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不介意在她面前耍无赖,更是有意让她见识我那雄厚的资本。

 

可方悦是今天才认识的女孩,而且还是一个那么柔弱到让人忍不住心疼呵护的妹纸。

这样一个小姑娘,我怎么好意思开口让她扶我去厕所?

 

正当我急地满脸通红时,方悦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对劲。

 

她咬着红润的唇瓣,试探道:“张大哥,你想上厕所吗?”

“咳咳……方小姐,麻烦你帮我喊一下护工吧,让她们来扶我去下厕所。”我佯装淡定的咳了两声,张口说道。

 

方悦愣了一下,随后说:“张大哥,不用这么麻烦,我扶你去吧。”

 

“这样好吗?”我诧异的问。

 

“没关系的,来之前萧老师跟我说过你的伤在什么地方,也说了会有这种事情要帮忙,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方悦笑着解释。

 

她虽然说的轻松,可我还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一丝紧张。

 

正当我犹豫时,方悦已经掀开我的被子,准备扶我下床了。

 

我心想别人女孩子都这么洒脱,我要再扭扭捏捏的话,岂不是让人瞧不起?

 

再加上我确实尿急,干脆就从床上下来,让方悦扶着朝卫生间走去。

 

“方小姐,真是太抱歉了,居然让你做这样的事。”我手臂架在方悦的圆润的肩膀上,尴尬笑道。

 

方悦拢了拢耳边的发丝,轻笑着说:“张大哥,你不用多想,我当老师以前,也在一家疗养院做过一段时间的护工。”

 

“照顾过好几名病患的饮食起居,如厕沐浴什么的,所以我也算小半个医生了,在医生面前,可没什么男女之分。”

 

说话的时候,方悦已经扶我到了卫生间。

 

等我站稳,她便开始脱我的裤子,边脱边说:“有句俗语不是说病不讳医吗?其实在我们这些医生眼里,你们男人那地方都一样。”

 

“不就是……嘶,好大!”

 

原本听着方悦的话,我都跟着坦然了,没想到她这一惊叹,却让我又变得尴尬不已。

 

“咳咳,方小姐,我要方便了,你先回避一下。”

 

我手掩着下身,神情极为不自然的说道。

 

方悦脸蛋红红的“哦”了一声,赶紧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我才叫她进来帮我穿裤子。

 

而这丫头胆子也比较大,穿裤子的过程中全程睁着眼,好像很惊奇,我那个地方到底是怎么长的。

 

回到床上,病房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我看着坐在床边,给我削苹果的方悦,笑着问:“方小姐,你和萧老师关系很好吗?”

 

“是啊。”方悦点头说道。

 

“我和萧老师是同个地方出来的,她从小就很照顾我。”

 

“就连我现在这份工作,还是她帮我介绍的,我很感激她,所以她昨晚找我帮忙的时候,我就没拒绝。”

 

“原来如此。”

 

我轻轻点着头,随后又看了她一眼,说:“那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方小姐你忙的话,可以先离开,不用守着我。”

 

“我不忙的!”

 

方悦急忙摆着玉手,说:“昨晚答应萧老师之后,我就把课程调好了,今天一整天我都没事的。”

 

一听到这个,我心里顿时泛起一股既开心又失落的情绪。

 

开心是身边有方悦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姑娘陪着,养眼又有趣。

 

失落是方悦既然要照顾我一天,那萧雅肯定不会过来了。

 

“方小姐,你……”

 

沉默了一会儿,我刚准备说话。

 

方悦的声音就先响了起来,“张大哥,你就喊我方悦吧,我都喊你大哥了,你总喊我方小姐,听着很奇怪。”

 

“那好吧,方悦,你觉得萧老师和陈老师之间的感情怎么样?”我眯着眼睛,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萧老师和陈老师之间的感情?”

