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眠,几个小时以来她的心情都是那么的沉重,换做往常,此时她估计已经累得站不起来了。

 

  但现在她只是感觉心里有些累,可身体上却反而不怎么疲惫。

 

  “你给我按摩了一夜?”

  “要不你怎么能坚持到现在?”李阳咧嘴一笑,眼睛眨巴眨巴着,好像做了一件及其光荣的事。

 

  他满是关怀的眼神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陈子琪心里流淌着一种暖意,这么多年,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动,这也第一次有了想要拥抱一个男人的冲动。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集团暂时稳住了,不过我还需要一笔钱,你去休息吧,我去银行一趟。”

 

  看她的神色,这钱估计不是那么好找的,甚至可能找不到。

 

  李阳脸上带着笑意,问道:“你需要多少钱?”

 

  陈子琪一愣,听这意思他似乎想帮自己?

 

  她可没想过李阳会有多少钱,不过随即就恍然大悟。

 

  姜文海是国医圣手,他医治的豪门不知道有多少。他虽然没有多少资金,但只要说一句话,再多的钱也会有人给他送上门。

 

  而且只要他打个电话,那些逼债的银行肯定会给他面子。

 

  陈子琪找了一宿的关系,最后为钱的事儿她都要愁死了,可偏偏把最有关系的人给忽略了,这不是骑着驴找驴吗?

 

  不过她和李阳毕竟刚认识,张口问他要钱也说不出口,更何况还得通过他问姜文海借钱,她就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陈子琪动了动嘴唇刚要说话,周子豪这时候过来了,他身后跟着铁手,“小阳,弟妹,我就知道你们一夜没睡。”

 

  “公司里出了点事儿,一直在忙。豪哥,嫂子的情况怎么样了?”陈子琪含笑着打招呼。

 

  “你嫂子一点左右的时候醒了,喝了好几碗鸡汤,之后杜院长给她做了全身检查,不但之前的伤好了,多年的隐疾也好了,浑身一点毛病没有,杜院长都说这是医学史上的奇迹!”

 

  周子豪无比感激的对李阳说道:“小阳,我对你是真的服了。”

 

  “嫂子没事儿就行,豪哥,你这么早过来有事儿吗?”李阳好奇的问道,他扫了一眼铁手拎着的皮箱,不用说也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他清楚周子豪一定是来感谢自己的。

 

  周子豪笑道:“弟妹家的公司遇到了困难,我昨天晚上没干别的,把能找来的现金都找来了,剩下的钱则让人都转到了卡上,弟妹,卡和钱你拿去用。”

 

  周子豪大手一挥,铁手把皮箱和银行卡恭敬的放在了陈子琪的面前。

 

  “豪哥,这怎么行?陈氏集团是出了点事儿,但我自己能解决,你的钱我不能要!”

 

  陈子琪很诧异,她没想到周子豪这么慷慨,但她也知道,周子豪这么做是为了结交李阳。

 

  她如果拿了钱那李阳就会欠下周子豪一个大大的人情。可毕竟她、李阳和周子豪并没有熟悉到那种程度。

 

  “弟妹,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你连夜低价出售陈氏集团的楼盘,还卖了那么多公司,说明陈氏集团已经到了生死边缘,我也把话说明白,这钱不是给你的,而是我给小阳的酬劳,至于小阳给不给你,你用不用他的钱,是你们的事儿。”

 

  周子豪话里说都明白,不管陈子琪那不要,他是不会把钱拿走的。

 

  李阳治好了他媳妇的病,他给李阳酬劳是理所应当。

 

  如果没有这档子事,他再给李阳送钱,那就是纯粹的交易,少了一些人情味儿,两人以后的交际也许不会少,但关系不一定真的会那么铁。

 

  但此时他给陈子琪雪中送炭,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患难见真情,陈子琪看得出来,周子豪是真心想和李阳较好。别看他是在灰色地带谋生意的人,往往越是这种人越讲义气,越重感情。

 

  陈子琪不想用周子豪的钱也是不想和他有过多的交集,但现在她被周子豪的豪请义气所打动了。

 

  “豪哥,这钱是我问你借的,最多一个月,我会双倍还给你!”

