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洁的呼吸已经变得有些急促,语气中带着不耐烦。

 

“是林雪!”徐强说道,但是却没有再继续走。

徐强心里有个担心,徐平早上说过如果徐强不听话,就把今天早上跟夏洁那个的视频发给林雪。

 

这时候见到林雪的视频聊天,徐强心里顿时忐忑起来。

 

“你放我下来吧,先接视频,如果没啥要紧事,说几句就找个理由挂断,我在浴室等你!”夏洁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

 

徐强点点头,轻轻将夏洁放下,拿着手机快步返回自己的房间,同时点了接受。

 

“老公,你干嘛呢?给你发微信都不回我!”视频那头的林雪,嘟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

 

“哦,刚刚在上厕所,手机放在房间了,这不听到声音,就赶紧跑过来了!这么着急找我,是有啥事情?”徐强尽力让自己显得自然

 

林雪撇撇嘴,然后将镜头朝向其他方向:“你看看这是哪里?有没有觉得眼熟?”

 

“这……好像挺眼熟的!”视频里面的画面是一个花坛,里面花开得正好。

 

但是因为天色有些暗了,所以并不是太真切,徐强只觉得这个花坛眼熟,却想不起来是什么地方。

 

不过徐强脸上的表情却放松了不少,起码证明林雪找自己,并不是因为知道了自己和洁嫂的事情。

 

“哈哈!”林雪发出很得意的笑声,显然刚刚生气的表情只是在跟徐强撒娇,“那你再看看这里熟不熟?”

 

当手机里的画面再次变换的刹那,徐强的眼睛顿时瞪大了。

 

屏幕里,是一个小区的门卫岗亭,而且,徐强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岗亭是徐平家小区门口的岗亭。

 

并且,门口的保安,就是晚上买菜回来打招呼的那个保安。

 

这下子,徐强完全懵了,连忙问道:“小雪,你这是在哪啊?没跟我开玩笑吧!”

 

“强子,你咋到了城里还越来越笨了呢?我再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说不出,我可真生气了!”林雪再次将镜头朝向自己。

 

“我当然认识那个岗亭,就是江裕嘉园小区门口的岗亭,小雪,你不会真的就在我们小区门口吧?”

 

徐强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心里还是不敢相信。

 

从老家到临江市,可是要做十几个小时的车呢,林雪从小到大都没自己出过远门,徐强咋说也不敢相信林雪真的来临江市了。

 

“笨猪,难道事实都摆在你眼前了,你还不相信么?快点过来接驾吧,门口的保安大哥不让我进,非要让我给业主打电话,所以,我只能找你喽。”

 

“好!好!”徐强终于是反应过来,“你在门口等我,我现在就去门口接你。

 

徐强挂断了视频,坐在床上愣了几秒钟。

 

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发生这么多意外。

 

然而,林雪人家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了,也没有时间考虑太多,只能是先把林雪接过来再说了。

 

徐强来到卫生间门口,有些为难的敲了敲门。

 

“直接进来就是了,门又没锁!”里面传来夏洁的声音。

 

徐强却没有开门,说道:“洁嫂,我跟你说个事情,林雪来了,就在小区门口呢,我得去接她一下!”

 

徐强话音刚落,卫生间的门被夏洁打开。

 

夏洁只用了一条不大的毛巾遮住了身上重要位置,其余白嫩肌肤,尽数落入徐强眼中。

 

“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夏洁瞪着徐强。

 

“肯定不是,我也很惊讶,小雪提前都没告诉我!”

 

夏洁一脸怨恨:“她来了,那我咋办?”

 

“这……”徐强当然明白洁嫂的意思,但是,却没办法回答,总不能不管林雪啊,为难的说道,“洁嫂,要不过后我双倍补给你!”

 

“噗嗤……”夏洁被徐强的话逗得笑出声音,“你小子,还真是贪得无厌,行啦,赶紧去吧,别让人姑娘等着急了!”

 

说完,夏洁关上卫生间的门,说道:“你先带着林雪在小区里转转,别让她碰到我洗澡,这样不好!”