 

方悦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问。

 

她咬着唇瓣想了会儿,才说:“我不知道陈老师怎么样,但萧老师真的很爱陈老师。”

 

“平常我们在办公室里聊天的时候,她总是会提到陈老师对她有多贴心,对她有多照顾之类的,都羡慕死我们了。”

 

听到这个,我嘴里不禁泛起一抹苦涩。

 

果然,萧雅和陈文之间的感情很坚固。

 

这也是每次萧雅和我发生亲密接触后,会主动躲避我一段时间的原因,大概是无法承受自己内心的痛苦和道德上的谴责吧。

 

“张大哥,你问这个干什么?”

 

方悦突然看着我,眼神在我身上打着转儿,好像想从我神态上看出些许端倪。

 

我干笑一声,说:“没什么,我只是好奇,萧老师这次差点被侵犯,陈老师怎么都不回来看一看。”

 

“到底工作在重要,还有自己的老婆重要?他也不怕萧老师对他有意见吗?”

 

听我这义愤填膺,好似为萧雅打抱不平的话,方悦小脸上的疑惑才散去。

 

她笑了笑,说:“陈老师是数学老师,我听说数学好的人都比较理性。”

 

“他肯定是觉得既然萧老师没遇到危险,那早回来和晚回来,也没多大区别。”

 

对此,我只是撇了撇嘴,没办法认同。

 

方悦看出了我反感的态度,便没和我争辩。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道提着果篮,丰腴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张扬弟弟,姐姐没来晚吧?”

“咳咳……方小姐,麻烦你帮我喊一下护工吧,让她们来扶我去下厕所。”我佯装淡定的咳了两声,张口说道。

 

方悦愣了一下,随后说:“张大哥,不用这么麻烦,我扶你去吧。”

 

“这样好吗?”我诧异的问。

 

“没关系的,来之前萧老师跟我说过你的伤在什么地方,也说了会有这种事情要帮忙,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方悦笑着解释。

 

她虽然说的轻松,可我还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一丝紧张。

 

正当我犹豫时,方悦已经掀开我的被子,准备扶我下床了。

 

我心想别人女孩子都这么洒脱,我要再扭扭捏捏的话,岂不是让人瞧不起?

 

再加上我确实尿急,干脆就从床上下来,让方悦扶着朝卫生间走去。

 

“方小姐,真是太抱歉了,居然让你做这样的事。”我手臂架在方悦的圆润的肩膀上,尴尬笑道。

 

方悦拢了拢耳边的发丝,轻笑着说:“张大哥,你不用多想,我当老师以前,也在一家疗养院做过一段时间的护工。”

 

“照顾过好几名病患的饮食起居,如厕沐浴什么的,所以我也算小半个医生了,在医生面前,可没什么男女之分。”

 

说话的时候,方悦已经扶我到了卫生间。

 

等我站稳,她便开始脱我的裤子,边脱边说:“有句俗语不是说病不讳医吗?其实在我们这些医生眼里,你们男人那地方都一样。”

 

“不就是……嘶,好大!”

 

原本听着方悦的话,我都跟着坦然了,没想到她这一惊叹,却让我又变得尴尬不已。

 

“咳咳,方小姐,我要方便了,你先回避一下。”

 

我手掩着下身,神情极为不自然的说道。

 

方悦脸蛋红红的“哦”了一声,赶紧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我才叫她进来帮我穿裤子。

 

而这丫头胆子也比较大,穿裤子的过程中全程睁着眼,好像很惊奇,我那个地方到底是怎么长的。

 

回到床上,病房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我看着坐在床边,给我削苹果的方悦,笑着问:“方小姐,你和萧老师关系很好吗?”

 

“是啊。”方悦点头说道。

 

“我和萧老师是同个地方出来的,她从小就很照顾我。”

 

“就连我现在这份工作,还是她帮我介绍的,我很感激她,所以她昨晚找我帮忙的时候,我就没拒绝。”

 

“原来如此。”

 

我轻轻点着头,随后又看了她一眼,说:“那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方小姐你忙的话,可以先离开,不用守着我。”

 

“我不忙的!”

