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梦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经历,更何况一个是自己的老公,一个还是老公的表弟呢。

 

      

 

      在强子这臭家伙揉我,打我屁-股的时候,老公,我真的兴奋,止不住的兴奋,在刚才恍惚着的时候,我甚至,我甚至都想开口去求这个坏小子来弄我。

 

      

 

      狠狠的弄我,彻底的占有我,强间我,总之就是想发泄,我感觉自己快要憋的爆炸了,我想要发泄。”

 

      

 

      妻子还是保持着兴奋的状态,说到最后的时候,妻子声音都带着酥麻的颤抖,这可是矜持传统的妻子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妻子在说完话之后,主动伸出手隔着薄薄的短-裤就握住了我的东西,那几乎快要爆炸的东西在妻子的小手里跳动着。

 

      

 

      妻子的手握住的瞬间,立刻让我舒爽的差点叫出声来,不轻不重的力量,伴随着她轻柔的上下动作时,我感觉自己的魂儿都被妻子握在了手里。

 

      

 

      像妻子这样三十岁的少-妇,简直就是无数男人最为迷恋的对象了,经验丰富,知道男人最舒服的方式,更知道怎么能让男人的欲-望变得更加旺盛。

 

      

 

      更何况妻子身材火爆性感,长相靓丽,还带着令人我到现在都看不够的娇羞和矜持,这样的感觉或许更能激发男人的欲-望吧。

 

      

 

      “那今晚就当成一个美好又疯狂的梦怎么样?至少现在看来,咱们两个人的感觉都不坏,你都兴奋成这样了,这是我以前在你身上从未见过的。

 

      

 

      咱们在一起最初的时候,你还是很害羞不懂风情,哪怕叫喊都努力压抑着不发出声音。等到咱们做的太多次,都没感觉之后,你的兴奋程度也降低了很多。

 

      

 

      老婆,你今晚是我见过的你最性感的状态了。等会咱们就彻底放开玩一次,去享受那种滋味,等到天亮之后,咱们又是感情真挚身后的夫妻。

 

      

 

      老婆,你看这样可以吗?”我享受着妻子的手带给我的滋味,随着我的话语落下,妻子的手握着我快要爆炸的东西愈发的紧了。

 

      

 

      在我问完之后,就听着妻子微不可查的轻声嗯了一声,低着头魅力的脸庞带着朝红不敢跟我对视。

 

      

 

      “搔货。”我把连凑近在妻子的耳根,感受着妻子身子的热度,这是我第一次用这样的言语称呼着妻子。

 

      

 

      在我说完话之后就起身站在了妻子的面前,妻子坐在床边,这个高度来看,妻子那迷人的漂亮脸庞正好对着我的腿-间。

 

      

 

      我把短-裤退下来,只留着支起大帐篷的内-裤,距离妻子那完美的容颜近在咫尺。

 

      

 

      “老婆,平时让你帮我口一下太难了,这几年里你帮我口过不到十次,每次都很不情愿的样子。

 

      

 

      今晚要是强子让你这个做表嫂的帮他口,你会不会做?”我向妻子询问着。

 

      

 

      妻子呆呆看着我的内-裤,手再次止不住的伸出来,像是轻抚着珍贵的宝贝,所有的注意力都锁定在我帐篷的内-裤上,轻轻的触碰着。

 

      

 

      这时候的妻子轻声说了一句:“我,我也不知道。”

 

      

 

      “搔货,老公让你用口含就那么难,现在表弟他要是让你用口,你就这么说。把我内-裤退下来吧。

 

      

 

      想品尝年轻男人有活力的东西什么滋味,那就先来品尝一下你老公的吧。”我站在妻子面前,向前轻声说着。

 

      

 这样的称呼,短短时间我已经喊出口两次了,这是在以前都想不到的事情。

 

      

 

      可是我看着妻子的表情举止,显然已经兴奋无比的她没有任何的排斥,甚至每当听着老公这样称呼着她的时候,妻子的鼻息总会变得猛一下。

 

