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昆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把,然后说着:“晚上,你得好好的给我做一下按摩!”

        “好吧,我给你做按摩。”二人一起乘坐着电车前往了银座,在车厢内,二人都保持着安静,一路上都没有聊天。直到下车之后,唐田再次的主动的拉着杨昆的手,二人十指相扣的朝着餐厅出发了。

        银座久兵卫寿司,是一家非常知名的寿司店。就算是比起‘寿司之神’的店,也是属于各有千秋的。寿司之神,杨昆还没有去品尝过,但是看了不少的网络评论说着,他们店,现在吃饭像是在催促着你赶紧吃,有点太赶了。

        可能是随着纪录片的播出,加上中文圈子的对这次纪录片的翻译错误叫做什么‘寿司之神’导致店家的名气越来越大了。其实真实不叫‘寿司之神’而是叫做‘小野二郎的寿司梦’纪录片只是讲述了他对寿司的专注。

        但是在中文圈子却把这个纪录片翻译成‘寿司之神’,所以这就让‘小野二郎’成神了。想想看,全世界说中文的圈子是有多大?一个翻译错误,就让‘寿司之神’成为了无数说着中文的人想要去尝试的店家了。

        从而导致了他家想要接待更多的客人,所以那种被催着吃的感觉,让不少日本的美食家有点难以接受了。包括不少去过的客人都觉得这样的感觉非常..不好。但又因为他家的店面小,所以想要接待更多人的办法就是翻台,在他们家吃一餐就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吃完就得马上离席。

        虽然他们家的味道还不错,但是口碑渐渐的下滑,导致了他们家的店在日本美食网站上的评分并不高。而且专注的小野二郎,因为年龄的问题也不在亲自上场握寿司了,虽然他每天都监督着品质,但也抵挡不了店的口碑下滑。

        但,无论在日本美食网上的口碑怎么下滑,依然还是有不少说着中文游客想要去尝试寿司之神的店。甚至由此还产生一种代为预约的产业链呢。你想吃寿司之神,我帮你预约,你付费给我有时候预约费还要几千块呢。

        其实吧,预约难度对于一般游客来说是很高的。但,如果你下榻的是顶级酒店,那么酒店礼宾部是可以帮忙预约的,而且酒店的成功率是非常高的!(ps:所以大家想吃他们家寿司,完全可以把这笔预约费用于下榻东京高级酒店哦。)

        .......

        杨昆和唐田一起来到了银座久兵卫,在这里酒店帮忙给杨昆预选的是一个小包间。包间里面也是有着一个案台,厨师是会在包间里面现场给二人握寿司的。一边欣赏厨艺,一边品尝寿司,这才是真正视觉和味觉的双重享受!

        唐田在东京生活了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吃高级寿司店。因为高级寿司店的夜晚套餐一般是在三万左右,在搭配一个酒水套餐,再来一些追加,一般会消费到五万左右。

        以前的唐田又怎么可能花费五万日元来吃一顿寿司呢?对于日本普通民众来说,街头的那些回转寿司也是不错的选择,反正都差不多的生鲜,差不读的处理方式,吃下肚也是差不多的感觉。

        当然这次在唐田第一次吃了顶级寿司之后,她总算是明白,便宜和昂贵之间的差异了。是选材不一样,同样的品种,但是不同的打捞地,那么鱼肉的品质会不一样。一样的鱼类,生活在不一样的水温里,它的品质就是不一样。

        好品质的生鲜都是先送顶级店面的,因为这样的顶级店面才出得起钱。普通品就流向传统海鲜市场,然后在分给普通的店家。

        唐田吃着寿司,不停的赞叹着满足的声音,这让案台上的厨师都非常的开心。当然也因为厨师看过了,唐田出演的电影,知道她是明星艺人,所以在服务时也显得格外的亲切。一顿寿司搭配着清酒,而且还追加了几贯特别喜欢吃的,杨昆和唐田吃了接近五十分钟的样子。

        结账时,二人用餐费用是九万多日元,这还是第一次唐田在夜晚里用餐那么昂贵。

        从餐厅里出来后,唐田甜蜜的笑着:“我是第一次在晚上吃这么贵的料理。真的,这是我第一次!”

        杨昆笑着说道:“哈哈哈,这不是第一次,记得我在上海带你去吃的餐厅吗?其实,华夏的顶级餐厅比这里还要贵!”

        因为华夏付账都不是现金,付账之后她也不好意思去询问杨昆多少钱,所以在上海用餐时,她是不知道每餐花了多少钱的。所以听到华夏的餐厅更贵时,唐田是一脸惊讶的说道:“欸~~华夏餐厅更贵吗?”

        杨昆点头说道:“当然了,上海的高级餐厅真的很贵的,特别是一些特殊食材的料理更贵。额,可能是我们在华夏饮用的酒,大多数都是红酒类,而且是一些算是比较昂贵的红酒,所以用餐费用比较高吧!在华夏,餐厅里的酒水是非常贵的!”