 

徐强答应了一声,换了鞋子出门,一路小跑来到了小区门口。

 

跟保安打了招呼,带着林雪进了小区。

 

“小雪,你来咋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呢?我好去车站接你啊。”徐强拉着林雪的手,问道。

 

“你那个发小大哥徐平要出差了,我当然要过来看看,我这叫临时查岗,我得看看你那个洁嫂是啥样人才行。”

 

“万一趁着她老公不在家,勾搭我老公咋办?”林雪扬起头,半开玩笑的说着。

 

徐强的心却不由得提了起来,暗道不会是徐平私下里跟林雪透露了什么吧?

 

徐强很听话的被洁嫂拉着,一声不吭。

 

徐强连给女人洗头都是第一次,更别说是洗鸳鸯/浴了。

 

心里头想着接下来的景象,徐强只觉得身上的每个毛孔都跟着躁动起来。

 

刚走到卫生间门口,那里已经抬起了老高。

 

夏洁见到徐强的反应,脸上馋的泛起一抹红润,笑着说道:“控制一下你兄弟,太冲动的话,不持久!”

 

徐强尴尬着点点头,然而看着如此主动撩拨的洁嫂,恨不得立刻就过去把洁嫂给征服了。

 

这时,徐强口袋里的手机却传来一连串的微信消息提示音。

 

徐强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丢在了卫生间门口的台子上。

 

然后将眼前面带娇红百媚生的洁嫂拦腰抱起,打开了卫生间门。

 

然而,还没等徐强的脚迈进卫生间,一旁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林雪发来的微信视频。

 

“谁啊?”夏洁的呼吸已经变得有些急促,语气中带着不耐烦。

 

“是林雪!”徐强说道,但是却没有再继续走。

 

徐强心里有个担心,徐平早上说过如果徐强不听话,就把今天早上跟夏洁那个的视频发给林雪。

 

这时候见到林雪的视频聊天,徐强心里顿时忐忑起来。

 

“你放我下来吧,先接视频,如果没啥要紧事,说几句就找个理由挂断,我在浴室等你!”夏洁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

 

徐强点点头,轻轻将夏洁放下,拿着手机快步返回自己的房间,同时点了接受。

 

“老公,你干嘛呢?给你发微信都不回我!”视频那头的林雪,嘟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

 

“哦,刚刚在上厕所,手机放在房间了,这不听到声音,就赶紧跑过来了!这么着急找我,是有啥事情?”徐强尽力让自己显得自然

 

林雪撇撇嘴,然后将镜头朝向其他方向:“你看看这是哪里?有没有觉得眼熟?”

 

“这……好像挺眼熟的!”视频里面的画面是一个花坛,里面花开得正好。

 

但是因为天色有些暗了,所以并不是太真切,徐强只觉得这个花坛眼熟,却想不起来是什么地方。

 

不过徐强脸上的表情却放松了不少,起码证明林雪找自己,并不是因为知道了自己和洁嫂的事情。

 

“哈哈!”林雪发出很得意的笑声,显然刚刚生气的表情只是在跟徐强撒娇,“那你再看看这里熟不熟?”

 

当手机里的画面再次变换的刹那,徐强的眼睛顿时瞪大了。

 

屏幕里,是一个小区的门卫岗亭,而且,徐强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岗亭是徐平家小区门口的岗亭。

 

并且,门口的保安,就是晚上买菜回来打招呼的那个保安。

 

这下子,徐强完全懵了,连忙问道:“小雪,你这是在哪啊?没跟我开玩笑吧!”

 

“强子,你咋到了城里还越来越笨了呢?我再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说不出,我可真生气了!”林雪再次将镜头朝向自己。

 

“我当然认识那个岗亭,就是江裕嘉园小区门口的岗亭,小雪,你不会真的就在我们小区门口吧?”

 

徐强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心里还是不敢相信。

 

从老家到临江市,可是要做十几个小时的车呢,林雪从小到大都没自己出过远门,徐强咋说也不敢相信林雪真的来临江市了。

 

“笨猪,难道事实都摆在你眼前了,你还不相信么?快点过来接驾吧,门口的保安大哥不让我进,非要让我给业主打电话,所以,我只能找你喽。”

 

“好!好!”徐强终于是反应过来,“你在门口等我,我现在就去门口接你。

 

徐强挂断了视频,坐在床上愣了几秒钟。

 

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发生这么多意外。

 

然而,林雪人家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了,也没有时间考虑太多,只能是先把林雪接过来再说了。

 

徐强来到卫生间门口,有些为难的敲了敲门。

 

“直接进来就是了,门又没锁!”里面传来夏洁的声音。

 

徐强却没有开门,说道:“洁嫂,我跟你说个事情,林雪来了,就在小区门口呢,我得去接她一下!”

