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下意识抚摸了一下那处凸点。

 

夏莜雨的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一下,这混蛋,又趁机占自己便宜。要不是现在需要他帮忙,老娘肯定让他断子绝孙。

忍住,一定要忍住。

 

夏筱雨紧咬牙关憋气,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是身体传来的那种感觉却让她根本控制不住,高昂的叫了出来。

 

“啊……”

 

这突如其来的叫声,让沈浩热血沸腾,只是没想到,这小妮子太敏感了,自己只是轻轻一碰,就这么大反应。

 

随着他的手指缓缓推进,夏莜雨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大,不像是痛苦,反而像是一种愉悦。

 

“嗯哼……”

 

看到夏筱雨的反应,秦菲雪惊呆了。

 

莜雨也真是的,叫得那么浪,听得自己都难受了。

 

她屏住呼吸,仔细盯着那一处,看到沈浩的手指在那处抽动,要是这手指摸在自己那里面,会是什么感觉啊

 

想到这儿,她趁着沈浩没注意,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底裤,上面已经有一片水渍了。

 

秦菲雪赶紧收回手,眼神有些闪躲,她没想到,这种情况下,自己也会有反应,还真是羞耻呢。

 

也是在这时候,水龙头被沈浩取了出来,伴随而来的,是夏筱雨放肆的浪叫声。

 

“啊……”

 

她喘着粗气,身体微微颤抖着,那种瞬间涌遍脑海的爽感,是她很久没有体验到的,这种感觉,就算让她少活几年她都愿意。

 

只是,这种模样,被一个自己讨厌的人看到,她简直无地自容。

 

“这……就到了”

 

沈浩有些诧异,没想到夏筱雨这么容易高潮。

听到这话,夏莜雨差点没气晕过去,也不答话,只是脸色非常难看,麻利的穿好衣服。

 

“秦姐,我先回去了。”

 

说完,不等秦菲雪答话,就飞快跑了出去。

 

看着夏筱雨扭动着翘臀离开,沈浩撇了撇嘴,然后回头一看,发现秦菲雪眼色迷离的盯着自己那处。而一双美腿,也交叉着,那紧密的缝隙,十分诱惑。

 

这是要勾引自己犯罪吗

 

“小浩,今天多亏了你。”秦菲雪脸蛋红扑扑的说道。

 

“没事的阿姨,举手之劳而已。”沈浩云淡风轻的摆摆手。

 

可看着丈母娘那丰满性感的身材,他顿时心神荡漾,本就已经撑爆的帐篷,此刻已经达到了顶点。

 

“不早了,你快点回房间休息吧。”秦菲雪微微一笑。

 

一听这话,沈浩不答应了,上前一步,直接将丈母娘抱在怀里。

 

“阿姨,你看我,帮了你们这么大的忙,阿姨是不是也该帮帮我呢”

 

说着,他故意用那处抵住丈母娘的小腹,在上面磨蹭着。

 

秦菲雪没料到沈浩会突然这样,他本以为之前给沈浩说清楚后,沈浩能够控制住自己,可是……

 

“嗯哼……”

 

她本想推开沈浩,但沈浩趁她愣神之际,直接含住了她的耳垂,吸允在嘴里,舌头在耳垂上不停转动。

 

“小浩,你放开我,都说了不要这样。”秦菲雪推搡着沈浩。

 

沈浩喘着粗气,手伸到丈母娘下面,感受到那湿哒哒部位,他坏笑道:“阿姨,你就别折磨自己了,都这么难受了,难道就不想好好发泄发泄吗”

 

“你不也说了,有些东西,不能浪费吗”沈浩用力一扣,“我现在就全都给你,好不好”

 

“啊……别,不,不要哼……”

 

秦菲雪此刻的脑海已经彻底懵住了,她只知道下面传来的那一股股像电击般的感觉,让她全身都酥麻了。

 

丈母娘的声音,像有魔力一样,一点一点摧垮沈浩的理智。

 

激动之下,他嘴上加大了力度,把秦菲雪耳朵给咬痛了。

 

这突然的疼痛感,让秦菲雪瞬间清醒了不少,她一时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沈浩,直接跑出回卧室锁了门。

 

妈蛋!

