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腰恶意一顶小腹凸出一块|那个东西在我身体里呆了一夜
 

她紧紧地咬着嘴唇,以使她的呻吟听起来不那么放纵。

 

尽管千韩已经结婚三年多了,但她和丈夫做爱时仍然很害羞。

 

陈山身后的碰撞更加激烈。千韩丰满的臀部刺激了陈山的眼睛,让他越来越兴奋。

 

陈山心里有些骄傲。他有一个如此美丽的儿媳妇。村子里哪个男人不羡慕他?

 

唯一让他不满意的是,千韩根本不能在床上放开她,但这并没有扰乱陈山的性欲。他气喘吁吁地暴跳如雷,他的力量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凶猛。

 

千韩几乎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意识地收紧身体,这样一来,直接让陈山投降了。

 

做爱后,千韩躺在炕上休息,但陈山叹了口气:“今年的收成不好,你得出去工作来补贴家用...媳妇,别担心,当实地工作完成后,我会出去找份工作,那样你就不用努力工作了。”

 

当千韩听到这些时,她摇摇头:“你不能一个人养活这个家庭。”

 

听了这话,陈山心里感到温暖。有这样一个体贴的儿媳妇真是一件幸事。两个人暖和了一会儿。中午,陈山起床去上班了。

 

我在城里工作的表哥路捷给千韩介绍了一份保姆的工作。千韩今天将在这个城市申请一份工作。

 

根据路捷给出的地址,千韩找了半天,看到这栋豪华的独栋别墅有点惊讶。她没想到这个家庭会这么富有,然后她按了门铃。

 

赵斌打开门,看见千韩站在外面。他的心比她的更震惊。

 

当他听说保姆介绍的是一个农村女孩并结婚了,他认为她是一个粗鲁的农村妇女。

 

但是站在他面前的千韩与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她穿着朴素的衣服,但她无法隐藏优美的曲线,向前突出,向后突出。她的身材与赵斌以前见过的模特相似。

 

虽然她有一张素净的脸,但她的五官很迷人,特别是她美丽的眼睛,这使她眼睛明亮。

 

皮肤像牛奶一样白皙细腻,一点也不像农家妇女那样粗糙。要不是她的裙子,赵斌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哪颗星。

 

“请问,这是赵哥的家吗?”

 

赵斌突然醒悟过来,说道:“是的,请进。”

 

当千韩经过时,赵斌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这比他闻到的任何香水都好,他不禁感到精神焕发。

 

赵斌本来想在他忙的时候雇个保姆来帮他养家,但是千韩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惊喜。

 

赵斌对和这么漂亮的女人合住一个房间的想法非常满意。谁不想享受美好的事物?

 

赵斌向千韩简要提到了薪水和福利,她惊讶地睁开眼睛:“这么多?”

 

千韩没想到当保姆能挣这么多钱,这在城市里真的很不一样。

 

“这是城市的基层。如果你认为可以,就留下来。”

 

想赚钱补贴家庭的千韩点点头:“没问题!”

 

同一天,千韩住在赵斌家。起初,她想打扫房间,但赵斌说她今天刚到,好好休息了一下。

 

晚上,千韩想洗个澡,走进浴室。她有些出丑。

 

这间浴室看起来很高档。浴缸足够大,可以容纳三个人。千韩从未见过很多东西。

 

千韩研究了半天,才敢于拧开淋浴器。应该和镇上的阵雨一样。

 

她想试试水温,但水涌了出来,溅了千韩一地。水带来了烫伤人的温度,让她大声惊叫。

 

听到这一声尖叫,原本在房间里处理文件的赵斌急忙去千韩的房间检查。

 

我一进浴室,就看到千韩和赵斌愣了一会儿。

 

千韩的身体被水弄脏了,她宽松的衬衫和衬衫紧紧地贴在身上,凸显了她的好身材。

 

她穿的衬衫已经很薄了。当它被水弄湿时,它变得有些透明。她穿的内衣轮廓隐约可见。它非常性感迷人。

 

赵斌是个正常人,单身了很长时间,突然看到了如此有力的画面,不禁目不转睛地盯着千韩的胸部。

 

千韩用手挡住了她的胸部。“赵哥,对不起,我只想洗个澡,但是我不能用它……”

 

她漂亮的小脸涨得通红,害怕赵斌抛弃她的笨拙。

 

直到那时,赵斌才回归绝对存在。他很忙:“让我帮你调整一下。”

 

赵斌向千韩展示了如何调节淋浴喷头。千韩凑近赵斌,仔细观察着。

 

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看着千韩娇俏的脸庞,赵斌有些心神荡漾。

 

单单看着千韩的外表,赵斌无法想象她是一个已婚的农村妇女。

 

这时,她的小脸微微发红,看起来更迷人。

 

千韩离赵斌很近。她丰满的脸骄傲地出现在眼前。她看起来很瘦,但没什么问题。

 

赵斌心里暗暗猜测,这个尺寸,估计他一只手都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