 

徐强话音刚落,卫生间的门被夏洁打开。

 

夏洁只用了一条不大的毛巾遮住了身上重要位置,其余白嫩肌肤,尽数落入徐强眼中。

 

“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夏洁瞪着徐强。

 

“肯定不是,我也很惊讶,小雪提前都没告诉我!”

 

夏洁一脸怨恨:“她来了,那我咋办?”

 

“这……”徐强当然明白洁嫂的意思,但是,却没办法回答,总不能不管林雪啊,为难的说道,“洁嫂,要不过后我双倍补给你!”

 

“噗嗤……”夏洁被徐强的话逗得笑出声音,“你小子,还真是贪得无厌,行啦,赶紧去吧,别让人姑娘等着急了!”

 

说完,夏洁关上卫生间的门,说道:“你先带着林雪在小区里转转,别让她碰到我洗澡,这样不好!”

 

徐强答应了一声,换了鞋子出门,一路小跑来到了小区门口。

 

跟保安打了招呼,带着林雪进了小区。

 

“小雪,你来咋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呢?我好去车站接你啊。”徐强拉着林雪的手,问道。

 

“你那个发小大哥徐平要出差了,我当然要过来看看,我这叫临时查岗,我得看看你那个洁嫂是啥样人才行。”

 

“万一趁着她老公不在家,勾搭我老公咋办?”林雪扬起头,半开玩笑的说着。

 

徐强的心却不由得提了起来,暗道不会是徐平私下里跟林雪透露了什么吧?

 

徐强不明白,为什么林雪突然反应如此强烈。

 

怔怔的看着林雪,等待着林雪把话说完。

 

“不然的话……我就生气了!”林雪顿了顿,说到。

 

“行,我努力,我争取。”徐强很庄重的答应了一句,他知道,林雪之前想要说的,绝对不是仅仅生气这么简单。

 

而且,自己也确实该找个工作了,总不能永远赖在徐平家里,毕竟徐平已经发现了他和洁嫂之间的事情。

 

徐强可不相信徐平真的能容忍他继续住在家里,最多也只能维持到徐强让夏洁怀孕。

 

况且,徐强到现在都没有最后下决心,要不要去完成徐平的那个任务。

 

与其说到时候被人赶出家门,还不如有点觉悟的自行离开的好,此刻的徐强,只希望平平稳稳的渡过这个坎儿。

 

至于将来的发展如何,确是有些迷茫,但是有一点徐强清楚,一定要在城里混出个人样来才行!

 

看到徐强这次答应的很诚恳,林雪脸上再次露出满意的笑容,挽着徐强的臂弯,进了电梯。

 

当徐强带着林雪来到家门口的时候,夏洁已经换好了衣服,开始在厨房“准备晚餐”了。

 

林雪刚进入到徐平家里,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我的妈呀,原来徐平哥家里这么大,而且装修的这么豪华!”

 

听到声音,夏洁从厨房出来,满脸笑容的跟林雪打招呼:“哎呦,是林雪妹妹吧,强子可是经常提起你呢,你本人比照片上要好看很多。”

 

接着,夏洁看向徐强:“强子,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呢,做好的饭菜都快凉了!”

 

徐强一时语塞,看着夏洁,心想,不是你让我晚点再回来的么?

 

没等徐强反应过来,林雪却是很自来熟的拉住了夏洁的手,熟络的说道:

 

“哎呀,你就是徐平哥的妻子夏洁嫂子吧?去年过年的时候,跟徐平哥一起吃饭,徐平哥就说嫂子温柔漂亮,善解人意,当时我都不太相信,没想到,徐平哥还是谦虚着说的呢!”

 

林雪这一番话,可不是象征性的“商业互捧”,而是发自内心的赞誉。

 

她没想到,夏洁竟然这么漂亮温柔,而且显得非常年轻,就跟二十刚出头似的。

 

接着看了眼徐强,说道:“因为是第一次来,所以我让强子带我在小区里逛了一大圈,这才耽误了时间,要是早知道洁嫂在家等着我们吃饭,我肯定第一时间就来了。”

 

说完,用脚轻轻碰徐强一下:“徐强,你怎么不告诉我洁嫂在家等我们呢?还不赶紧把我的行礼拿到你的房间?”

