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或许不能,但我有帮手。”叶瑞淡淡的说道。

    “那些埋伏在这四周的小宗师只是炮灰而已。”圣师不屑的说道。

    “或许吧!”叶瑞耸着肩说道:“但就算是炮灰也会分散你的精力,这就是我留下你的机会,不是吗?”

    “我就不相信他们不怕死!”圣师撇着嘴说道。

    “他们并不是你的那些手下。”叶瑞嘲讽的说道。

    显然,叶瑞指的自然是柴旺,为了活着,直接将圣师出卖了。

    而康王胡同一号的这些小宗师们却是个个忠骨,为了国,他们不介意牺牲掉自己。

    不给圣师回应的机会,叶瑞又耸着肩说道:“不过这也正常,阴刹门本就是背叛者,现在你手下的人背叛了你,那也挺正常的。”

    随即,叶瑞又讥讽的说道:“不过这种让背叛的滋味应该挺不好受的吧?”

    在疗养院的房间中,西门雪看着终端上的画面,皱了皱眉头,说道:“爸的话好像有点多呀!”

    叶青抿嘴一笑,扭头瞥了一眼西门雪,说道:“呵呵……别拐弯抹角的,你是想说爸废话多吧?”

    西门雪耸了耸肩,算是承认了,只不过她又觉得这样说自家公公,好像也不对,所以干脆就没回答。

    “事实上,这不是废话。”叶青耸着肩说道。

    听到叶青的话,西门雪想了想,沉吟着说道:“你的意思是实力相当的两个对决,用话分散对方的注意力也很重要,对吧?”

    “是的!”叶青点了点头,说道:“那怕只分散了敌人一小点的注意力,那这些话都是很有作用的了,甚至还有可能是决定性的作用。”

    “嗯!”西门雪应了一声,说道:“我明白了,毕竟实力相当的武者决斗,任何的一点疏忽都可能是致命的。”

    这时,一直没有参与两人讨论的姜海露突然抬头看着两人,说道:“依蓓发来了消息。”

    显然,中午的时候,姜海露就已经将平台县旺楼前出现的那个年轻人的画面截图传给了杭依蓓,有了这个截图,杭依蓓那边要查到这个家伙的信息是很有可能的。

    “她怎么说?”西门雪急忙问道。

    姜海露看着自己的手机念道:“这个圣师是用一个叫做苗腾的化名于昨天傍晚从京都机场入的境,他是从冰国乘坐航班直接飞到的京都,然后在京都大酒店住了一晚后,于今天早上坐京都到平台县的班车到了平台县。

    “还有别的信息吗?”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有!”姜海露点了点头后,继续说道:“这个家伙现在的样貌匹配的信息,依蓓姐那边也有了结果。”

    “这么快?”西门雪有些诧异的问道。

    毕竟卫星捕捉到圣师现在样貌的截图也不过几分钟时间,杭依蓓那边就有了调查结果,这也太让人震惊了吧?

    “事实上,圣师现在的样貌在阴武门的资料库中就有。”姜海露笑着说道。

    “那他是什么身份?”西门雪急忙问道。


 

    姜海露又看着手机应道:“潘胜,男,三十五岁,伪装身份为冰国雄风贸易公司副总经理,实际上是阴刹门刑堂一舵副舵主,阴刹门的这个刑堂一舵主要是负责亚洲地区阴武门成员违反阴刹门纪律的惩治事宜。”

    “一个大宗师居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副舵主?这地位是不是也太低了吧?”西门雪惊讶的问道。

    顿了顿,她又一脸担心的说道:“阴刹门总部的人不会全都是像他这么厉害的人吧?”

    “呵呵!”叶青不由的一笑,说道:“阴武门总部有点职务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觉得一个阴刹门会有这么多大宗师吗?”

    “应该不会!”西门雪摇头说道。

    “是的,大宗师又不是大白菜。”叶青耸了耸肩,说道:“很显然,第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圣师不是潘胜,他只是用阴刹门那个真正的潘胜的身份来伪装自己而已。”

    “第二种可能是什么?”西门雪问道。

    叶青沉吟着说道:“第二种可能就是潘胜的身份信息也是伪造的,这个世界上或许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人。”

    顿了顿,叶青眯起了眼睛,又说道:“但不管是那一种可能,这个圣师展现出来的两个样貌都不是他本来的样子。”

    “这么多层伪装,那说明这个圣师在阴刹门恐怕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啊!”西门雪沉吟着说道。

    “这是显而易见的。”叶青耸了耸肩,说道:“不管在什么组织,大宗师都是很重要的存在。”

    “不说这些了。”西门雪摇了摇头,有些担心的说道:“我现在就担心爸对付不了他,嗯……我倒是觉得圣师说得对,康王胡同一号的那些小宗师很有可能成为炮灰,成为他劲气波动中的牺牲品啊!如果真是这样,爸会眼看着大家牺牲吗?我想不会的,他肯定会想办法保护大家,这样一来,他就会分心,从而让圣师钻了空子啊!”

    “的确是有这种可能。”叶青点了点头后,沉声说道:“然而,即便如此,我们现在也别无选择了,嗯……就算有牺牲,我们也得想尽办法来留下这个圣师。”

    顿了顿,叶青又说道:“当然,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得避免牺牲。”

    “但是要怎么避免呢?”西门雪皱着眉头问道。

    “我先去配合爸,如果实在不行,你们俩再命令大家突击吧!”叶青沉吟着说道。

    “不!”西门雪和姜海露同时摇了摇头,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和你一起配合爸战斗。”

    “不行!”叶青直接就拒绝了。

    “为什么?”西门雪瞪着叶青问道,她和姜海露的想法很简单,即便是去送死,她们也要和叶青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