 

方悦急忙摆着玉手,说:“昨晚答应萧老师之后,我就把课程调好了,今天一整天我都没事的。”

 

一听到这个,我心里顿时泛起一股既开心又失落的情绪。

 

开心是身边有方悦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姑娘陪着,养眼又有趣。

 

失落是方悦既然要照顾我一天,那萧雅肯定不会过来了。

 

“方小姐,你……”

 

沉默了一会儿,我刚准备说话。

 

方悦的声音就先响了起来,“张大哥,你就喊我方悦吧,我都喊你大哥了,你总喊我方小姐,听着很奇怪。”

 

“那好吧,方悦,你觉得萧老师和陈老师之间的感情怎么样?”我眯着眼睛,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萧老师和陈老师之间的感情?”

 

方悦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问。

 

她咬着唇瓣想了会儿,才说:“我不知道陈老师怎么样,但萧老师真的很爱陈老师。”

 

“平常我们在办公室里聊天的时候,她总是会提到陈老师对她有多贴心,对她有多照顾之类的,都羡慕死我们了。”

 

听到这个,我嘴里不禁泛起一抹苦涩。

 

果然,萧雅和陈文之间的感情很坚固。

 

这也是每次萧雅和我发生亲密接触后,会主动躲避我一段时间的原因,大概是无法承受自己内心的痛苦和道德上的谴责吧。

 

“张大哥,你问这个干什么?”

 

方悦突然看着我,眼神在我身上打着转儿,好像想从我神态上看出些许端倪。

 

我干笑一声,说:“没什么,我只是好奇,萧老师这次差点被侵犯,陈老师怎么都不回来看一看。”

 

“到底工作在重要,还有自己的老婆重要?他也不怕萧老师对他有意见吗?”

 

听我这义愤填膺,好似为萧雅打抱不平的话,方悦小脸上的疑惑才散去。

 

她笑了笑,说:“陈老师是数学老师,我听说数学好的人都比较理性。”

 

“他肯定是觉得既然萧老师没遇到危险,那早回来和晚回来,也没多大区别。”

 

对此,我只是撇了撇嘴,没办法认同。

 

方悦看出了我反感的态度,便没和我争辩。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道提着果篮,丰腴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张扬弟弟,姐姐没来晚吧?”

秦思思笑容苦涩的看着我,惨然道:“在我丈夫没去世以前,我真的很爱他,我也想过和他一起白头偕老。”

 

“可那该死的老天,竟然无情的把他从我身边夺走,留我一个女人孤苦伶仃的活着。”

 

“我原本以为,我可以一辈子为他守身如玉,可慢慢地,我的心开始动摇了……”

 

“毕竟我是个正常的女人,我也会有需求。”

 

“尤其是在健身房这种地方,看多了男人健壮的身体,我心里早就生出了一些别的念头。”

 

“如果不是那天你刚好来了健身房,我想我也会找一个陌生男人发生关系的。”

 

“但幸好那天遇到了你……”

 

“张扬,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的心地也很善良,对我而言,如果发生关系的对象是你,那我心里的愧疚会轻很多。”

 

“所以,你不要觉得姐姐是那种放荡的女人,姐姐真的只在你一个人面前才这样。”

 

听到秦思思的心声,我沉默了。

 

但我沉默,并不是因为看不起她,相反,我对这个女人越发的敬重。

 

秦思思的魅力到底多大,从数不尽的男人愿意在她健身房办卡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她的身边,从来就不缺各种优秀男人。

 

可是她丈夫去世了五年,她却仍能拥有一个非常好的风评。

 

因为她从来不和任何男人单独出去吃饭,更别说进出一些酒店或者电影院之类的地方。

 

这样的女人,又怎么会和放荡扯上关系?