      

 

      看起来一个简单无比的称呼,不论是对于我还是对于妻子,都充满了巨大的心理刺激。

 

      

 

      妻子那双亮晶晶的好看眼睛盯着我的身子痴迷的看着,那两团硕大的圆球随着

 

      

 

      平时我和妻子都很有涵养,哪怕是在亲热的时候,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语来。

 

      

 

      我这么说,还是受到了表弟李强的刺激,因为他刚才不止一次的说希望我妻子,也就是他的表嫂,能在他这个年轻少年面前,能方打开,展现出我妻子最搔的一面出来。

 

      

 

      正因为这个低俗不堪的字,竟然让我的兴奋程度又飙升离开了起来。

 

      

 

      显然妻子也从没有遭受过这样的称呼,当我说完话之后,我没有碰妻子一下,就看到我妻子性感的丝-袜美-腿紧绷并拢,诱-惑红唇止不住的轻轻张启,发出了一声啊的美妙哼叫声。

 

      

 

      妻子只是风情带着欲-望的眼神,幽怨的白了我一眼,倒是没有对于我称呼她‘搔货’有什么话语。

 

      

 

      妻子双手伸过来,然后扯到我内内的边缘开始向下缓慢的拉扯着,连带着紧箍在里边的东西都被带着向下垂着。

 

      

 

      她的动作是那么的缓慢而又轻柔,可这样缓慢的动作中,那种渴望与期待的感觉才是最为美妙的。

 

      

 

      我意识到了什么,然后悄无声息的又向前了一些,这样一来我站着的位置距离我妻子的脸前更近了一些。

 

      

 

      妻子微微抬起性感的下巴看着我的内-裤,内-裤已经被妻子退到了我的大腿上,当被下扯的内-裤挂在大腿上的时候,再也绷不住下垂的东西,一下子挣脱了内-裤的约束猛烈的弹了上去。

 

      

 

      当圆头几乎蹭着妻子那张红润诱-惑的俏丽立着在颤抖着,不时向上跳动的时候,我深呼吸了一声。

 

      

 

      “门没关,听着外边表弟和他女朋友对话的声音,你在卧室里吃着老公的东西,感觉好刺激。

 

      

 

      亲爱的,我快受不了,帮我口。”我说着话的时候,又向前了一些,将我热烫的东西几乎蹭顶在了妻子那性感的红唇上。

 

      

 

      而我的话语也在深深刺激着妻子,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卧室门,客厅里隐约的话语声响起,显然那个清纯靓丽的女生秦小雅正在跟表弟李强聊天。

 

      

 

      这时候我不关注外边,也不关注他们什么时候假装偷看,这一刻我强烈的想要妻子给我口,这种感觉对比身-体带来的刺激和兴奋,心理上那种放-纵和征服感觉更加强烈。

 

      

 

      没什么比一个成熟火辣的性感少-妇,魅力的脸庞对着自己腿-间用口吞吐更加刺激的事情。

 

      

 

      面对我的期待,妻子听着外边隐约的对话声,今晚的妻子真的是比以往要疯狂和放开了很多。

 

      

 

      妻子像是在表达这样只是被我强迫的,于是消魂的幽怨眼神白了我一眼,接下来妻子被我盯着的诱-惑小口张开,性感红唇带着欲拒还迎的感觉。

 

      

 

      妻子一如既往的动作缓慢,在红唇将我的顶端圆头包裹住的时候,我止不住的全身紧绷扬起头深呼吸。

 

      

 

      妻子的嘴在继续,当我感受着圆头被一种热烫和湿泞紧紧包裹的时候,我都控制不住的发出闷哼声音。

 

      

 

      这种声音对妻子来说或许是最好的赞美了,妻子继续努力的深入,当我感受到妻子已经到了极限的位置,并且缓慢吐出的时候。

 

      

 

      妻子努力把红唇收着,不论是吞与吐,妻子那美妙的口腔加上红唇总会带给我极致的研磨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