 

  陈子琪做事雷厉风行,关键时刻更加果断,有人送钱不要白不要。

 

  之前她就打算借高利贷的,索性就把这当做高利贷了!

 

  “弟妹,我刚刚说了,这是我给小阳的酬劳,不是借给你的!”周子豪摆手道。

 

  “豪哥,李阳之前也说了,他给嫂子治病是为了问你打听一些事,你之后把事情告诉他你们就两不相欠,你并不欠他,他也不会要你的酬劳!”

 

  陈子琪拿起茶几上的笔刷刷刷写了一张欠条递给周子豪。

 

  她的态度无比坚定:“豪哥,钱是我借的,欠条你拿着,否则这钱你就拿回去,我去问别人拿高利贷,同样给对方双倍!”

 

  周子豪愣怔了一下,随即对陈子琪竖起大拇指:“弟妹,你真是女中豪杰,我平生没有服过几个人,小阳是一个,现在你是一个。

 

  一个月还双倍,先别说他拿来了多少钱,单单是利息就是百分之百!

 

  陈子琪这么做是为了不欠他人情,反而变成了交易。而这样一来,完全把李阳撇开了,真是精明绝伦。

 

  周子豪是由衷的赞佩,他断定,将来金陵商界顶级女强人,必将有陈子琪一个席位。

 

  他是做事痛快的人,毫不犹豫的拿过了欠条。

 

  随后看着李阳,带着一种羡慕的笑意:“小阳,我也就是早生了几年,要不然像弟妹这种出类拔萃的女人,我非和你争一争不可!”

 

  别看陈子琪做事的时候是霸道女强人,但此时她却露出了小女儿的娇羞。

 

  “豪哥,不是我看不起你,就算你比我年轻,你也争不过我。”李阳脸上带着灿然的笑意,自信阳光,透着一种骨子里的霸气。

 

  “你小子,还真是不谦虚,可惜我是没机会和你争了。”

 

  周子豪笑着打趣了一句,然后说道:“弟妹,想必你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我就不打扰你了。因为是晚上的原因,我只筹到了这些钱,不过我已经和银行打好了招呼,你之后还需要多少随时给我打电话,我随时到银行给你转账!”

 

  “好!”陈子琪点头道。

 

  走出去后,周子豪对铁手吩咐道:“让人去各个银行等着!”

 

  陈子琪狐疑看着李阳:“是你给周子豪打的电话?”

 

  李阳摇了摇头,嘴角一副神秘的表情:“我帮你需要问别人要钱吗?不过一事不劳二主,既然我们已经收了他的钱,不够的话就还问他要。”

 

  “以前常听人说周子豪多么霸道,多么狠辣,却没想到他也是一个讲义气的人,不过你放心,今天的人情我来还!”

 

  陈子琪很感慨,曾经和陈氏集团交好的人有很多,陈兴和真正帮助过的人也不少,但此时慷慨相助的却是和她八竿子打不着的周子豪,真是世事无常。

 

  “周子豪为人仗义,是个值得交的朋友,拿了他的钱你不要有什么负担,大不了我给他的家人朋友调理一下身体,人情也就还了。”

 

  李阳笑着说道,他也是打心里想和周子豪交朋友。

 

  他看了一眼皮箱:“先看看钱够不够?”

 

  陈子琪确认过钱的总数以后,不由的一阵惊奇:“这周子豪果然是个人物!”

 

  “啥意思?”李阳挠了挠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周子豪送来的钱正好是我需要的数,帮人的时候帮少了不如不帮,帮的热情过度也会让人不舒服,而周子豪却恰到好处。做事做的刚刚好却是最难的,难怪他能拥有今天的地位!”

