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雪沉吟片刻后,说道:“这就意味着他的敌人在防下对他防备后付出代价。”

    “是啊,猝不及防下,又有几个人能躲得了他这种昏迷中的攻击呢?”

    “呵呵!”西门雪不由的一笑,她能想象得到那种场景,当叶青敌人因为他昏迷不醒而幸灾乐祸的时候,这家伙却突然坐起来,一阵乱枪扫射,想想都能让人胆寒啊!

    “这变态!”西门雪忍不住说了一句。

    “啪!”

    西门雪的话音才落下,就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一片火辣辣的,她扭头一看,叶青已经坐了起来,正瞪着她。

    “噫……你醒了啊?”西门雪笑着问道。

    “哼……别嬉皮笑脸的!”叶青冷哼一声,说道:“居然敢在背后说自己男人的坏话,我看你这丫头是欠收拾了。”

    “呵呵!”西门雪不仅没有因为叶青打了自己屁股一下而生气,反而是道着歉说道:“我这不是随口一说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要与我计较了吧!”

    噫?

    叶青愣了愣,这西门雪什么时候会主动跟自己道歉啊?

    以前的时候,不要说道歉了,这丫头绝对是要怼自己的。

    不过叶青扫了一眼旁边的人后,明白了,这丫头是不想在一众康王胡同一号的小宗师面前落自己的面子。

    虽然背地里,这丫头是怼天怼地怼他叶青,但在外面,还是很维护他男人的尊严的。

    当然,西门雪会不会在没人的时候,秋后算帐,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无所谓了,只要现在她不怼自己,那自己就相当有面子了。

    嗯……男人嘛,谁又不在意自己的面子呢?

    叶青自然也不例外。

    玩笑归玩笑,西门雪还是很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叶青摇了摇头,说道:“就是摔下来的时候有些疼而已。”

    西门雪有些心疼的说道:“被掀到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这能不疼吗?”

    “呵呵……还好我皮实。”叶青笑着说道。

    真的是叶青皮实吗?

    其实不然,而是习惯了,从小在灵山中,与那些野兽搏斗,没少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常人这样摔下来,非得伤了不可,甚至有可能直接挂掉,而他却没有任何事。

    “但我不希望有下次。”西门雪瞪着叶青说道。

    说真的,刚才那一幕可是看得她心惊肉跳,如果叶青这混蛋以后再来那么一次,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心脏还能不能承受得住这样的刺激。

    叶青耸了耸肩,并没有回应,嗯……这种事情他无法给出保证,毕竟他将来总不能遇到危险就退缩吧?

    看到叶青没有回答,西门雪嘴角一动,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对面的姜海露向她摇了摇头,她就没再说了。

    略一沉思,她就明白了姜海露的意思,叶家这么多仇家,叶青根本无法就这种事情向她承诺,现在她如果说多了,恐怕还会让叶青不耐烦,从而对她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那问题就大了。

    不要看她经常性的怼天对地怼叶青,但事实上,她很在乎叶青,如果因为这样的事情惹怒了叶青,将她从他身边赶走的话,她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显然,西门雪也是想多了,叶青不是那种几句不爽就要牵怒别人的人。


 

    当然,她有这方面的焦虑倒也正常,毕竟她太在乎叶青了。

    “行了!”一旁的叶瑞摆了摆手,说道:“别站在这里了,我们进去说话。”

    随即他又看向康王胡同一号的小宗师们说道:“你们也回去吧,告诉赵局长,这边一切顺利。”

    “好的!”一众人应了一声后,纷纷离开。

    而叶青几人则是回到了疗养院的之前那间房间。

    坐定后,叶瑞瞥了一眼叶青,问道:“对于阴刹门,你是怎么看的?”

    “能怎么看?”叶青撇了撇嘴,说道:“来一个灭一个呗!”

    叶青沉吟着说道:“从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来,先是沙城柴家,后又是平台县的事情,这个阴武刹门还是想回大华搞风搞雨啊,发现一个灭一个的话,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这能怎么办?”叶青瞥了一眼叶瑞,说道:“现在我们的精力在秦家上面,根本没有精力对付阴刹门,毕竟秦家的事情要比解决阴刹门的问题更急一些,当然,等处理完叶青的事情后,我是一定会去一趟冰国的。”

    顿了顿,叶青沉声说道:“说实话,无论是秦家,还是阴刹门如果他们是独立的,我还不太担心,现在我最担心的是秦家和阴刹门暗中有勾结呀!”

    “是啊!”叶瑞点了点头后,又撇着嘴说道:“只是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掌握秦家和阴刹门勾结的任何一点线索。”

    “不是还有一个血剑一直没有审讯吗?或许他就是我们找到线索的关键。”一旁的西门雪沉吟着说道。

    “很难!”叶青摇了摇头。

    “为什么?”西门雪疑惑的问道。

    “如果秦家真和阴刹门暗中狼狈为奸了,那这肯定属于阴刹门的核心机密了,你觉得血剑能知道吗?”叶青看着西门雪说道。

    西门雪想了想,摇头说道:“不能!”

    即便血剑是阴刹门在平台县的真正负责人,但在阴刹门中最多只能算是一个中层人员,而像这种核心机密的事情,自然是不会知道的了。

    嗯……从现在掌握的关于阴刹门的情况来看,那令狐家父子估计都是多疑的人啊,怎么可能向中层人员透露核心机密呢?

    “唉!”西门雪叹息了一声后,苦笑着说道:“只可惜那个圣师让你轰成了肉渣子,要是能活捉他的话,或许我们能从他的身上审讯出点什么。”

    “这可能吗?”叶青看着西门雪问道。

“不可能!”西门雪稍微想了想后,就摇起了头。

    “是的,这是肯定不可能的事情。”叶青耸了耸肩,说道:“爸昨天在腾山的时候,不就已经说过,我的万蚁钻心的审讯手段对大宗师是无效的,就连这都无效了,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手段能让一个大宗师开口。”

    “除非你也是一个大宗师,或许还有可能。”一旁的叶瑞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