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跟着说道:“半兽人那边也会组织驻守在森林边上巡逻的,他们每五日换班一次。森林边缘上动静会时刻都有。以后咱们城池的人去森林,也会做个记录。”

        得,申屠副城主的活计都让人给抢走了,罗兰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先退休一阵子,让大伙先忙碌一阵,然后在做以后的规划。

        话说自己应该先把以后的发展方向给定下来,规划书也得有。感觉还是应该划个大方向的。

        申屠觉得这些都不是他要考虑的问题,这女人是不是忘记了,她们现在最该要做的事情。这时候写什么计划书。

        罗宾同疾风狼头领开口:“这件事情是不是需要咱们沟通一下,我觉得咱们可以互通有无。配合作战。”

        这个问题疾风狼直接看向申屠先生,他们是罗兰小姐的护卫,归申屠副城主管辖。

        罗宾先生当然也是他们的城主,不过疾风狼更加趋向于申屠先生,毕竟申屠先生带着他们走过了兽潮。可信度高。而且崇尚强者的半兽人,对于申屠先生有本能上的东西。

        申屠的气势,绝对比罗宾这个城主强,眼皮都不抬,随便的吩咐两句:“虽然现在城池很慌乱,不过那应该是其他的半兽人,而不是咱们。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让那些半兽人瞧瞧,咱们是如何行事的。疾风狼头领尽管安排,罗宾庄主安排的人,每天同疾风狼侍卫交接一下森林的信息。”

        罗兰跟着点头,一个城池的管理,不应该是各自为政的,看来以偶她还有的忙,城池都有了,总不能在这么散装的行事。尤其是看到申屠的模样,这是不是忘记了,他就是个副城主。

        她有疾风狼的侍卫队,就该把城池里面的琐事都安排好。一个城池想要运转起来,想想就头疼。她没做过这行。

        疾风狼:“听凭申屠副城主吩咐。”

        人家疾风狼头领的意思很简单,城池已经有了,那么罗兰父女的城主身份就该确定下来,他这样招呼之后,相信其他的半兽人族长以后就该知道,这个城池是个什么结构。

        申屠先生一点不高兴都没有,疾风狼如此行事也还算是不错。罗兰这个侍卫头领选的还算是不错。

        罗兰有点不自在,突然句成庄主闺女,变成城主闺女了,咳咳,地盘大了很多:“那个事情一时间也屡不清楚。不然先吃饭吧。”

        那是自然,罗宾心疼闺女,金芳早就准备了足够丰盛的食物准备给罗兰进补,尤其是听说罗兰好些日子没有吃过烤肉了,就心疼的什么似的,所以今天的主食就是烤肉。

        等金芳把大块的烤肉,同疾风狼的大妈们抬进来的时候,罗兰的表情那是撕裂的,一块一块脸皮能够碎裂到地上的那种。咽口吐沫,烤肉,噩梦的味道。

        表情差点维持不住,其实最近一段时间,罗兰都不太想要吃这个,尤其是那种撒上孜然味道的烤肉,心里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就连同狼女这个百无禁忌的表情都不是很好。为什么他们吃的是烤肉,今天这这样时候,他们真的不想要在闻到这股子味道了。够够的。

        金芳女士用心准备的东西,没有人开口说不想吃,大家表情虽然僵硬,不过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心意呀领。

        连罗兰都在边上喝青草汤。申屠先生大概是唯一不受影响的,大块肉的往嘴巴里面塞,竟然半点违和都没有。

        而且他们那么多人不吃烤肉,对于申屠先生来说依然能够把金芳女士准备的东西吃的一点不剩下,这也是一种本事。面不改色的那边吃烤肉的申屠,都没想到,这竟然让罗兰佩服了。

        女人挑男人的眼光是不是有问题,若不是这边没有什么好东西,他可以吃的更多。

        不知道要不要适当的同罗兰表现一下。

        罗兰要是真的看到申屠狂吃的德行怕是不会高兴,吃那么多,养起来也不容易的。

        狼女佩服的看着申屠先生,不愧是他们的目标,他们的楷模。

        她的鼻子里面都是凶兽的烤肉味,实在是吃不下去,这种情况下,只有申屠先生能够做到面不改色,不,是一脸满足的大口嚼肉,话说吃这么多,难怪肚子那么富贵。

        罗兰也是蛮佩服申屠的,终于忍不住询问出来:“你就没有点什么不得劲的地方,吃得下去吗。”

        申屠就知道误会了,原来佩服来自于这里,所以心机龙申屠,跟着就把自己吃肉变成了另一个说法:“我不吃下去,让你看着这些烤肉皱眉头吗。”

        有点小感动怎么回事,这个申屠,还能这么体贴?怎么有点不敢相信,不是申屠先生的性格,罗兰:“说的还是为了我吃的这么心满意足。”

        申屠把肉吞到肚子里面,面不改色的说道:“难道我是为了我自己吗?”

        任谁看看申屠先生的模样估计都不会认为,这位吃东西是为了别人。毕竟那神情满足的就同得到了全世界一样。

        罗兰抽抽嘴角,要不是看到申屠先生享受的表情,自己差点就信了,甜言蜜语,果然是坑女人的利器。

       申屠扫一眼罗兰,他虽然是在认真的吃,可也是真的为罗兰好:“你还不知足,这些肉一点都没有你烤的味道好。”满脸都是,我吃的很委屈。真的难得申屠能做出来这么形象的表情。

        罗兰能怎么样,生生的咽下了这份不太可信的情谊:“我真的是谢谢您如此捧场我的手艺。”

        申屠先生:“这个问题上你不用谦虚,我即便是看你在怎么顺眼,也不会胡乱夸奖你的,更不会因为给面子吃不好吃的东西。”这点坚持人家申屠真的有。

        罗兰咬着后槽牙,真不知道同这个东西怎么沟通了:“没想到您在这个问题上还很坚持。”

        感觉一点都没有觉得开心,夸奖的方向能换一换就好了,毕竟她从来没想过在厨房这方向发展事业。

        申屠:“我申屠让你意想不到的地方还有很多,你知道你多幸运了吧。”

        那倒是,能找到这么一个有本事的做自家副城主,罗兰觉得也挺幸运的,不然这次兽潮的伤亡,损失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模样,他们家的庄子还能在,就不错了。

        罗兰对于这个事情看的比申屠想的还要明白的多。所以对申屠的感谢,那是真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