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没撒谎。

 

赵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对我有什么企图,我发誓绝对会打断你那玩意,让你做太监。”

扔下一句狠话,赵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车,李二蛋则又死皮赖脸的坐上了后座。

 

对于李二蛋这样的无赖,赵婷婷也是有点无语了。

 

无奈老爹让她送李二蛋回家,赵婷婷也只好忍着气,继续驮着李二蛋往回骑。

 

“婷婷,跟你商量个事呗,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时候,别一口一个臭流氓的行不?让村里人听见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给睡了呢。”

 

“呸!李二蛋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就凭你还想睡我??做梦吧!说出去村里都没人信。”

 

赵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说道。

 

这时,赵婷婷蹬着自行车一拐弯,进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个穷村子,也没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机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垫,平时步行还好,要是骑着自行车,好人都能颠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个臭流氓,看我一会儿怎么把你颠成软脚鸡。让你那玩意以后都硬不起来。看你还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着,赵婷婷故意专挑坑洼不平的路骑。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这骑的什么路啊……”

 

赵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没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惨了,坐在铁架上,屁股都快颠成八瓣了。裤裆里的鸟蛋都差点被颠的散了黄。

 

这下可把前面的赵婷婷乐坏了,她憋着笑,心里总算舒坦了一点。

 

“我说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骑吗?这么颠,你自己不难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颠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来的声音,赵婷婷实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声音像银铃般清脆。

 

“该,活该,就该把你这小色鬼那点坏水全给你颠出来。让你整天想着占我便宜。哼!”

 

赵婷婷刚说完,突然惊呼了一声。

 

自行车的前轮一下压在了一块大石头上。赵婷婷差点没扶好车把。连自行车都差点颠飞起来。

 

车后座上的李二蛋实在找不到东西抓,只能一下子紧紧的搂住了前面赵婷婷的小蛮腰。否则他就飞出去了。

 

“好软!”

 

搂着赵婷婷的小腰,李二蛋心里惊叹。

 

此刻的赵婷婷本来想腾出手来削李二蛋,可是这路面实在是太颠了,一个手扶车把根本扶不住,她只好两只手用力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但这也助长了李二蛋的咸猪手。抱着赵婷婷更紧了。然后还把脸也贴在了赵婷婷的后背上。那滑滑的触感让他一阵陶醉。

 

“婷婷,你这身上可真香!”

 

“李二蛋,把你的臭手拿开!”

 

赵婷婷一边喊着一边目视前方。生怕一分神就容易连人带车摔倒。

 

“婷婷,我不能松开啊,我一松开就得被颠到车轱辘下面去了。”

 

李二蛋的手,还偷偷的在赵婷婷腰间抓了几下。不过被颠簸掩盖住了,赵婷婷也没注意。

 

“这小腰手感又滑又软啊!”

 

李二蛋心里暗暗叹道。

 

本来赵婷婷被李二蛋抱住,心里很抗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李二蛋的脸贴在她后背上的时候,她的腰间渐渐地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让她仿佛触电了似的。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似乎内裤上已经有些温热。

 

“真讨厌,我怎么会对李二蛋这臭小子有感觉的?好在这小子不知道,否则真是羞死人啦。”

 

赵婷婷的心里纠结的想着。

 

其实赵婷婷在城里读大学三年,因为长相漂亮,追她的男生很多,但是怕影响学习,所以她全都一一拒绝了。

 

毕竟她也是个大姑娘了,也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情欲。所以偶尔也会忍不住浏览一些禁制的小网站,以满足那种空虚的心灵。

 

谁知越看那种小片子,赵婷婷身体里的欲望反而越积越高。无处发泄这种欲望,所以这么久一直在身体里面积压着。

 

今天被李二蛋男人的手臂这么一抱。顿时有要爆发的趋势,所以白色的内裤上面也有些泛滥。

 

就在这时,颠簸的路面终于过去了,自行车已经进了村子。

 

路面顺畅了之后,还没等赵婷婷说话,李二蛋就自觉的松开了她的腰。倒是让赵婷婷多少有些意外。

 

“婷婷,刚才不好意思啊,实在是车子太颠了,一时情急才抱你的。你别介意啊。”

 

李二蛋突然态度转变,赵婷婷也有些纳闷。

 

“李二蛋,这话可不像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啊。”

 

“婷婷,你看咱们俩抱也抱了,嘴也亲过了!要不你就答应跟我处对象呗。”

 

“李二蛋,你还好意思提那件事?占我便宜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婷婷,毕竟咱俩都有了亲密接触了,你看你还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赵婷婷此刻也是有点无语,从来没见过李二蛋这么不要脸的。

 

她也是想为难一下李二蛋,让他知难而退。

 

于是说道:“行,那我就给你个机会。我爹当村长这么多年,一直想给咱们村修一条公路,连到山外面去,然后把小学重新盖个新教学楼。只要你做到这两件事,我就考虑跟你处对象,咋样?”