 

想到这里,我便对秦思思笑道:“思思姐,我不会那么认为的,我知道这五年你过的也很苦,所以等我伤好了,我就去找你。”

 

听我这么说,秦思思脸上顿时露出甜美的笑容。

 

她凑上前,给我了一个甜蜜的吻,随后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许不找我。”

 

“一定。”我笑着保证。

 

这时,秦思思看了眼时间,惊道:“哎呀,都已经十一点了吗,张扬,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她不说还好,一说我顿时感觉肚子传来一阵饥饿感,这才想起从昨天下午开始,我就米粒未进。

 

“那麻烦思思姐了,我要吃肉。”我挠了挠头,干笑着道。

 

“吃什么肉?”

 

秦思思又拧了一下我的耳朵,笑骂道:“伤口都没好,不准吃荤腥的,我去给你买点粥来。”

 

“再说了,要吃肉,我这里不是有现成的吗?”

 

说着,这女人还伸出一根纤纤玉指,轻轻戳了戳她弹性十足的胸口,看的我一阵口干舌燥,差点挺枪致敬。

 

秦思思咯咯轻笑,踩着高跟鞋跑出了病房。

 

我重重喘了口气,一脸无奈的表情。

 

被这么一个磨人的妖精缠上,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几分钟后,房门突然传来一声轻响。

 

我以为是秦思思回来了,开口说:“思思姐,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买到粥了吗?”

 

结果我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

 

下一秒,一名穿着名贵西装,头发梳理地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在他身后,还跟了两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保镖!

 

“你就是张扬?”

 

中年男子瞪着我,眼神凶狠不已。

 

我心里咯噔一跳,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他又是怎么知道我姓名的。

 

唯一让我感到熟悉的,是他的声音,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你是谁?”我疑惑的问道。

 

中年男人冷冷的哼了一声,说:“你就是上次和思思一起进办公室的男人吧?”

 

听到这话,我立即反应了过来。

 

“你是思思姐说的那个一直追求她的人?”

 

我终于想起来了,上次我和秦思思在办公室擦枪走火时,那个在外面不停敲门的人,声音和眼前这个中年男人一模一样。

 

“对,看来思思跟你说了很多东西。”

 

中年男子眼神更加阴沉,他咧了咧嘴,冷笑说:“既然这样,我也懒得和你拐弯抹角,和你直说了吧。”

 

“我可以不计较上次的事情,条件是你以后离思思远一点,不要再出现在她周围,明白了吗?”

 

“你什么意思?”

 

被人这样肆无忌惮的威胁,我倔脾气也上来了。

 

我咬牙道:“思思姐又不是你老婆,她现在单身一个,我也没女朋友,我为什么不能和她来往?”

 

“因为秦思思注定是我的!”中年男人突然状若疯狂的大声叫道。

 

但我没有一点害怕,反而道:“凭什么?你要是能真正用爱感动思思姐,让她心甘情愿和你在一起,我自然不会打扰她。”

 

“可你要是用什么不光彩的手段逼迫她,强行要她和你在一起,那我也不会坐视不管!”

 

“不会坐视不管?”

 

“呵呵,你算个什么东西,连我钟涛的事情你也敢管?”

 

中年男人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硬是被我给气笑了。

 

他扫了眼我身上穿的病服,还有手上正在挂着的药瓶,阴笑道:“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

 

话音一落,他便给身后两名保镖使了个眼色,吩咐道:“大牛二虎,看到这小子神气的模样了吗?”

 

“他应该是觉得受的伤太轻了,给他点教训尝尝!”

 

“是!”

 

两名保镖沉声喝道,随后大步朝我走过来。

 

我表情一变,刚准备拔掉手上的针头,进行反抗时。

 

秦思思愤怒的声音就从门口传过来了,“钟涛,你要敢动他一下,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不得不说,秦思思一旦发起火来,威慑力还是很强的。

 

至少那两名保镖在听到秦思思的声音后,动作立马停住了。

 

名叫钟涛的男人回过身。

 

他表情复杂的看着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杯的绝美女人,咬牙道:“思思,你就是因为这个男人,一直不肯答应我的追求是吗?”

 

“你想太多了,不答应你只是因为对你没感觉,和别人没关系!”