 

沈浩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呢。

 

无奈的摇摇头,看着自己那高高耸立的帐篷,他只能冲了个冷水澡,压下邪火后,才回了自己房间。

 

由于很晚才睡着,直到第二天中午沈浩才醒来,他起床后发现秦菲雪不在家,应该去瑜伽房了,家里就只剩他一个人。

 

傍晚的时候,秦菲雪才回来。

 

“小浩,饿了吧,阿姨去给你弄吃的。”秦菲雪提着一袋子刚买的菜,俏脸红扑扑的。

 

“是有点。”

 

沈浩点了点头,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丈母娘。

 

这样的极品,要是不能来一场鱼水之欢,简直是暴殄天物。

 

秦菲雪自然是看见了沈浩那赤裸裸的目光,佯装淡定,实际上心里早已经性奋得不行。

 

这家伙,又在对我意淫吗

 

她虽然因为陈思思的关系,不敢和沈浩发生关系,可不代表她不想,并且,她很享受沈浩这种欣赏她的目光。

 

自从和沈浩有过亲密接触后,她越来越敏感了,甚至只要沈浩一个直勾勾的目光,就能让她有所反应。

 

抿了抿嘴唇,秦菲雪抛开杂念,走进了厨房。

 

沈浩坐在客厅里,燥热的心一直难以平静下来,听着厨房里传来切菜的声音,他心中一动,朝厨房走去。

 

“阿姨,我来帮你。”

 

由于厨房空间并不是太大,所以两个人显得有些拥挤。

 

沈浩的身体紧紧的贴着秦菲雪手臂,目光时不时的看向开敞的领口。

 

领口下那雪白的一片柔软,让人欲罢不能,上面还有两点粉色,更是诱人。

 

秦菲雪感受着沈浩身上传来的那股浓重的男人气息,呼吸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

 

“没事,阿姨自己弄就好了,你去客厅里休息休息。”秦菲雪缓缓开口道。

 

“没事的阿姨,我来帮你。”

 

沈浩趁机上前,从后面贴在了秦菲雪身上。

 

那柔嫩的触感,让他瞬间起了反应,顶在丈母娘那深深地股沟之中,沉重的挤压感让他差点舒服的嚎出声来。

 

秦菲雪哪里感受不到屁股上那滚烫的玩意,特别是那家伙离自己的最敏感的地方也就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本就敏感的身体,很快被沈浩撩拨得起了反应。

 

特别是,沈浩居然还在来回的摩擦着,一次次的碰撞着她最敏感的地方,一股股湿润的感觉弥漫在双腿间,彷如千万只蚂蚁在上面一样……

 

秦菲雪努力的闭上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那种感觉实在是让她难受的很。

 

随着沈浩的磨蹭,她最终没忍住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只要沈浩不是太过分,她都能接受,毕竟,这种感觉,也是她向往的。

 

沈浩的双手从丈母娘身后环抱过去,覆盖住两片硕大的柔软,那软弹的触感,让他血脉膨胀。

 

这么大的胸,就算一天摸一百次,也不会腻。

 

“嗯……”

 

秦菲雪再次娇喘一声,呼吸变得急促。

 

“小……小浩,厨房空间太小了,你还是先出去吧。”

 

沈浩摇摇头,手更加放肆的从领口伸进衣服里,握住那一对饱满,调侃道:“阿姨,空间小,不是更容易促进感情吗”

 

“你,你听话,阿姨做好饭再叫你。”

 

秦菲雪心中一动,促进感情,自己难道要和女儿的男朋友培养感情吗

 

为什么想想这么刺激呢。

 

沈浩才不管这些,他感受到丈母娘微微扭动的身体吗,那翘臀磨蹭着自己那处,他恨不得撕破丈母娘的裤子,直接挺进去。

 

想到这儿,他的手抽出来,然后慢慢往下滑,摸到丈母娘臀部,扯起裙子就往上提。

 