        听着杨昆的话,唐田点了点头说道:“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喝那么贵的红酒了,我们就选择那些性价比高的红酒。”

        杨昆抬手看了看时间,此时夜晚的八点不到,二人又处在最为繁华的银座,于是他说着:“我们是在附近逛逛,还是说回酒店休息?”

        唐田看了看周围绽放的霓虹,她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银座有什么好逛的?我们又不买东西,要不我们回去休息了吧?”

        杨昆带着唐田一起回到了酒店,在进入酒店大堂时,酒店的接待就微笑着迎接了过来直接称呼着‘杨先生’。安缦酒店没有‘vip卡’但是有着隐藏会员制度,其实就是用户信息的记录,从而可以让杨昆在全世界的安缦酒店里刷脸卡。

        唐田跟着杨昆一起,入住了安缦酒店,而且入住办理都是在酒店房间里完成的,而不是在大堂里等候着去办理。


 

        迎宾香槟,巧克力,在霓虹之中,唐田还是第一次享受着安缦酒店的宁静。木质家具的搭配,让人轻松惬意,二人穿着浴袍坐在落地窗前喝着香槟,看着城市的夜色。

        唐田跟着杨昆一起享受了很多曾经都没有享受过的事。无论是高级饮食店,还是这样顶级的酒店,都是曾经她没有尝试过的。这些都给了她无限的新鲜感,但也给一定的担忧。万一以后真的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她真的担心自己回不去那个十多平米的家了。

        吃的,住的,都是优越的。这真的让女人容易迷失啊。所以,这些东西使用久了之后多多少少的让她有点担忧的。

        但,在她的眼里,杨昆一直都是那么的温柔!

        夜晚降临,二人在酒店的超大浴池里难得享受了二人浴..

        .......

        第二天东京晴空万里,二人早起之后来到了餐厅里吃了早餐,然后再次的返回了唐田的家里,继续的收拾,有些不用的家具得处理了,包括她的单人床垫,还有梳妆台,小柜子。

        一连几天的时间,唐田和杨昆都住在安缦酒店里,而白天就一起回来整理着这个家。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唐田总算是把这个家整理干净了,她的所有不带去首尔的衣服都存放在了纸箱里送去了公司进行保管。而她自己就拖着两箱子,带着冬季的服饰朝着首尔出发了。

        首尔,再次来到这座城市时,唐田有了一些细的熟悉感。坐在车内,她牵着杨昆的手说着:“我今天给经纪人说了,约着晚上一起吃个饭。”

        杨昆点头说道:“嗯,那就去吧。对了,你发个消息给你的经纪人,让他订一下餐厅,我们先回去收拾一下房间后再去。”

        “好,你晚上想吃点什么?韩式烤肉?”

        “我是不挑食的,看你想吃什么?”

        唐田笑着说道:“我想吃韩式烤肉。”

  说真的,这话一点都不像是在夸奖人。若是法克的前族长听到,不知道会不会羞愧。

        申屠带着罗兰去看法克,这位矮子睡得可真好脸色都红扑扑的,罗兰这时候真的嫉妒的有点咬牙切齿,别人打的蒙圈了,他睡的蒙圈了,就是搞技术的也不能如此惬意,粗鲁的把法克给摇晃醒了。

        法克茫然的睁开双眼,就看到自己敬重的罗兰小姐,眼睛都笑眯起来了:“罗兰小姐,醒来就看到你,可真是让人高兴的事情。”

        罗兰觉得这个法克确实应该高兴,也就只有他,睡一觉,兽潮就过去了。多幸福呀。

        罗兰郁闷阴沉的看着法克:“恭喜你才对,睡一觉兽潮都要过去了。”

        法克先生看到罗兰郁郁的脸色:“是不是兽潮还没有过去,咱们守不住了,罗兰小姐过来带我跑路的。”

        罗兰抽抽嘴角讽刺的开口:“谢谢你,把咱们的友情想的如此厚重,跑路我还能记得带着你。”

        法克挠挠脑袋,百忙中罗兰小姐还能找来他的原因真的不多:“难道不是,罗兰小姐脸色不好看,是不是城墙锻造的有瑕疵。”

        罗兰不想看着法克让自己上火了,直接开口:“成了,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法克这个才睡醒的,没有怎么看懂罗兰的脸色,还在继续蒙圈:“可是罗兰小姐出现在这里,凶兽们呢。”

        罗兰:“话真多,你希望我把凶兽给你一起带来吗。”

        申屠都看出来了,罗兰嫉妒法克睡得好,就是不肯好好地同矮人说话。

        还好出门就能看到,半兽人的欢呼声,法克一脸惊喜的看着罗兰:“不愧是我尊敬,崇拜的罗兰小姐,兽潮已经退了。罗兰小姐太了不起了,我们半兽人族,竟然能够抗住兽潮,这多能载入史册了。”

        这话让人听着束缚,论法克先生吹捧的本事,一点不下于他锻造的水准。

        罗兰明显心情好多了,虽然口气依然有点飘忽讽刺:“谢谢您的信任。”

        法克:“啊,真是太好了,一觉醒来,兽潮就已经过去了,我们矮人还没有能够为城池做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