 

秦思思冷哼一声,快步走到我面前,像一只护犊子的母鸡一样护在我身前。

 

“张扬是我弟弟,你以后最好别打他的主意,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他是你弟弟?”

 

钟涛双手附在身后,冷笑不止。

 

“思思,为了追求你,我早就了解过你的身世,你家有几口人我知道的清清楚楚,我怎么没听过你还有个弟弟?”

 

“你直接承认不行吗,这就是你包养的小白脸吧!”

 

“我还奇怪呢,你老公都死了五年了,这么长时间,你就不寂寞吗?原来早就在背地里养着个小白脸啊!”

 

“放你娘的屁!”

 

秦思思眼睛都气红了,她胸前的高耸快速伏动,娇躯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钟涛,把你的嘴巴洗干净点,要是在让我听到这样的话,我不介意请那位过来坐一坐,喝杯茶!”

 

“你……!”

 

一听到秦思思提到“那位”,钟涛表情顿时变得僵硬起来。

 

他似乎很惧怕“那位”人物,所以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去。

 

“哼,秦思思,你也就靠着那位人物才敢跟我叫板,要是没了他,我早就把你弄到床上去了,你给我等着!”

 

走到门口时,钟涛又回头说了一句,而后才大步离开。

 

秦思思双腿一软,浑身无力的跌坐在病床上。

 

我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急忙道:“思思姐,到底什么情况,他说的那位是谁?”

 

秦思思急忙回过神来,笑容牵强道:“没事,这件事你不要管。”

 

“对了,粥我买来了,你先吃点,姐姐要去处理一些事情,没办法继续陪你了。”

 

“还有,这几天你就乖乖待在医院里,别到处乱走,不然我怕钟涛他会趁机找你麻烦。”

 

说着,秦思思起身欲走。

 

我张了张嘴,挽留的话还来不及说出,秦思思就已经离开了病房。

 

想着秦思思刚才无力的表情,我心里很难过。

 

她为了保护我不受牵连,独自面对钟涛这样一个背景深厚,外出保镖随行的男人。

 

而我却只能坐在这里,像缩头乌龟一样的躲着。

 

如果我没放弃当年的职业,我现在就算不能帮秦思思摆平麻烦,至少也能自保,不让女人为我担心。

 

只是当年那件事,对我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五年前,我还是一名大学生的时候,我在大学里报名参加了自由搏击的社团。

 

在那里,我展现出极强的搏击天赋,并被市体委一个教练看中。

 

他问我有没有兴趣成为职业的自由搏击选手。

 

我很兴奋,这种在自己所热爱的领域得到他人认可的感觉,我想不用明说,大家也能体会。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并准备在自由搏击这片广阔的天地,一展拳脚!

 

然而,我的梦想还没有正式起飞,就被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给击溃了……

 

那两个人,一个是我大学时谈的女友,一个是我曾经最好的兄弟。

 

具体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

 

但我唯独记得,在我前女友家里,我看到了他们两个光着身子,在床上纵情纠缠的画面……

 

那一幕,到现在都是我睡梦中的梦魇,每每想起就会被惊醒。

 

而从那以后,我就告别了自由搏击的擂台,决定再也不碰它。

 

因为我觉得,如果不是我沉迷于自由搏击,我又怎么会失去我曾经最爱的女人,给了我那个所谓的“兄弟”可趁之机?

 

而在那段日子里,我和秦思思已经很熟了,所以她清楚知道事情全部的经过。

 

但她没说什么,毕竟感情上的事情,很难分得清对错。

 

不过对于我不再打拳这件事,她还是很支持的,毕竟打拳太容易受伤,秦思思一直很心疼我这个弟弟。

 

所以这次当她听我又和人动手,甚至还进了医院时,在心疼之余,更是感到愤怒。

 

收回思绪,我眯着眼睛靠在床上,脑海里反复浮现当初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教练,前女友,兄弟……

 

忽而,那些面孔又变成我现在认识的人。

 

萧雅,秦思思,陈文,方悦……

 

