咆哮探究网导读:小编整理了关于朱美的文章内容,喜欢的话请多多分享!

这件事发生在去年五月。当时我刚上大学没多久,也交到了几个朋友,好朋友A打了通电话问我现在要不要到他家玩,另外和我关系也不错的B跟C也会过去。由于时间已来到晚上九点多,而且A居住的公寓和我家方向完全相反,大学就位于我们两家中间。中途还得转车才会到他家,得花上不少时间。本来有点懒得去,不过当天没啥特别活动,加上礼拜六晚上閒得发慌,我最后还是决定前往A家。

我在途中下车的月台上等待电车,突然察觉今天等车的人特别少。星期六晚上这样正常吗?虽然有些疑惑,我依然大步走进车厢内没特别放在心上。电车里也很冷清,只有两个喝醉酒的。我没想太多找了个位置坐下,接着开始滑手机放空,电车开到下一站,那两个喝茫的乘客下了车,进来一个看上去和我同年的女孩,她走到我正对面坐定。

我刚开始并没发现,直到放下手机抬起头后才注意到那个女孩非常可爱。一头乌黑的中长发稍微衬托出成熟感,说的白话点,她完全是我的菜。虽然多少也和女孩子讲过话,但对单身=年龄的我来说根本不可能有勇气去搭讪,只是想着“这种艳遇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啦!“,视线无意识地飘到女孩身上。衰小的是,我们眼神交会了。

“死定了,她一定觉得我很恶心!“

我连忙转移视线装成一副在看车窗外的模样,不过她肯定发现了。距离目的地还有五站。正当我内心挣扎着“怎么办,下一站下车好了,可是这样反而更诡异吧?“之类的怪异念头,耳边突然传来轻笑声。

”哦?”我看向前方,女孩正满脸笑容盯着我。

”怎么了吗?”她用很愉悦的语气向我搭话。

“哦?真假?怎么会有这种漫画一样的神展开“

即使心里震惊,表面上还是装做很冷静。”没阿...在看外面而已...”女孩又莫名笑了起来,”你在看我对吧!”她边说边走到我身旁。这时我已经暗爽到内伤了,老实坦承”抱歉,我看了...”

我们大聊了约15分钟左右。她名叫朱美,和我同大学不同科系。当时我还浑然不觉,事后回想起对话过程,朱美的言行举止明显不寻常。聊到最近当红的话题,她会突然讲起好几年前发生的事;想说她应该很了解时事,”之前那个地震好可怕阿!”但她对类似话题几乎毫无反应;等我再重复一次同样的话时,她立刻面无表情安静了下来。当下我整个沉浸在自己“近距离接触到可爱妹子了“,没心思理会细节,后来回想起来该怎么形容才好呢?她所说的事都不像自己的亲身经历,而是硬背下别人告诉她的资料而已。我不太会形容,总之朱美的言行间充满了不自然和不协调感。

不过浑身飘飘然的我倒是有察觉到一件事。伴随着电车行驶时偶尔发出的晃动出现的”喀擦...喀擦...”声,类似塑胶般坚硬轻巧的东西互相碰撞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我环顾四周寻找声音来源,但没找着。朱美看到我的模样后便问道”怎么了?”不过我找不到声音来源,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所以只回答”没什么。”没多久我就知道声音是从哪来的了...

电车距离目的地还有一站,这时朱美包包内的手机响起了。当她打开包包拿出手机那刻,我瞄到里头放了非常惊人的东西,大脑瞬间停止了思考。那是两把破损严重、长满铁锈的特大中华菜刀。怎么想都不可能出现在十几岁的女孩身上。应该说我连想都没想过有人会拿这种东西在街上走,眼前画面实在太冲击了。虽然朱美马上关起了包包,但我并没有看错。”喀擦...喀擦...”声仍未消失。

这时我才终于回过神,开始分析现在情况。“话说回来,这么可爱的女生只是因为四目相交就跟我搭话是否有点奇怪?怎么可能有这种好康阿,这女生是不是有问题阿?“我满肚子疑问。说是怀疑其实我满肯定自己的推测...