 

“行啊,就这么简单?你等着。我一定把这两件事办了。到时候你可不许反悔。”

 

李二蛋嘴上虽然说的轻松,但是心里也知道如果以他现在这样领救济款过活,恐怕这一辈子都别想娶到赵婷婷了。

 

听李二蛋的语气,赵婷婷一阵无语。

 

算了,她也懒得跟李二蛋较劲。

 

先不说盖教学楼的事,就是修条公路,就得花个几十万。这么多钱,李二蛋砸锅卖铁也拿不出来,所以理论上,她永远也不可能嫁给李二蛋。

 

自行车很快就拐到了李二蛋家门前的村路上。

 

远远的看去,似乎有个人正站在李二蛋家的门口,手里还拎着个水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赵婷婷和李二蛋两人快到门口的时候,才看清原来是牛美丽。

 

一见是她,赵婷婷不由的微微皱了一下眉。

 

因为赵婷婷的老爹赵前进是村长,而牛美丽的男人魏大国是候补村长,所以两家向来是面和心不合,走动也很少。

 

看到牛美丽,不由的猜测起她怎么会跑到李二蛋家门口来。

 

早就听村里人说这牛美丽经常和野男人在苞米地里打滚,这次难不成是看上李二蛋了?

 

“牛婶,你咋在这呢?”

 

李二蛋从自行车后座下来问道。

 

牛美丽赶紧笑盈盈的走过来,那大屁股一晃一晃的。

 

看到李二蛋是坐着赵婷婷的自行车回来,牛美丽眼神里不由的闪过了一丝诧异和警觉。

 

“赵婷婷这死丫头没想到也挺闷骚的,居然抢在自己前面勾搭上了李二蛋,八层也是看上李二蛋腰间那根大家伙事了吧?哼,跟我抢男人,你丫头还嫩点,虽然你比我年轻漂亮,但是比起滚被窝那方面的技术,你赵婷婷可比我差远了。”

 

心里如此想着,牛美丽脸上不动声色。

 

“二蛋,婶子今天也闲着没事,这不寻思过来帮你打扫下屋子。你这家里也没个女人照顾,怎么能行呢。”

 

“牛婶,麻烦你这怎么好意思呢!”

 

李二蛋客气着,心里想:这牛美丽不请自来,肯定没安什么好心。难道今天就想在我家跟我滚一次?如果真要是那样的话,自己是上她还是不上?

 

“二蛋,你小子这人缘还不错啊,牛婶家住的那么远,还特意跑过来帮你打扫屋子,你的面子可真不小。”

 

这时一旁的赵婷婷把自行车停好后开口说道。

 

李二蛋听这话风似乎有点不对,看到牛美丽来自己家,赵婷婷不是吃自己醋了吧?想到这,李二蛋的心里还有点小窃喜呢。

 

“呵呵,牛婶也是关心我嘛!”

 

赵婷婷心想:也不知道你真傻还是假傻,还关心你,这骚女人明摆着是想吃了你这个嫩毛鸡。

 

一个自己男人那块不行的大骚包,突然来献殷勤,图什么?还不是想跟你那个?

 

心里想着,赵婷婷没说什么。反正这事和她也没关系。只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李二蛋身边突然有女人围绕,她心里也有点别扭。

 

“婷婷,你还说我大老远来,你不也是骑着自行车驮二蛋回来的吗!你该不会是和二蛋处对象了吧?”

 

牛美丽听到赵婷婷的话似乎有点冷嘲热讽的意思,心里有点不爽。但当着李二蛋的面,她也不好发作。

 

“牛婶你想多了,没有的事。要不你们聊着,我就回去了。”

 

牛美丽在这,赵婷婷也实在没什么话聊,便骑上自行车走了。

 

“二蛋,你快把院门打开,我这拎着水桶怪沉的!”