“我似乎也应该要做出一些改变了,再这样浑浑噩噩下去,又有什么资格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从床上坐直身子,我的眼神从所未有的坚定。

 

下午四点,我手架着拐杖,正在医院后面花园里奋力的运动着。

 

中午换过药后,我就让护士给我找了根拐杖,自己下楼提前进行康复训练。

 

就在我走完第八圈的时候,伤口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感。

 

我表情一僵,身子都忍不住弓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道带着香气的身影从后方冲来,抬起我胳膊架在她肩上,没有让我倒下去。

 

我扭头一看,发现居然是萧雅。

 

“萧老师,你怎么来了?”我惊喜的问道。

 

萧雅看了我一眼,眼神还有些不自然

 

她拢了拢耳边的秀发,语气平静道:“医生打电话过来,说从你病房里传来了吵架的声音。”

 

“方悦说是你姐姐来了,我放心不下,就过来看看。”

 

我一听,忍不住笑了起来,“萧老师,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萧雅俏脸一红,抿嘴道:“你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我理应担心你的安危,你不要想多了。”

 

“我先扶你去亭子里休息一下吧,你这伤口还没全部愈合,医生说适量运动可以,可你这明显运动过量了啊!”

 

萧雅扶着我往花园中心的凉亭走去,边走边说着。

 

我嗅着从她身上飘来的香味,脑海里忍不住想起和她之间的那些暧昧场景,心跳都快了几分。

 

走到凉亭坐下,我装作不经意的问:“萧老师,陈老师什么时候回来?”

 

萧雅愣了一下,随后道:“他这几天就回来了。”

 

“怎么这么快?”我瞪大眼睛道。

 

但话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

 

萧雅遭遇了这样的事情,陈文作为丈夫,自然是回来的越快越好,可我这说话方式,好像还不乐意他回来似得。

 

“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挠了挠头,笑容有些尴尬。

 

萧雅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对了,这次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学校,王海和孙昌两人,已经被学校给开除了。”

 

“开除了才好,这种人渣在学校也是祸害女人,不仅要开除,还要判刑!”我一脸快意的说道。

 

谁知萧雅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事情可能没你想的那么好,我听人说,孙昌估计很快就要被放出来了。”

 

“什么?他要被放出来了?”我惊讶的说道。

 

那家伙趁我不备,从后面捅了我一刀。

 

要不是那些租户机智,我真可能流血过多而死了,可这怎么也得判个杀人未遂吧?

 

现在居然说他放出来了,这不是开玩笑吗?

 

萧雅一脸无奈的说:“没办法,孙昌不知用什么手段,买通了王海,王海改口供,把全部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孙昌手上的血迹,被说成是制止王海行凶过程中,不小心沾上的。”

 

“至于刀柄上的指纹,也是这么来的,现在物证无法证明谁是直接凶手,唯一的人证还是王海,孙昌应该会被无罪释放。”

 

“呵呵,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恨恨地咬着牙,十分不爽的说道。

 

萧雅静静地看着我,说:“所以平常你多注意一点,这次你坏了孙昌的好事,而且还害他丢了工作,他肯定会报复你的。”

 

我一听,眉头不禁皱了一下,反问道:“萧老师,听你这话的语气,怎么感觉把你自己给摘出去了啊?”

 

“我要不是为了保护你,能招惹上这个孙昌吗?在这之前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萧雅俏脸一红,急忙道:“我又没想甩责任,我这不是在照顾你吗?”

 

“照顾?”

 

一听到这两个字,我就来气儿。

 

我看着她,说:“你说的照顾,就是指让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子扶我去上厕所?你知道我和她当时有多尴尬?”

 

“那……那还不是你昨晚对我做了那种事,你,你就知道欺负我!”

