的。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么一个看似虚弱的年轻女子能独自承受这么多。这时,他的心突然涌起一种想法,把她抱在怀里,给她安慰和温暖。

 

但是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韩子笑的影子,硬生生的扼杀了这个想法。然而,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一向非常保守的韩子孝突然给自己发了这样一张照片。

 

“陈博士,大多数发送这种照片的男女都是肮脏俱乐部的成员。”当然,白雪公主不知道照片是韩子晓发的,所以她也告诉了他她心里的想法。

 

陈伟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双臂撑在桌子上,他俯下身子,盯着白雪公主问道:“真的吗?还有别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