 

李二蛋纠结了一下,牛美丽这骚娘们儿大老远跑来一定必有所图。

 

也无所谓,反正这大白天的,她就算再饥渴难耐,还能吃了自己咋的?这娘们要帮自己打扫屋子,就让她扫好了。

 

一念至此,李二蛋便打开了院门,牛美丽拎着水桶也跟着进了院里。

 

她先将这院子里的脏衣服都泡在了水桶里。又用抹布沾了水,像模像样的帮李二蛋擦着窗户。

 

“二蛋,早饭还没吃呢吧?”

 

“还没呢,早上帮乡亲们浇麦田,所以回来晚了。”

 

一听这话,牛美丽的眼珠顿时转了转。

 

“二蛋,一会儿婶子擦完玻璃就给你做饭去。你这身上也都是汗,快把衣服脱了到井边洗洗,凉快凉快。”

 

李二蛋在麦地里忙活了半天,确实出了不少汗,便打了盆清水在院子里。脱了衣服准备擦洗一下身子。

 

农村人本来也没那么多讲究,男人在地里光着膀子干活是司空见惯的事,所以李二蛋在牛美丽面前光膀子也没觉得有什么。

 

但他并不知道,其实这是牛美丽的借口,她就是想趁机偷看几眼李二蛋的身子,过过眼瘾。

 

看着李二蛋赤裸的上身, 牛美丽眼睛里顿时就冒出了火热贪婪的光芒。

 

臭小子身体长的还挺结实的嘛,估计在炕上办起那事来,肯定也是生龙活虎的,能要女人的命。

 

她想起李二蛋腰间那比黄瓜还长的大货子,牛美丽顿时就有些按耐不住了。开始撩骚起来。

 

她故意撅着圆鼓鼓的后面,在李二蛋的眼前晃来晃去的。晃的李二蛋直眼晕。

 

牛美丽的身材绝对是属于丰满性感的那一种。这样的身材,对于李二蛋这样的黄毛小子来说,杀伤力最大。

 

尤其是牛美丽那风骚的样子,有意无意的将自己的弯着腰后面对着李二蛋。那屁股把裤子都撑的鼓鼓的,两瓣滚圆让人不自觉的想入非非。

 

李二蛋本来不想看她,此刻也不由自主的被牛美丽吸引了过去。

 

昨天晚上在林小月家里憋了整整一宿,李二蛋憋的眼睛都红了,现在看见牛美丽那撅着的身后,他恨不得立刻拉着牛美丽进屋在炕上发泄一次。

 

意念一动,下面那玩意瞬间就挺立起来了。昨天晚上没放出去的子弹瞬间加倍上膛。

 

裤子上顶起来长长的一个大包,李二蛋尴尬的赶紧蹲下,看牛美丽还在擦窗户,他才放心的用衣服盖在身下。

 

但刚才的一幕,早已被牛美丽偷偷从窗玻璃的反射上看到了,不由的心里暗笑。

 

“到底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和那些不中用的臭男人就是不一样,老娘只是撅撅屁股,这小子就起了反应,说不定今天的好事能成。”

 

想着,牛美丽就开始整事了。

 

“二蛋,你说这天咋这么热呢,干点活就出汗,连衣服都湿透了。”

 

“是啊,牛婶,要不你先歇一会儿喝口水吧。”

 

“不用,二蛋,婶子现在手脏,要不你来帮婶子把衣服的扣子解开吧!脱了外衣就凉快了。”

 

牛美丽故意抖了抖手上的泡沫,意味深长的看着李二蛋。

 

李二蛋此刻裤裆里的玩意还涨的难受呢,只要他一站起来,就什么都露馅了。

 

可是牛美丽让他帮忙脱衣服,他也不能总蹲在地上啊。这可咋办。

 

李二蛋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林小月咬他胳膊的那一口,瞬间就让那东西软了。他赶紧照方抓药,偷偷的在自己的大腿里子上使劲掐了一下。

 

“牛婶,让我一个大小伙子帮你脱衣服,有点不太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婶子现在不是不方便嘛!反正这院子里也没有别人,你怕啥?等衣服晒干了婶子再穿上不就行了。”

 

脱牛美丽这样的女人衣服,李二蛋当然一百个愿意。

 

但他是担心昨晚被林小月诱惑的够呛,现在万一受不了,把牛美丽按在地上给上了可咋整。

 

看牛美丽那骚样,李二蛋要是想上她,她马上就得自己乖乖把身子给李二蛋。

 

没摸清楚牛美丽的目的之前,李二蛋还是想先忍忍。看看牛美丽到底想干啥。

 

如果单纯就是想做那个事,李二蛋可以满足她。

 

“二蛋,你小子想什么呢,你想让婶子热死啊?让你帮我解个扣子咋还扭扭捏捏的?”