我感觉如果直接在目的地那站下车不太妙,还是先提早一站闪人好了。但如果她发现我要下车很可能会跟过来,这时就很难脱身了,反而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于是我决定当电车停下再度启动前,趁门还没关上立刻下车。

我心里盘算着计划时电车到站了。朱美边讲电话边偷瞄我,因此无法轻举妄动。就算视线跟她对上时全身寒毛直竖,我还是挤出笑容等待着时机,电车即将启动的音乐响起,”抱歉,我在这里下车。”我立刻起身跳下电车。如我所料,朱美还来不及反应电车已经发动了。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内心想着碰到不得了的东西啦,接下来该怎么办咧。这里距离A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而且我搬来这还不到两个月,根本不知道该走哪条路。说是这样说,但如果搭了下一班电车,朱美等在下一站的话我就死定了。

没办法,我打了通电话跟A要地址,出车站后直接搭计程车前往A家。只要想到能避开再次见到朱美的可能,一千多块的车费也算不上什么了。抵达A家后我终于松了口气”夭寿喔,我遇到很猛的东西啦,城里豪可怕阿!”我兴奋地加油添醋向三人说明刚才发生的事。ABC三人完全不信,”骗谁啊!”当他们哈哈大笑的同时,门铃响了。

当下已经接近晚上11点,这种时间怎么可能有访客。才刚想说“不会吧...我应该甩掉她啦“B就半开玩笑地说道”是朱美吧?”连同出声的B在内,我们四人一起僵在原地。大概他们也察觉到我听见那句话后脸色立刻变得铁青,明显动摇起来。

A:”哦,你刚才不是唬烂的喔...”他决定先去猫眼确认对方是谁,便蹑手蹑脚走向大门,没多久就回来了。

A:对我们说”有一个超可爱的女孩子笑着站在门前...”这期间门铃又响了好几次。

C:”真的假的咧...你怎么让她跟在后面阿...”但我根本连她怎么跟上我的都不知道。

”我先去确认那人是不是真的是朱美。”

我也蹑手蹑脚走向大门,透过猫眼窥视外头。朱美一脸困惑站在那里...

“这真的太夭寿了,她干嘛跟着我阿,我们没那么熟吧?只是在电车里小聊了下而已吧?会不会太扯?“我走回房间,告诉他们门外的人毫无疑问就是朱美。于是我们四人开始商量对策。

首先,不能使用假装不在家的策略。毕竟房间电灯一直开着,加上我们刚才又吵吵闹闹的,对方绝对知道家里有人。接着我们想了第二个作战计划,我躲进衣橱里后由A去开门,如果对方问起我,A就装死到底;但由于她很可能是个“怪胎“,身上又带着攻击性武器,不知道能不能说服她的情况下贸然开门太过危险了。

当我们商讨应对方法时,门外的朱美出声了。

”XX君(我的名字),你在里面吧?我亲眼看到你进去了哦-为什么要逃走呢?好过份喔,你说说看为什么嘛!”

A也焦急起来”你完全被跟踪了阿,而且你干嘛说出自己的名字阿!现在该怎么办阿!”

我在前一站下车后就坐计程车过来了,她到底怎么跟在我后头的?虽然心中满是疑问,但现在再去想这些也没意义了。我们躲在房里窃窃私语的同时,门外传来像是金属物体互相碰撞的声音,听来非常刺耳。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A又跑去大门从猫眼察看外头,回来后用几不可闻的音量说道

”这也太扯了吧,她现在拿菜刀在刮门欸...这家伙真的是危险人物吧!”

”XX君。”门外的人依然不断喊着我的名字,

”出来跟我谈谈阿。”但她的行动和言语完全不在同个情绪。

”吵死了!你以为现在几点阿!”隔壁邻居似乎被吵到有点受不了,外头发出怒吼声。此时金属声和朱美的声音一起停止了。瞬间的沉默过后,”呜哇!这家伙搞啥阿!”惊叫声消失后随即传来大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刚才的声音又开始了。发生什么事了?邻居没事吧?情况明显对我们越来越不利。我们继续思考对策,但这种情况下浮现脑海的淨是些派不上用场的点子,穷途末路之际,窗外出现巡逻车的警示灯。虽然没听到鸣笛声,不过看来应该有人报警了。就在我们庆幸得救了的瞬间,

外头有人大喊”站住!”,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最后回归于平静。此时门铃响起,警察站在门外问道”没事吧?”终于得救了。A开门后,我们将来龙去脉告诉警方,听说刚才朱美撞倒一个员警后就冲向公寓最深处翻壁逃走了,其它警察正在追捕她。我告诉警察对方名叫朱美,和我们是同所大学的学生。警察表示她的目标应该是我,这几天会在我家附近加强巡逻,最后留下紧急情况的联络方式就回去了。报警的人好像是隔壁邻居。听邻居说他刚开门想靠杯几句,朱美就手举着菜刀冲过来了,他立刻关门报警,所以并没受伤。

