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全身犹如散架了一般,但叶青愣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啊!”

    两声惊呼声在疗养院一栋房子的房间中响起,看到这突然其来的一幕,西门雪和姜海露都惊呆了。

    片刻之后,两女也顾不上叶青之前的交待了,直接冲出了房间,冲向了叶青。

    直到这时,西门雪终于明白叶青早些时候要交待那些了,这家伙估计是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吧?

    是的,叶青预料到了,而且他也无法判断出在中阶大宗师将劲气外放的时候,自己是不是有能力躲避开,所以才做了最坏的安排。

    现在看来,似乎最坏的结果还是降临了?

    然而,并不是,不管叶青是生是死,但最少,那个圣师是跑不掉了。

    全力以赴的将劲气外放来攻击一个小宗师后,他又用什么来抵抗住叶瑞的攻击呢?

    这不,看到叶青被掀起,叶瑞努了,那可是他的儿子啊!

    所以没有意外,他同样劲气外放了,浓郁的劲气犹如激起的狂风将圣师迅速的包裹起来,掀起在了半空中,但圣师却没有像叶青那样落下,因为叶瑞的劲气外放后,形成的是一股龙卷风,将圣师裹在中间,受尽劲气的肆虐,直到他生命的终结。

    “叶青,你怎么样了?”这时,西门雪和姜海露也冲到了叶青身边,撕心裂肺的喊着他。

    “呼!”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晕厥的叶青却突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然后动作极其灵敏的从掏出了一把手枪,朝着龙卷风中的圣师一连开了数枪,直到将子弹打完。

    这还不够,这家伙又捡起掉落在一旁的突击步枪,又开起了枪。

    子弹没了,这家伙又将放在腰上的手雷拉开丢向了龙卷风中。

    手雷丢完了,这家伙又从身后将背着的便捷式导弹发射扛在了肩。

    “轰!”

    一声巨响,导弹轰了出去,在劲气形成的龙卷风中轰然炸开。

    狂风停,已然没有圣师的身影了。

    这不是圣师逃走了,而是让叶青给轰成了渣。

    嗯……龙卷风卷起来的那片地方,到处散落着血红的肉渣,犹如人间地狱。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砰”的一声,叶青又硬生生倒了下去,看得两女目瞪口呆。

    片刻之后,两女回过神来,西门雪摇了摇头叶青的身体,哭天喊地:“你这混蛋怎么了,别吓唬我呀!”

    就在这时,叶瑞也奔了过来,蹲在叶青的面前,一脸沉重的检查起叶青的身体状况。


 

    他可不想才认自己没几天的儿子就这样挂了,而且他心里很清楚,叶青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干的,但是却这么干了,那也是担心他这个父亲出现意外啊,嗯……他这个儿子是用自己的生命来吸引怪的仇恨啊!

    这时,埋伏在暗中的康王胡同一号的小宗师们也全都出来了,围了过来,他们都是武者,他们也知道,叶青这么做除了保护自己的父亲外,何尝不是担心他们白白牺牲掉呢?

    所以一个个都很关切现在叶青状况。

    叶瑞检查完叶青的身体状况后,松了一口气,然后对两女说道:“你们别担心了,他没事。”

    “真的?”西门雪急忙问道。

    “嗯!”叶瑞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在那们强的劲气冲击中,这小子居然没有受大的伤,还真是奇迹啊!”

    是的,叶青并没有受大伤,只是因为被劲气掀起后砸在地上,让他背了气而已。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奇迹,而是他在决定配合叶瑞之前就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所以从一出现在战场,他就时刻提防着圣师的攻击。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几乎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所以说在圣师向他劲气外放的时候,他就已经提前移动了,不过即便如此,而且还是在死亡之舞惊人的速度下,他还是让圣师的劲气给波及到了。

    好在掀起他的是圣师劲气核心区域外较弱的气流,所以掀在他身上的劲气威力自然是减小了很多,以他小宗师的身体还是能扛得住的。

    “爸,没受伤,他怎么晕厥了?”西门雪不解的问道。

    “摔下来的时候背气了。”叶瑞笑着说道。

    “既然是背气了,那他刚才怎么又坐起来做那些事情呢?”西门雪还是一脸不解的问道。

    “这应该是一种肌肉记忆吧?又或者说是长期以来形成的一种本能的反应?”一旁的一个康王胡同一号的小宗师沉吟着说道。

    “是的!”叶瑞点了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从小训练后形成的一种本能反应,即便是在昏迷中,他也不会忘记与敌人战斗,事实上,他自己已经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

    叶瑞说得很轻松,但是他很清楚,要想形成这种本能的反应,那绝对是需要千锤百炼的。

    他不难想象得到,叶青从小都经历了些什么,虽然心很痛,但是叶瑞却不会怪教叶青这一切的师父。

    如果不是这个师父严格要求,叶青又怎么可能在一次次战斗中活下来呢?

    军队中有一句话说得好,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叶瑞很庆幸叶青遇到了一个严格的师父,说真的,要是叶青当年不被人掠走,而是从小生活在叶家,由他来教叶青武艺,叶青能这么年轻就成为一名巅峰的小宗师吗?

    叶瑞想了想,他觉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叶青是自己儿子,他可不可能对叶青真正狠心的,所以如果叶青是他来调教的话,现在顶天只能步入初阶小宗师的,最大的可能估计也就是筑基之境了。

    “说真的,我们也挺庆幸是叶先生的战友,而不是敌人。”刚才说话的小宗师感慨着说道。

“为什么这样说?”西门雪扭头看着这个小宗师疑惑的问道。

    这个小宗师解释着说道:“如果是叶先生的敌人,在他昏迷后,通常都会对他放下防备吧?然而,他却有种在昏迷中本能的攻击反应,这意味着什么就不言而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