 

徐强可是第一次见到林雪如此使唤自己,不禁皱了下眉头,看了一眼洁嫂,没说什么,提着行礼去了自己的房间。

 

夏洁之前听徐强说过林雪,以为林雪是个朴实内向又有些守旧的女孩。

 

但是,此刻见了,却完全不是那种感觉,但是,被林雪一通夸赞,说的心中美滋滋的,就没多想,拉着林雪,到客厅坐。

 

“我就跟强子一样叫你小雪吧。”夏洁声音温柔,“听说你来啊,我特意添了几个菜,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正好,今天你徐平哥不在家,我陪着你喝两杯红酒,给你接风。”

 

“我听说徐平哥明天才出差啊,怎么今天就不回来了?”林雪看似随口一问,心中却是转了几道弯了,心中暗道,好你个徐强,竟然还有所隐瞒!

 

“嗯,是明天才出差的,明天一大早的飞机,但是今天晚上公司还有些业务要加班处理完,为了方便,临时决定直接在公司旁边的小旅馆住了。”

 

夏洁这才明白,原来这林雪是来监督徐强的,这小丫头,可不像徐强说的那样单纯老实,八成是徐强太单纯了才对。

 

而林雪,说话的时候,自然也是不断的上下打量夏洁,她想从夏洁的言语表情中知道夏洁是不是对徐强有什么想法。

 

因为都是女人的关系,林雪自然明白徐强能够给她带来的快乐。

 

俩人貌似亲热的聊了几句,林雪并没有看出洁嫂有什么问题。

 

只是洁嫂的穿着打扮,却让林雪有些不舒服,长得这么漂亮,只穿了条有些透明的睡裙,这不摆明了勾搭人吗?

 

林雪正想着用什么方法能提醒洁嫂穿着要适度的时候,徐强便从房间出来了。

 

夏洁立刻招呼徐强和林雪吃饭,并没打算再跟林雪多聊几句。

 

林雪毕竟只是个大学生,见识有限,见到徐平家又大又漂亮,先有了几分羡慕向往。

 

又见到一桌子的美味,更是觉得城里的生活比老家好的不是一星半点,心中越发期待这样的生活。

 

然而,林雪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想要从自己那贫困的老家走出来,是不可能依靠家里父母的。

 

甚至,徐强都未必能够实现自己的这个梦想,不由得将目光又落在了夏洁身上,心眼乱转。

 

林雪觉得,徐平和夏洁,就是徐强生命中的贵人。

 

不说别的,就凭人家徐平也是从老家走出来的,如今能够过上如此的生活,那就肯定有相当厉害的门道。

 

只要徐平愿意带带徐强,以徐强这种踏实肯干,一定也能混成徐平这样。

 

到时候,自己也能像人洁嫂一样过上如此高人一等的生活了!

 

想到此处,林雪主动的给夏洁和徐强满上红酒,端杯起身,带着徐强,主动给夏洁敬酒。

 

徐强惊愕的看向林雪,问道:“小雪,你啥时候学会喝酒了?”

 

林雪眉毛一扬:“喝酒就跟喝水一样,还用学么?再说了,人家洁嫂家的这可是高档红酒,又不是辣嗓子的白酒或者像马尿味的啤酒,这红酒,可是香甜的!”

 

“可你以前跟我说过你不能喝酒的,而且红酒喝着甜,可是有后劲儿,当时喝着没事,过后可难受呢!”徐强指了指一旁的橙汁,

 

“在说女孩子少喝酒为好,你喝点饮料就行了!”

 

“那怎么能行呢?洁嫂都喝得红酒,我要是喝饮料,那多扫兴,再说了,刚跟洁嫂说好的,喝两杯红酒给我接风呢!”