其实这件事过后,六月底时又发生了其他事情,过程说来话长,时间也晚了,后续就等礼拜天再发帖。顺带一提,大学方面并没有找到和她条件相符的学生。结果警方到头来也没办法锁定嫌犯。感谢大家收看以上长文。

今天比预期的早回到家,继续来写之前的故事。

五月那件事结束后又过了一个多月,六月底左右,警察停止了巡逻我家的勤务,对我说”有什么事的话再打电话过来吧”。我自己也认定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事了,整个人松懈下来。这种心态或许最要不得。某天夜里因为肚子有点饿,我决定去车站前的超商买些东西吃。印象中大概是晚上10点半或11点那期间。我买完东西走出超商,明明还不到末班车的时间,车站附近的人潮却异常稀疏。第一次事发时也是如此,“偶尔也会有这种情况吧“我开始走回公寓并没特别放在心上。

在阴暗的街道上走了一会,来到平常必经的公园。街灯的少许光线落在公园长凳上,有人坐在那里。不过我们之间还有段距离,只凭街灯微弱的光线没办法看清那人的真面目。“这种时间坐在那干嘛阿?“,正要走过公园时,那个人发现我的存在后起身冲了过来。当我从体型判断出对方是女生的瞬间,立刻深深悔恨自己竟如此粗心大意。如同猜测的一样,朝我跑来的人正是朱美...

”终于见到你了呢。”朱美满脸笑意看起来很高兴,手上拎有和当时同样的大包包。

这种情况下不管怎么看,都不禁让人联想到里头一定藏有中华菜刀。由于当时脑中太过混乱,死到临头了还在想“如果那人不是朱美,世界上还会有比这更爽的发展吗“这种莫名其妙的念头。即便如此,我心中也同时思考着不想办法逃走不行。我和朱美之间的距离还有四到五公尺。她脚上穿着类似高根凉鞋的鞋子,看上去显然很难奔跑。而我穿的是运动鞋,加上本人高中篮球队的,体力方面还算有自信。如果直接逃跑的话应该能甩掉。往自己家里跑感觉不太妙,于是我算准时机转了90度角朝自家反方向全力奔跑。

我边跑边想起警察曾说过的话。“我的手机已经记下你的号码了,就算你没办法说话,只要打电话过来巡逻车就会直接过去你的公寓。“我连忙伸手摸向平常放手机的口袋,里面空空如也。确认过另一边的口袋和后口袋也没有。这么说来,因为我出门前想说反正马上就回来了,就把手机插着充电没带出来...我打从心底对自己的愚蠢感到后悔。

大概跑了一公里远吧。这段期间有数台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但路上却连一个行人也没有,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这诡异之处。就算晚上11点了也不该如此冷清阿。是偶然吗?跑这么远应该不会追过来了吧。我停下脚步盘算接下来该採取什么行动。这时我注意到一件事,于是换了条路回去刚才的公园。因为我想起那座公园里有路上少见的公共电话亭。虽然现在折返可能会碰到朱美,但“绝对有电话亭的地方“这点是我当下的救命浮木。总之必须立刻报警。回途上我绷紧全身细胞,碰到转角时更加小心翼翼,花了不少时间才回到公园。我仔细观察公园四周,甚至还绕了一圈确认,周遭没有半个人应该可以放心。确认安全后我走向电话亭伸手开门。这时我的肩膀被人敲了下。

”真的假的咧...”

这瞬间是我人生最绝望的时刻。抱着“后面的人肯定不是她“的一丝期待转过头。朱美脸上带着可爱的笑容盯着我瞧。

”呜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很没用的尖叫出声,整个人跌坐在地。朱美似乎有些不解,嘻嘻笑着居高临下看着我。她的笑容真的很可爱,但那份可爱反而更加显恐怖。就算我的所作所为已经跟个俗仔一样,依然努力虚张声势厉声质问她”为什么你两次都能找到我阿?”朱美听到后又嘻嘻笑了起来,”因为"我"就在XX君的牛仔裤口袋里,不管你在哪我都知道育!”供杀小。这家伙真的有病。

虽然从没遇过所谓的“疯子“,但我想“疯子“就是像她这样吧。朱美开口对傻眼的我说道”就在后面右边的口袋里育!”她言下之意应该是想叫我确认看看。如果忤逆她不知道会被怎样。我保持坐在地上的姿势微微抬起屁股,伸手探向后面口袋。结果摸到某种细长物体。电池?我心中暗暗揣测,透过昏暗的街灯光线定睛一看,像是人类的手指。

”呜哇!”

