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惩罚m无道具_双性 走绳 打结
 

犹豫了一会儿,听着里面不断的咕噜声,忽略了无耻的胡言乱语,恒力有了强烈的生理反应,不可抑制地轻轻握住门把手,打开了门的一个缺口。

 

进入他视线的迷人景象使他的心血澎湃。我岳母躺在床上,全身赤裸,皮肤比冬天的雪还要白。一双长腿举得很高,手里拿着黄瓜。

 

当我岳母掉下一双长腿时,他看到了一个更精彩的部分,一些美丽的面孔被长长的黑发模糊了。

 

累了,我岳母放慢了手的动作,她的嘴还在呼吸。

 

“恒力,你嫁给了肖逸,但你总是叫我阿姨。我知道你对阿姨有不好的想法。毕竟,让你成功吧。”

 

听到岳母自言自语,恒力叹了口气。我知道是这样的...

 

不让他多想,他的岳母站起来,让他很快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回床上。

 

我岳母坐起来后,我岳母此刻没有注意到有人偷看她。

 

“你真的死了。孝义一走,你就要这样对你姑姑。”我婆婆一边说,一边轻轻地揉了两下。

 

恒力知道他不能再看了。他轻轻地关上门,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我不能让我岳母知道我看到了这一幕。

 

在走廊里抽了一支烟后,他又掏出钥匙打开了门。结果,我岳母刚从厕所出来,穿着黑色睡衣,肩膀露在外面。

 

“恒力,你回来了。”我岳母笑着问。

 

恒力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他刚刚看到的画面。他感到内疚,微笑着点点头。

 

“肖逸不是十一点的飞机吗?你现在为什么回来?"

 

“哦,到那里,我会回来的。她和她的同事们在一起。”恒力震惊的发现。

 

第二章

恒力匆匆出去了。我看见我岳母坐在阳台上。

 

“阿姨,你好吗?”恒力急忙上前帮忙。手臂上的皮肤像刚烤好的豆腐一样柔软光滑。

 

"脚扭伤时不要拉。"我岳母很快放下手,皱了皱眉头。“让我休息一下。”

 

恒力点点头,看见一个桶里装着一些衣服。一件小衣服也掉在地上。他伸手去拿,他岳母叫了一声。

 

“怎么了?”

 

我岳母害羞地摇摇头。“没什么。”

 

恒力抓住他手里的衣服,却突然发现那是一条橙色的丁字裤。“你很累了,不想帮助孩子。不要帮孝义洗衣服,我明天就洗。”

 

“没有...不,“我岳母听起来很腼腆。恒力转过头,看到婆婆的脸通红。“这是我的。”

 

亨利哦,没有透露任何情绪。

 

桶里还有一个橙色的胸罩。大的可以把他们的头放在里面,边缘有一圈花边。播出后,恒力低下头问道:“我们现在可以起床了吗?”

 

我岳母看起来很可怜,摇摇头说:“不,我的脚踝疼。”

 

“那我带你去房间。”恒力说要开始了。

 

在我岳母拒绝之前,整个人已经被恒力抱了起来。只带着一丝惊恐用手搂住了恒力的脖子。他的脸颊贴在胸前,被深深地埋葬了。

 

恒力的心跳不禁加快了。以下也给予了强烈的回应。

 

当他走进房间,把岳母放在床上时,他忍不住拿起裤裆里的东西,揉了两下岳母的大腿。

 

我岳母的漂亮脸蛋现在红得像夏天的晚霞。没有地方可以掩饰她的娇羞。她很快笑了笑,说:“我失去了死者,让我女婿带我进去。”

 

“嘿,什么呀。我应该好好照顾你。”坐在床尾时,恒力也清楚地看到床单上潮湿而有斑点的水痕。

 

三十像狼,四十像老虎。这是真的。乍一看,对我岳母的需求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