 

林雪将酒杯紧紧的抓在手里,一副要跟徐强抗争到底的架势。

 

一旁的夏洁笑着说道:“强子,少喝点红酒不要紧的,都是年轻人,你总不能整天盯着人家小雪不是?咱们真是喝酒助兴,又不是拼酒,你就别拦着了。”

 

徐强并不是反对林雪喝酒。

 

只是他从来都没见过林雪喝酒,不知道林雪酒量和酒品如何。

 

担心万一林雪是那种沾酒就醉,说了啥不该说的话,让人洁嫂笑话。

 

此刻听了林雪和洁嫂的话,也只好妥协。

 

“那行,咱们说好了,你最多就喝两杯,人家洁嫂明天还上班呢,可别为了陪你耽误了休息!”徐强提醒了一句,也端起了酒杯。

 

然而,徐强和夏洁可都低估了林雪的酒量,碰了杯之后,人家林雪一口将满杯红酒干掉。

 

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就跟喝了一杯白开水一样。

 

虽然红酒度数低,味道也不刺.激,但是,徐强一口干掉这么多红酒,也要下意识的皱皱鼻子的。

 

夏洁笑着说道:“小雪妹妹,看你这喝酒的豪迈方式,该不会是强子不在身边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喝相思酒吧?”

 

“别说我没一个人喝过酒,就算喝,也是喝的开心酒。”林雪陪着笑,又给夏洁和徐强倒满酒,

 

“实不相瞒,洁嫂,刚才那杯,可是我生平第一次喝酒,不过,我爸我妈都好喝点,我八成是遗传了他们的基因,所以,从小就喜欢闻酒味。”

 

徐强当然知道林雪的父亲是远近闻名的“千杯不倒”。

 

看来,能喝酒的基因也遗传到了林雪身上。

 

既然如此,徐强心里也有了底。

 

毕竟是小别重逢,又不跟洁嫂见外,随即放松了下来。

 

夏洁跟林雪更是聊得火热。

 

正在这时,徐强的手机响了起来。

 

上面显示的是徐平的号码,徐强脸上笑容微微一僵。

 

跟洁嫂和林雪打了个招呼,说去接个朋友的电话,起身回了自己卧室。

 

按下接听之后,电话那头传来徐平不太开心的声音:“我说强子,你可有点不够意思啊!”

 

“平哥,我没明白你在说啥。”徐强被徐平上来这么一句话,弄得莫名其妙。

 

“嗨……我说你小子,还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咋地?你是不是把你房间的监控遮住了?”

 

“啊,平哥是说这个啊,是我遮上的。”徐强这才知道,徐平应该是刚刚又想着监视徐强房间的情况了,“我觉得有些不方便,我总得有点隐私吧!”

 

徐平听了这话,更是有些不乐意了:“哎我说强子,你看我跟夏洁那个的时候,可没想着给我们留点隐私吧?”

 

“怎么的,现在我看看你们那个,还跟我谈起隐私来了?你可别忘了,夏洁可是我老婆。”

 

“再说了,你因为我是想看你们那个?我是为了监督你是不是真的帮我做事了!”

 

徐强真的有些无语了,当初徐平提出要向徐强借种的时候,徐强都觉得难以置信。

 

现在,徐平竟然又说出这样的话来,竟然想亲眼看着他跟洁嫂那个,这不是心理变态吗?

 

然而,自己有把柄在徐平的手上,徐强又不敢招惹徐平,连忙解释道:

 

“平哥你千万别误会,这不是林雪今天突然过来了么?所以……所以我就把那个摄像头给遮上了!”

 

“林雪过来了?”徐平声音带着疑惑,“我之前怎么没听你说林雪今天要来临江?你可别是糊弄我!”

 

“我哪敢啊?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可以发微信问问洁嫂,现在他们姐妹俩正在餐厅喝酒聊天呢,这种事情,就算我想糊弄,也糊弄不了你不是?”

 

徐强皱了皱眉头,徐平对他的怀疑,让他觉得心里很是不舒服。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信你一次,强子,我可跟你说明白了,你务必要趁着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把事情给办好了。”

 

“我可以给你充足的时间,但是,你小子可别跟我耍什么花花肠子,等林雪离开,你就得马上行动了,好啦,先这样,我这边还有事。”

 

说完,徐平那边就传来一阵有些吵杂的声音,好像人很多,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徐强再次皱了下眉头,心中觉着,自己的这个发小大哥,怎么突然变得如此陌生了?而且,陌生的还有些可怕!

 

不由得,徐强有些开始怀疑起徐平今早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的真实性了。

 

就算徐平真的是有难言之隐,也没必要如此迫切的想要看到他徐强跟洁嫂那个吧?

 

此刻的徐强,真想变成徐平肚子里的虫子,能够知道徐平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徐强看了看地上林雪的行李箱,不禁暗自庆幸。

 

林雪突然的到来还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好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