我再度很俗仔的发出哀嚎,把那东西用力扔到地上。但丢掉后才发现不管触感或质地都不像是活人的手指。大概是假人的手指。朱美面带微笑边说”不可以丢掉育!”边捡起手指,蹲下身把手指头塞回我的口袋,接着凑近我耳旁轻声呢喃。”再把"我"丢掉就杀了你。”其实我很想回嘴,不过接二连三的打击使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只能狠狠瞪着她。“死了,真的死定了,这家伙根本起肖,不快点想办法会被杀掉...“可是大脑完全陷入混乱。虽还不到爆炸,但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冷静思考。

这时朱美出声了。”在这种地方有点难说话耶,去XX君家吧。”她抓住我的手臂,单手就把我从地上拉起。我先声明一下,本人身高175公分,体重72公斤,不用多说,女生绝对没办法单手拉起这种体型的人。她的力气大到根本不像十几岁的女孩子。

还没从震惊中回神过来,朱美就迳自拉着我的手往公寓前进。看来她早就调查过我住的地方了。喀擦喀擦...喀擦喀擦...这时耳边传来塑胶互相碰撞的声响,如同当初电车上听到的。朱美嘻嘻笑着似乎心情很好。然后我又注意到喀擦喀擦声和朱美走路的频率一致。当时我完全不知道声音的来源。朱美好像真的很开心的样子,全程紧抓着我的手。在回到家之前我不断思考着逃脱方法,但根本想不出什么好法子,而且要从怪力女朱美手中成功落跑的可能性是零。结果到家之后还是没想出任何办法。

朱美进到房间后快乐的探险起来。”男人的房间果然很乱阿!”她在房内不停打转。我内心却是惶惶不安。虽然神经病现在心情很好,但她哪时要发疯没人知道。而且她起肖起来可能会杀了我。她接着说道”你房间太乱了,我来帮你整理吧。”

如果单看眼前的光景真是夫复何求阿。彷彿刚交往的女友第一次来自己房间。这么形容也不为过。然而,现在房里一个是包包里藏着特大把中华菜刀的神经病,一个是被神经病抓住的可怜猎物。我脑中想着这些事的同时,朱美伴随着喀擦喀擦声,开始分类胡乱堆放在角落的杂志、漫画及课本。她随意撩起散落在脖子上的发丝,似乎觉得头发有点碍事。我眼前瞬间出现难以置信的画面。朱美撩起头发,后颈浮现一条朝下延伸的细线,但后脑勺和脖子衔接处却呈现“缺角“状态,只有那处怎么看都像是“没有对齐“。而没有对齐的部份随着朱美的一举一动发出喀擦喀擦声。

虽然事发突然,但我绝对没有看走眼。朱美的脖子上有“关节“。脑内瞬间被???????淹没。“哪招阿?我眼前这家伙到底是啥鬼?“朱美在我心中的危险神经病形象一扫而空,我推断出这家伙可能不是人的结论。我边想边凝视朱美的脖子,大概本人也注意到了。

”怎么了嘛?这样看人家会害羞啦。”她满脸笑容继续整理房间。此时,放在书架上方的原文书及字典掉下来砸到朱美的头。她原本应该想晚点再整理这区吧。咚沙!一声巨响后,”痛痛!”她边揉头边看向我,一脸人家搞砸了啦的表情。但她的模样非常怪异。埋有细线的颈部上方脑袋明显朝旁位移了。朱美”阿...”了一声,随即将头移回原位,好像啥也没发生过接着整理书本和杂志。我的脑中嗡嗡作响。“那究竟是啥阿?我到底看了三小???根本莫名其妙“但我明白了一件事,眼前“这东西“肯定不是人类。

即便内心慌乱,我依然绞尽脑汁想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放在床边充电的手机突然映入眼帘。就是它!警察曾说过只要打电话过去,就算无法出声他们也会立刻出动巡逻车。为了避免被朱美发现,我尽可能自然的朝床舖移动,眼看手机就近在咫尺,朱美冷不防出声了。”不能碰手机育。”她完全没回头。“玩完了...被发现了...“

朱美俐落起身朝定格在原地的我走近,她拔下充电器把手机收进自己的包包后,再度默默回到工作岗位上。接下来该怎么办?不想点办法就死定了。然而眼前发生的一切使我的内心受到动摇,根本无法好好思考。我姑且环视了一下四周,忽然瞄到装满水的电热水壶。脑中顿时浮现从未想过的方法。只要把装满热水的电壶狠狠砸向她...就算我平常并非凡事女士优先的那种人,但要对女人使用暴力多少也会犹豫一下;可是从眼前的情况看来,先不说朱美是男是女,这家伙很明显根本不是人。现在已经没有让我在那边装绅士的“犹豫“空閒了。

