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阴刹门曾经也延用了阴武门的那套完善的管理程序,但由于发展的需要,味道终究还是变了,欲速则不达啊。

    由此也不难看出,令狐家的那个老狐狸虽然人老得不行了,但野心却一点都不小。

    对国仔审讯完成后,将来对他是杀是押,那叶青就不会管了,这得看上头的意思。

    接着就是审讯血剑了,然而,审讯血剑却出了意外。

    这家伙在被带往审讯室的时候,咬断了舌,气得叶青直骂娘。

    看着满嘴鲜血的血剑,叶青骂了一通后,扭头对赵云龙苦笑起来,说道:“我们疏忽了!”

    “是啊!”赵云龙郁闷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还是有点想当然了,原本我想着在你动用那种审讯手段的时候防着他做出过激的举动,却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间点就咬舌了。”

    “唉……”叶青也是一声叹息,说道:“说真的,我们应该想得到。”

    “这怎么想?”赵云龙苦笑一声,说道:“这家伙被抓来了好多天了,都没有过激的行为,偏偏在我们提审他的时候咬舌了,这谁能想得到啊!”

    叶青瞥了一眼赵云龙,沉吟着问道:“如果我猜测得不错的话,他和国仔与那个柴旺的牢房是面对面的,相互能看到吧?”

    赵云龙眉头皱了皱,沉吟着说道:“你的意思是他看到国仔的情况后,就知道我们有特殊的方式来审讯他,所以他怀疑自己承受不了我们的审讯,而又不想向我们交待什么,所以就咬舌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叶青点了点头,说道:“这说明这个混蛋心思极细,武力不错,心思缜密,这样的人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应该受到重用,所以可以确定他就是阴刹门在平台县的真正负责人。”

    听到叶青的话后,赵云龙就更加的郁闷了,他苦笑着说道:“可是就算知道他是平台的负责人了,但现在他已经无法说话了,我们要想审讯他也没用了啊!”

    顿了顿,赵云龙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看着叶青,沉声问道:“你的死亡九针不是无所不能的吗?能不能治好他?”

    “不能!”叶青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他没有咬断舌.头的话,还有这种可能,但现在的问题是,他已经将他的舌.头完全给咬断了,我的死亡九针也无法给他接上啊!”

    “送医院呢?”赵云龙沉吟着问道。

    叶青想了想,说道:“送医院的话,他应该不会挂掉,但是就算医生们能将他的舌.头给接上了,但他还能不能说话就不知道了。”

    “不会说,总能写吧?”赵云龙看着叶青说道。

    “这应该行。”叶青点了点头,说道:“让你的人先将这个混蛋送医院吧。”

    “嗯!”赵云龙应了一声后,立马安排康王胡同的人将血剑送往军部直属医院。

    赵云龙并没有跟去,毕竟那个圣师挂了,阴刹门在平台的势力也被连根拔除了,现在京都附近的阴刹门成员估计都已经被消除得差不多了,就算有一些漏网之鱼,在圣师挂后,估计也不敢再跳出来救血剑了,毕竟他们并不知道血剑已经咬舌,谁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圈套呢,所以这些余孽大概不会救血剑了,在这种情况下,赵云龙也可以不跟着去盯着。

    再说了,叶青就要回筑城了,有些事情也是需要跟他来商量的。


 

    两人来到了赵云龙的办公室中,刚一坐下,叶青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你叹息什么?”赵云龙看着叶青疑惑的问道。

    “还不是血剑的问题呗!”叶青耸着肩说道。

    “事已至此,你也不想太多了。”赵云龙耸着肩说道。

    “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叶青摇了摇头,说道:“事实上,我心里有一种担心。”

    “什么担心?”赵云龙疑惑的问道。

    “这个血剑能在你的牢房中咬一次舌,就有可能在医院中继续,所以啊,我担心我们将他送到医院去,也是白费功夫。”叶青耸着肩说道。

    “我的人会盯着他,他不会有机会的。”赵云龙摇头说道。

    “如果他有心寻死,盯着他有用吗?”叶青瞥了一眼赵云龙,说道:“医生给他接上舌后,他总是要吃饭的吧?他如果吃饭时再咬,不就是机会了吗?你总不能为了防止他,不让他吃饭吧?”

    “这倒是挺麻烦的。”赵云龙沉吟着说道。

    叶青耸了耸肩,说道:“现在对我们来说,只能是寄希望于这个混蛋这一次没死之后,会对死亡产生恐惧吧!”

    “不管怎么说,只要有一丝的希望得到线索,我们就不能不管他。”赵云龙苦笑着说道。

    “嗯!”叶青点了点头后,转移着话题说道:“我天亮后就要回筑城了,你这边还有别的事情吗?”

    赵云龙愣了愣,疑惑的问道:“你要回去了?”

    “是啊,我老婆快生了,我总不能一直待在京都,连她生孩子都不回去吧?”叶青笑着说道。

    “是应该回去。”赵云龙点了点头后,说道:“我原本以为你怎么也得等血剑的舌.头接上后再走的。”

    “不等了!”叶青摇了摇头,说道:“就如我刚才说的一样,我们几乎只能寄希望于他对死亡有了恐惧感,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我不在,他大概也会交待的,如果不是,就算是我在,也不可能让他开口的,所以说我在不在已经不重要了。”

    赵云龙点了点头后,说道:“这倒也是!”

    “还是说说吧,你这边有些什么事情。”叶青努着嘴说道。

    “也没什么了。”赵云龙想了想后,说道:“无非还是关于秦家的事情,上头的意思是希望你不要放松,早点查到有价值线索,拿得实锺性的证据。”

    “嗯!”叶青点了点头,说道:“等我老婆生了后,我就会去海城,从熊家那边开始调查,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一直和赵云龙聊到天亮,叶青才回到罗家庄园,两女已经收拾好行李,连叶瑞也来了,就等他了。

    叶青和罗天夫妇聊了一会儿,辞别二人后,一行人登上了那架金色的直升机,飞往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