可秦菲雪赶紧抓住他的手,扭过头,带着祈求的目光看着他。

 

“小浩,你要是再这样,阿姨就生气了。”

 

看到丈母娘这样的表情,沈浩心软了,对于自己喜欢的女人,他很会疼惜,如果丈母娘实在不愿意,他暂时也不想强迫。

 

估计丈母娘应是暂时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如果强上的话,恐怕会适得其反,既然如此,他决定慢慢来,不能着急。

 

俗话说得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想到这儿,他松开手,很温柔的摸了摸丈母娘的秀发。

 

“那好吧,我出去等你。”

 

见沈浩走出厨房后,秦菲雪咬住下唇,看了看自己凌乱的衣服,然后慢慢整理好裙摆。

 

那股邪火被撩起来,她也很难受,这也得怪她自己,一开始要是不勾引小浩的话,小浩也不会这么荒唐的总是想上自己。

 

秦菲雪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裙子底下,那里已经不成样子,像是一个烂泥塘一样,又黏又滑,还带着一股浓浓的味道。

吃完饭后,秦菲雪收拾好碗筷,回房间换了一套简单的运动服。

 

运动服虽然简单,可穿在她完美的身材上,特别有气质,并且也挡不住她应有的性感。

 

那一对饱满紧实的柔软,沉甸甸的挂在上面,沈浩毫不怀疑跑起来的时候会左摇右晃。

 

白色的小短裤,露出一双雪白的美腿,扎着马尾辫的样子,竟然有一丝清纯少女的味道。

 

看到别有一番风味的丈母娘,沈浩再次起了反应。这一幕,自然也落入了秦菲雪的眼里。

 

也不知道小浩这家伙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在那方面的精力,真是旺盛得很呢。

 

“阿姨,你这是去哪里”沈浩好奇的问道。

 

“我去跑跑步。”

 

“跑步那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大晚上的,夜跑不安全。”

 

“应该不会吧,我一个人就好了。”秦菲雪有些错愕。

 

“这哪里行啊,我需要保护好阿姨。”

 

沈浩可不会放过这个和丈母娘促进“友谊”的机会。

 

他急忙回房间换了一套运动衣穿上,但是依旧掩盖不了那撑起来的地方。

 

“你……这样出去合适吗”

 

秦菲雪脸色羞红,瞥了沈浩那处一眼,羞涩的说道。

 

沈浩讪笑两声,竟然当着秦菲雪的面,将手伸进裤裆里,往上摆正了一下位置,让轮廓不是那么明显,然后道:“这样就好了,大晚上,别人不会像阿姨你这样,盯着我看的。”

 

听到这话,秦菲雪娇嗔道:“不害臊,走吧。”

 

说完,她扭头就出了门。

 

沈浩嘿嘿一笑,跟了上去。

 

公园的小道上,借着明亮的路灯,沈浩能清楚的看着丈母娘那一对诱人的翘臀,随着跑动的幅度而左右扭动着。

 

胸前的那一对柔软就像两个沉甸甸的柚子一样挂在上面,每次起伏间都是一阵乱世动荡。

 

沈浩看得是口干舌燥,不得不说,成熟魅惑的秦菲雪对沈浩而言,有巨大的吸引力。

 

自从和陈思思在一起后,他就没得到过女人的滋润,已经憋了很久,对于那方面的渴望,简直如狼似虎。

 

现在的秦菲雪,就像是一只随时都可得到的小兔子,扑上去就能一口吃掉。

 

两人在周边的公园里一前一后的跑着,此时的公园已经没几个人了。偶尔能看见人影跑过,都是夜跑的人。

 

“小浩,你干嘛总是跟在我身后啊”

 

秦菲雪放慢速度,和沈浩并排,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好奇的看着沈浩。

 

因为出汗水的缘故,她的额头和脖颈处都布满了汗珠,并且脸颊也有些绯红,薄薄的运动服已经被汗水打湿,隐约露出内衣的轮廓和眼色,格外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