 

  陈子琪对周子豪油然而生一种佩服。

 

  周子豪来之前是已经了解了陈氏集团的情况,更算好她需要的钱,所以不多也不少。

 

  周子豪这样的人如果是敌人,那就太可怕了。

 

  “既然钱有了,你忙你的事吧,我去给你爷爷和你母亲检查一下身体。”

 

  李阳笑呵呵的说道,周子豪是不是人物不是他结交的理由,他看中的是对方的性格。

 

  陈子琪来到车市集团总部的总裁会议室,陈氏集团的高层都聚集在这里。

 

  相对于之前来说,少了不少人,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布满了愁云,看到陈子琪后,纷纷站了起来。

 

  “子琪,你来了!”一个性感高挑四十来岁的女人说话的时候和陈子琪很亲切。

 

  “红姨,还有各位,你们都坐,我们坐下说。”陈子琪点头道,带着一种能掌控大局的自信。

 

  “子琪,现在我们公司百分之六十的楼盘都抵押给了银行,陈氏集团名下的多个公司都停产停业,集团现在缩水四分之三,虽然我们及时回笼了一些资金,但面对各方的打击,那点钱只是杯水车薪。”

 

  “我们做了我们能做的所有事,虽然暂时稳住了集团的但我们根本抗不过下一轮的打击。子琪,宣布集团破产的话,至少陈家能留下回笼的资金,这也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

 

  不管是集团的副总经理,还是总会计,亦或者是销售部总经理,所有的高层都在阐述一个观点,陈氏集团要玩完了。

 

  “你们都是这个意思?”陈子琪扫了一眼众人道。

 

  “子琪,江家是蓄谋已久的,面对他们的打压我们毫无还手之力,我们确实尽力了。”刘红是对陈氏集团最衷心的人之一,此时她垂头丧气的说道。

 

  “我是不会让陈氏集团破产的,哪怕让陈氏集团缩水十分之一!接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赢了我们会东山再起,输了我们会一无所有。”

 

  陈子琪看了看每一个人,目光严肃的说道:“想留下帮我的我绝对不会让您们失望。当然,我也给你们每个人准备一份红包,想走的我也不会强留!”

 

  说完,她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沓包好的红包,每个红包里都有一张银行卡。

 

  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沉默了一段时间后,有人率先站了起来。

 

  “陈总,不是我们不帮你,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赌不起,不好意思!”

 

  “陈总,我妈得了重病,她现在很需要钱,我只能对不起你了!”

 

  离开的人都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拿了红包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子琪默默的看着,人往高处走是对的。

 

  这些人想要她宣布集团破产固然她能留下一笔钱,但他们也能分到不菲的股份,说白了他们还是在为自己考虑。

 

  若果他们不是占有股份,早就和公司的一些人一样辞职了。

 

  陈子琪来之前就有了心里准备,但看到公司的高层走了十之八九,心里还是不免有些伤感。

 

  好在还有一小半儿没走,陈子琪瞬间收拾好了心情:“你们难道不走吗?”

 

  留下来的人语气坚定的说道:“陈总,没有董事长的栽培我不会有今天,我和公司共存亡!”

 

  “子琪,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和你爸一起打拼,陈氏集团是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我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陈氏集团被搞垮的!”

 

  “大不了从头再来,再不济也不会比之前创业的时候难!”刘红也是不服输的女强人。

 

  “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真的不走?”陈子琪无比严肃的问道。

 

  “陈总,我已经把家里的房子和车都卖了,这是卖来的钱!”

 

  “子琪,这是我一辈子的继续,虽然只是杯水车薪,但多少能管点用!”

 

  留下来的人不但没拿红包,反而在来之前筹到了一些钱。

 

  陈子琪此时心里有了一种感动:“我说了,只要你们愿意留下,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们,把你们的钱都收起来吧!”

 

  陈子琪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了桌子上,她脸上浮现出自信的微笑:“这是我筹到的钱,足够我们度过危机了。”

 

  要是她之前把钱拿出来,那些人或许会留下来,可如果有一天陈氏集团再次发生危机,他们同样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这样的人不是她需要的。

 

  她这样做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之前那些人都是他父亲招揽的,不管那他们对集团忠不忠,都是她父亲的人。

 

  而既然现在她主事了,首先要做就是培养自己的人,这次是最好的机会。

 

  刘红等人脸上震惊的看着陈子琪,他们都是商场上的精英,算计的比猴儿还精,立刻就想到了陈子琪的用意,不由的在心里赞叹陈子琪的手段。

 

  “我就知道你这个小妮子有自己的办法,说吧,想让我们怎么办!”陈红脸上带着笑意,眼睛里带着对陈子琪的欣赏。

 

  “虽然这些钱够我们度过危机,但为了保险起见,继续抛售楼盘,只要能保住陈氏集团的支柱产业就行!”陈子琪冷静而果断的说道。

 

  “可这样一来,陈氏集团会缩水十之六七,偌大的公司回变成一个普通的三流公司,子琪,你想好了吗?”刘红没有担忧,而是在确定陈子琪的决心。

 

  “有你们在,我相信我们会很快将陈氏集团变成更大的公司!”陈子琪语气坚定,她脸上充斥着自信、霸气和男人都没有的魄力。

 

  “说的对,最艰难的日子我们都挺过来了,现在强了不知道几百倍!”