我下定决心,紧紧抓住热水壶的把手,”呜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大声狂叫,使尽全身力气往朱美的头砸下。朱美整个人直接被击飞到另一面墙上。我凑上前想查看状况,结果朱美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很痛啦!你干嘛啦?”彷彿只是被人小小恶作剧,她娇嗔了一声。我看着朱美,被恐惧箝制住无法动弹。但会如此并非是因为对方的回应不符现实。要怎么形容才好呢?该说是鼻子上方吗?还是从眼窝下方开始往上的部份呢?当她抬起上半身时,那个部分缓缓从脸上掉落,应该说她的脸“只剩鼻子以下部位“。完全不科学。被吓到动弹不得的我瞬间回过神来,将手中的热水壶丢向朱美,立刻转身冲向大门逃到外头。我跑到马路上后转头看向公寓,眼前赫然出现惊人画面。

朱美从位于二楼的房间窗户探出身,一手握着中华菜刀,另一手抓着脸上的五官零件,看着我往下一跃。我陷入极端混乱,吓到几乎要漏尿了。一个大男人眼眶含泪,已无暇顾及路线或目的地,只是一个劲的往前奔跑。后方远处传来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声...。恐怕是朱美追上来的声音。“如果被抓到绝对会被杀掉“,此时我突然想起朱美刚才的话语。“把"我"丢掉就杀了你。“"我"是指什么?她的本体是那根手指?虽然不是很懂,不过这点应该就是关键。但我不晓得该怎么做才对。不丢的话她会永无止尽的追过来,丢掉的话她又威胁要杀了我。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不管我丢或不丢,只要被追上她都会杀了我。

这么一想,问题就不在丢或不丢,而是“该怎么丢“。想着这些事的同时,我跑到了大马路上。穿过这条马路后再往前一百公尺,能见到像是神社外头会设置的鸟居。我没来由的心想“就是这个!“即使我已经精疲力尽,还是竭尽最后的力气手刀穿越马路冲进鸟居,拿出口袋里的人偶手指丢进神社本殿内。同时间,马路传来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的紧急刹车声,接着咚!的一声巨响。鸟居外头有人停下了车。莫非朱美被车撞了?

我战战兢兢走到马路上,有个三十多岁的大叔正站在车子前打电话。从他的样子看来应该是在联络警察或救护车,但诡异的是周围没有半个人影。我凑上前寻问”怎么了吗?””我...刚才明明撞到人了...但却找不到对方,就想说不然还是先报警。”

由时间点来看被撞到的人应该是朱美...我突然注意到路旁散落了一些像是遗骸的物体。惴惴不安上前一看,是人偶的残骸。从人偶穿的服装来判断,不管怎么看都是朱美的衣服。我脑中一片混乱。虽然有很多迹象都显示她是人偶,但绝不是这么廉价的人偶,应该更有质感、更加接近普通的人类才对。“现在这个是什么东西?究竟怎么一回事?难道将"我"丢进神社后就能驱邪了?有可能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吗?“

我的大脑又被“?“占据。但事实摆在眼前。

没多久警察就赶到了。我身兼目击者和被害者向警方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当然根本没人相信这些超出常理的事。而疑似撞到朱美的人似乎也无法理解这起莫名其妙的车祸,正有些兴奋的向警察说些什么。不过有一件诡异的事。一般人偶必须用关节将身体和手脚连结起来对吧?但这人偶身上却没有任何关节。连警察都不可置信。想不透这个人偶是怎么连结起身体各部位的。我从朱美的模样猜想她身体里是不是放了什么?虽然做了各式各样的恐怖联想,至今我依然不知道真相究竟为何。而且人偶的残骸被警察作为证据带走了,之后变成怎样也不得而知。

故事结束的非常突然,之后也没发生任何事。当天我回到家才发现有人因为我家传出的骚动打电话报警,警察也到场了。朱美留在房里的包包被当成物证,但里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追查到她的来历。不过警察后来告诉我一件关于手机的怪事。朱美使用的手机早在好几年前就解约,文件上也记载已经报废,实际上应该无法再接到任何电话才对。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朱美。不过我对于人潮突然散去以及原本就没啥人的地方开始感到恐惧,也不会靠近这些场所。人偶的部份其实可以延伸出许多想像空间,但我不想随便写下臆测,而且我害怕想像会变成现实,所以就交给看完这篇故事的各位自由想像吧。

以上就是咆哮探究网小编整理的朱美的相关内容,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