 

萧雅也被我说恼火了,丢下一句话后,就愤然起身走掉了。

 

我在后面叫喊了半天,她也不搭理我。

 

无奈,我只好自己拄着拐杖,慢悠悠的回病房。

 

“这女人,竟然还和我耍起小脾气了!”我摇头一笑,心里却是有些欢喜。

 

其实我并不怕萧雅骂我,打我。

 

我就是怕这女人摆出那副冷漠的脸色,要和我划清界限。

 

只要她还肯搭理我,我相信总有办法可以感动她,但她要是坚决想和我拉开距离,那我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回到病房,我没看到萧雅的身影,却发现方悦正勤快的在那扫地整理床铺。

 

“方悦,你这是在做什么?”我走进病房,笑着问道。

 

方悦一回头,看到我立即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张大哥,你散步回来了啊,萧老师下去找你了,你没遇到她吗?”

 

“遇到了,但她好像接了个电话,又急匆匆走了。”

 

我当然不能暴露我和萧雅之间的关系,就随便扯了个谎。

 

但谁知道这女人跑什么地方去了,我现在腰上有伤,也没办法找她。

 

回到床上躺下,方悦又很细心的给我端茶递水,还给我削水果,中途更是扶我去了趟卫生间。

 

有了上午的经历后,方悦现在更大方了,全程都没有一点避讳的意思。

 

这让我相信了她之前在疗养院当过护工的说法。

 

“方悦,你这么会照顾人,你男朋友一定很幸福吧?”我吃着水果,笑眯眯地对着床边的女孩道。

 

方悦脸蛋微微一红,抿嘴道:“张大哥,我还没谈过男朋友呢。”

 

一听这话,我顿时惊呆了。

 

像方悦这种温柔漂亮,还容易害羞的妹纸,简直就是男人趋之若鹜的对象啊。

 

方悦看出了我的震惊,解释说:“张大哥,我现在只想多赚点钱,不想把心思花在情情爱爱上面。”

 

“我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得了的病,需要大笔的钱买药吃,我还有一个妹妹在上高中,学费和生活费也要我提供。”

 

“所以我的压力其实挺大的,哪还有精力去想那些呀。”

 

听到这个,我才面露恍然之色。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我感叹道。

 

方悦腼腆一笑,而后看着我道:“那张大哥你呢?白天来看望你的那位美女,真的是你姐姐吗?”

 

“为什么这么问?”我笑着说。

 

方悦眨了眨眼睛,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

 

“虽然那位美女说是你姐姐,可她和你长得一点都不像,而且她对你的关心,可不像姐弟间的,反而像是……”

 

“像是什么?”我好奇的看着方悦。

 

“像是女朋友看男朋友之间的眼神。”方悦斟酌了一下用词,最后才说道。

 

“是吗……”我神情透着几分恍惚,最后摇头失笑。

 

秦思思心里应该还是把我当成她的弟弟。

 

会想和我发生关系,主要还是她寂寞太多年了。

 

与其随便找一个男人上床,亵渎她内心深处对她亡夫的那份感情。

 

还不如找我这个曾经救过她的男人,用她的话说,选择我的话,会让她心里的愧疚少一些。

 

毕竟那其中还有些许报恩的成分。“张大哥,你还没说呢,她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啊?”方悦见我在发呆,忍不住追问。

 

“我说不是你信吗?”我笑道。

 

“怎么可能呀!”方悦惊讶的大叫。

 

“你看我说了你又不信,那我干脆就承认了吧。”

 

“这还差不多……”

 

不知为何,方悦总有一种让人开心的能力,有她陪着时间都感觉过的飞快。

 

一下午时间很快就过完了,等护士给我换完药,方悦扶我去了趟厕所以后,她就先回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也是以方悦照顾我为主。

 

萧雅好像跟我怄气似的,偶尔来看我一眼,见我没事就匆匆离开,好像多停留一秒,我就会把她吃了一样。

 

我当然没那么心急,好汤还要慢火炖,萧雅这个女人,我吃定了!

 

而这几天来,我也没松懈给自己的锻炼。

 

发生秦思思这档子事以后,我决定重新开始练拳,把身体素质锻炼上去,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这样既能减轻秦思思的压力,要是今后萧雅再遇到类似的麻烦,我也不会像这次这么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