 

  刘红等人受到了刺激,在他们心里埋藏了很久的激情再次被点燃,他们不由的想到当年创业的情景,再拼一把又何妨?

 

  而就在这时候,在场的人的手机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你说什么?”

 

  “不用我们马上还钱了?行,谢谢您,您放心,我们陈总一定会好好感谢您的!”

 

  “你们打错电话了?这样啊,我说呢,以陈氏集团和贵行的关系,你们怎么会逼债呢,没事没事儿!”

 

  众人的脸上纷纷露出一副奇异的神色,都用怪异的眼神盯着陈子琪。

 

  “有几家银行说不用我们马上还钱了,还按之前每月给他们利息就行,这样一来,我们能留下不少的楼盘,陈氏集团至少能保住四分之一。子琪,你这是找了哪路神仙?”

 

  陈子琪心里有些吃惊,她想了一下,金陵的大拿她只认识两个,姜文海和周子豪,前者她没来得及联系,肯定是周子豪给银行方面打了招呼。

 

  这样一来,自己欠了周子豪不止一个人情。

 

  “我找了不少人,具体是谁帮了我们我也说不清楚。”

 

  陈子琪没有说,毕竟周子豪的身份特殊,她不想引起别人的误会。

 

  “我们只要用子琪带来的钱周转,几天内陈氏集团就能正常运转,各位,行动吧。”

 

  “陈总,等我们的好消息吧!”刘红雷厉风行,站起来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每个人都和陈子琪打了一声招呼,风风火火的去忙了。

 

  “耶!”等所有人都离开办公室后,陈子琪紧紧握着拳头,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她就像旗开得胜的女将军,激动欢喜充斥着她漂亮的眸子。

 

  这一仗打得太辛苦,欢喜过后她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很想闭上眼睛睡一觉。

 

  “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去告诉那个家伙!”

 

  别看陈子琪在人前是霸道女总裁,说到底她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儿。

 

  她在路上买了很多补身体的东西,开车回到了中医院。

 

  “爷爷,您醒了……”她一进病房就看到陈永山坐在床上,顿时十分激动。

 

  “不要打扰小阳治病!”陈永山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十分严肃的说道。

 

  陈子琪这时候才发现,李阳在一丝不苟的给她母亲针灸,母亲的头上身上被骨针扎满了。

 

  李阳神色严肃,每施一针都十分仔细,就像事无巨细的雕刻师在雕刻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一般。

 

  陈子琪知道李阳在给母亲治病,她把东西轻轻的放下,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观看。

 

  李阳的额头上浸满了汗珠,但他丝毫没有注意到。

 

  过了大约十分钟后,他才给方慧敏施针完,这时他的脸白了许多,显然是累的。

 

  “坐下来歇会儿。”陈子琪看的出来,自己走后李阳先给爷爷治了病,然后又给母亲治病,她又感动又心疼,搀扶着李阳坐下。

 

  “小阳,累着了吧,子琪给你买了好吃的,你先吃点。”陈永山关怀的说道。

 

  “陈爷爷,我还真饿了,我们一块吃吧。”李阳尊敬的说道。

 

  陈子琪也一直没吃东西,索性三个人一起吃了起来。

 

  “江城身为金陵市的高官,祝华身为高官夫人,他们居然作出雇凶杀人下毒害人的卑鄙行径,简直畜生不如!”陈永山从陈子琪和李阳那里知道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后,他对江家人深恶痛绝。

 

  “爷爷,您别动怒,好在李阳帮了我们,他也惩罚了祝华,您就别想那么多了。”陈子琪劝导着,大病初愈的人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你说的对,小阳是我们陈家的恩人,我们要永远记住他的好,要好好的报答他。”陈永山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知道的爷爷!”陈子琪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