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克先生没见过更强大的魔法师,所以对申屠先生什么本事,真的没有概念,不过既然罗兰小姐这样说了,他们就要给申屠先生面子,毕竟在这里,申屠先生确实是最强的。

        法克点点头:“罗兰小姐说的也对,同申屠副城主相比,这些真的不算什么。不过这也是好武器。”

        罗兰:“那是,我准备弄出来几百个放在咱们城头上,到时候在有凶兽过来,保准他们有去无回。”

        原来的时候,就是太依赖人力,兽力了。当然了主要是这东西不能随便给别人放在手里,没有可相信的人。

        以后就不一定了。至少她有了可以相信的疾风狼同马身族。所以这东西完全可以做镇城之宝。

        法克想到,他们的城池上面,一排排的放着这些玩意,新潮更澎湃了。别说凶兽,谁来了他们都不怕。

        申屠对这个城墙的防护等级做个总结:“法克先生带着族人做的不错,这个城池能够抵御低阶凶兽的进攻。”

        罗兰听到一点都没觉得高兴,费这么大的心力竟然只有这点效果吗:“只是低阶凶兽?”

        申屠实话实说:“已经不错了,等以后法克先生带着族人本事更大了,在把城池重新锻造一遍,或许就能抵御更高级的凶兽。”想要抵御魔法师,那可真是想多了。

        罗兰可发愁了,听出来了,这还有更高级的凶兽!哎,这个认识就有点糟心。

        申屠:“不过若是你舍得把魔法阵同这个锻造过的城池衔接上,那么效果肯定比现在好。”

        那肯定是舍不得,这么大的城池,当魔法师大风刮来的不成,不过若是情况不准许的时候,舍不舍得也得做。

        申屠:“你也别太小气了,五十年以后,或许你早就不把魔法石看在眼里。不要低估了你自己。”

        罗兰咬咬牙,让自己马当时过得安稳一些,哎:;“让我缓缓。”那可是魔法石,她还么有这么豪迈的挥霍过,不太习惯。难免显得扣锁小家子气。

        法克先生知道魔法石,知道魔法阵的,若是不管他们这些半兽人,罗兰小姐完全可以护住自己的街道同庄子:“罗兰小姐,我们半兽人都会记得你的好。”

        罗兰不想让人发好人卡。她损失掉的是真金,真金都不见得能换来的魔法石。

        法克先生:“不管如何,不管罗兰小姐做出来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不会把这个事情同任何人说的,包括武器的事情。”

        好吧,这位还纠结那些玩意呢,自保还做不到,竟然还想着打别人。

        看到罗兰抓狂的神情,申屠不厚道的笑了:“好了,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这个城墙,差强人意,还算是不错。”

        罗兰点点头,只要这个法克能够消停的闭嘴,基本上罗兰认为这时候还是很让人心情踏实愉快的,毕竟他们有了自己的城池,有了自己的屏障。

        法克:“对,罗兰小姐,你不要那么焦躁,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咱们都有了坑抗住半兽人攻击的城池了。”

        罗兰黑脸,要不要要求太低:“半兽人的城池,挡得住半兽人攻击算怎么回事。”


 

        法克挠挠脑袋,相当自我安慰的调侃:“咱们那不是不用担心内斗了吗”

        罗兰瞪着一双大眼睛:“凶兽都已经那么凶残了,外面的环境那么恶略,竟然还想着内斗?神经了,脑抽了。”

        法克想说,您说的有道理,可不是谁都能有这么清楚地认识的,不能从外面得到食物,这里还有安逸的城池当靠山,肯定会有人惦记的,这不稀奇呀,为什么罗兰小姐那么激动?

        说真的攘外之后,还要安内,这个罗兰小姐应该有心理准备,以后城池里面肯定会进来各种各样的势力角逐。

        申屠觉得罗兰有点蠢,这还用得着别人提醒不成?

        话说回来,最近这两天还是别同罗兰说了,不是时候,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毕竟自己还想着这两天去找好罗宾金芳一起吃顿饭,把自己同罗兰的事情定下来,还是等过了这几天,在让罗兰集中的把亲事想想好了,申屠先生那是相当有盘算的。

        这不是法克话说完,申屠直接带着罗兰就走了,法克先生想要说的话,根本就没来得及同罗兰说,这两人就把自己抛弃了:“你们把我也好歹捎带上呀,怎么这样。”

        牛大力他们过来,激动地拉着法克感激:“矮人族,我们永远的朋友,原来你们还有这样的本事,可真是了不起。你们矮人的锻造术,是我们半兽人的骄傲。”

        法克一点都没觉得了不起,尤其是被牛大力拉着的时候,这人心眼子太多了,比他的心眼都多。法克先生最犯怵的就是同这位牛头族长打交道。

        不过以后法克先生不怕了,毕竟别管他心眼怎么多,锻造技术那是掌握在他们矮人族手里的,牛大力心眼再多,也骗不走。

        这就是升级为技术人员之后的底气。法克先生可淡定了。

        法克先生淡然的开口:“牛头族长,谢谢您的称赞,不过我还要去追罗兰小姐同申屠先生。”

  牛大力:“法克先生,最近申屠先生同罗兰小姐的好事近了,您还是不要过去打扰了。”

        什么好事近了,法克先生很不明白。抬头看向牛大力,你倒是说清楚点。

        牛头族长自然是知道法克先生先后求娶罗兰小姐没成功的事情,不过申屠先生的本事摆在那里,想要当情敌应该慎重些。矮人都很聪明的额,想来是能够想开的。

        牛大力好心的说道:“法克先生怕是不知道,申屠先生准备去罗兰小姐家里坐坐。那种很正式的坐坐。法克你回来之后,就在忙活矮人族的事情,所以不知道。”

        法克有点呆,这个就都到这种时候了,难怪申屠先生拉着罗兰小姐就跑了,根本就不带着他。

        这两个人在一起,法克一点都不稀奇,平时看着这两人相处,就觉得自己多余,现在梦想成真了,原来他真的多余。不过他们城池能有申屠先生,那可真的有保障了。没有比这种关系更牢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