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军人攻现代肉多|奴婢都听的少爷命令 颤抖 求饶
 

我悲伤地说,“是的,但是他已经死了。”

 

刘寡妇听了我的话后,没有痛哭,而是低声问我:“那么...你恨我吗?”

 

我笑了,“我为什么恨你?如果我恨你,我会在乎吗?”

 

短暂而紧密的接触后,刘寡妇的香味涌上我的鼻子,尤其是她在我脖子上呼吸的感觉,痒得我觉得有点发烧。我一直告诉自己要保持内心平静。

 

我也在心里狠狠地骂自己,你觉得呢?

 

有那么一会儿,刘寡妇放了我。她的脸上满是泪水,她的淡妆有点花。她看着我,笑着说,“你,你不恨我。”

 

我也冲她笑了笑,没有言语。

 

刘寡妇如释重负地笑了笑,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晓,你等一下,然后你可以和我一起回我家吃一口。我已经做了。”

 

“啊?我妈妈仍然在家。”我说。

 

刘寡妇说她也给我妈妈打了电话。我看着她,什么也没说。我想说我想回家吃饭,所以我停止在她家吃饭。我想了想没有说话,等她洗完澡。

 

我一吃完,就走过去帮她拿满了我衣服的脸盆。吸水的衣服很重。她的一个女人一定很辛苦地搬着它。刘寡妇看到我有多辛苦,回头看着我,笑了。"你看起来像你的父亲,你愿意帮助别人做好事。"就像见过我父亲一次。

 

我想起了村民们说的话,看着刘寡妇。我在心里摇摇头。

 

很快就到了刘寡妇家,放下脸盆,我回家了。当我回到家,看到我挖了这么多药,我妈妈非常高兴。当她看到我又累又出汗时,她告诉我要洗手吃饭。当我看到妈妈吃东西的样子时,我摇摇头,说我不在家吃饭。我编造了一个村民邀请我吃饭的谎言。

 

我妈妈也没怎么要求,所以我去了刘寡妇家。老实说,我不想去,但是答应不去不是件好事。我总觉得去有点不对劲。

 

很快就到了刘寡妇的家。她有一张四道菜和四杯酒的桌子。刘寡妇看见我来了,就请我陪她喝一点。反正她下午也不会去挖药。

 

我也没有失望,所以我不得不答应她陪她喝一点,然后谈一些事情,但这几乎都是关于我爸爸的。但是刘寡妇比我更了解我爸爸,我真的怀疑村民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刚才,当我拿着脸盆的时候,她眼里充满了思念和爱。

 

她以前真的和我爸爸有什么关系吗?不管怎样,我爸爸救了她。

 

痛苦地吃完饭后,我们还喝了一小瓶白酒。我的酒量不错,但刘寡妇不同。她的白脸有点脸红,就像她喝得太多了一样。她的眼睛有点变化,当她拿起碗时,她摇摇晃晃。

 

当我起身让本一起帮她捡起来时,刘寡妇不让我捡起来,让我留下来。我只是想帮她分享一些。刘寡妇推了我一下,让我坐下。但是这种推动很好。我坐在沙发上,但惯性力不小心把我的脚混合在她的腿上,她坐在我身上。

 

我立刻有了强烈的反应。她的屁股坐在我最敏感的地方,这让我浑身发抖。刘寡妇也感觉到了我的反应,连忙站起来,脸红着说:“对不起。”

 

“没事,刘阿姨。让我帮你捡起来。”我也脸红了,惊慌失措。我拿起桌上的碗,匆匆走出房间。

 

当我到达厨房时,我喘着气。刚才我真的尴尬死了,但当我想到这一点时,确实有点激动人心。虽然刘寡妇身材很好,但她有一个突出的前部和一个突出的后部。然而,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这个孤独的男人和很少的女人不是很好。

 

毕竟,刘寡妇已经守寡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