 

说着,她凑到了李二蛋的跟前,然后双臂一抬,把那两个硕大的白皙故意的往前挺了挺。李二蛋几乎都能闻到牛美丽身上的内衣味道。

 

事到如今,李二蛋也只有同意了。

 

牛美丽心里窃喜,这十里八村的臭男人,哪个见了她那傲人的胸脯,不是色眯眯的想啃几口?我就不信李二蛋这黄毛鸡能受得了。

 

李二蛋伸出手,有些激动的解开了牛美丽衣领处的扣子。

 

但是越往下李二蛋的手就越慢,牛美丽的丰腴身子也把衣服撑的越鼓

 

李二蛋的手就难免的会刮刮蹭蹭到牛美丽的身子。

 

牛美丽虽然是三十出头的年纪,但是皮肤保养的很好,滑滑的触感让李二蛋心里一阵躁动。牛美丽却妩媚的笑着。

 

很快,就到了牛美丽胸前那颗最关键的扣子了。

 

这颗扣子就像个大闸门,死死的关着里面的两颗饱满硕大的肉镆镆,将衣服都撑的胀鼓鼓的,随时都有崩开的风险。

 

“好家伙,这牛美丽的挺翘比林小月的还要大上两圈。这胸简直都可以洗脸用了。这要是能捏在手心里把玩把玩,那手感,肯定老过瘾了。”

 

“二蛋,你快点解啊,婶子的手都举酸了”

 

见李二蛋迟疑了一下,牛美丽连忙发浪的扭着屁股催促道。

 

当那颗扣子一解开的瞬间。顿时,里面露出了一个紫色蕾丝边的特大号奶罩,罩子里,两个胀鼓鼓的白皙,不住的上下晃动着,又弹又软。

 

李二蛋的眼睛顿时就直了。可能是心跳太快的原因,他的手一抖,刚好碰到了牛美丽那两个大肉镆镆。颤巍巍的,就像是装满了牛奶的气球。

 

那柔软的感觉,让李二蛋瞬间哆嗦了一下。

 

“好软!”

 

李二蛋不自觉咽了口吐沫,下边瞬间又有了反应。

 

被李二蛋的手这么一碰,牛美丽顿时风骚的娇哼了一声。

 

然后骚浪的白了李二蛋一眼,嗲嗲的道:“二蛋你个坏小子,手往哪摸呢?是不是故意占婶子的便宜?”

 

“牛婶,没有,我哪敢占你便宜啊!刚才是手滑了。”

 

“小样儿,还不好意思了,你心里咋想的婶子还不清楚啊?肯定是看牛婶这块大,所以想摸了是吗?我要是不说你,你一会儿是不是还想爬到牛婶身上占更大的便宜啊?”

 

“臭小子,不过牛婶今天心情好,要不就便宜你一下,咱俩进屋去,你把窗帘拉上,婶子就让你小子摸摸肉馍,过过瘾。不过这事你可不许跟别人说。”

 

李二蛋诧异的看了牛美丽一眼。心里暗道:这女人还真是一点也不装假,直接开始明着骚啦!这是赤裸裸的勾引啊!

 

看那骚样,估计这会儿内裤上都开始画地图了吧?

 

正好现在也没人来,要真是把这骚婆子拉到屋里骑一次,也没人会知道。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正好昨晚上憋的够呛,不弄白不弄。

 

心里想着,就准备拉着牛美丽进屋去。

 

“二蛋,在家没?”

 

这时门外又传来了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

 

两人顿时一愣。牛美丽也顾不得那么多,赶紧飞快的把自己的衣服扣子都重新扣好了。心里却咒骂:是谁这么不开眼,跑来坏老娘的好事。真扫兴。

 

李二蛋已经听出了来的人正是林小月。赶紧整理了下心情。

 

“是小月嫂子啊,你咋来了?。”

 

“二蛋,我是过来给你送早饭来了。你啊,平时总是糊弄一口,那样对身体不好。”

 

林小月说着话,提着手里的篮子就往院里走。

 

一看林小月突然来了,牛美丽的心里顿时没好气的咒骂起来。

 

林小月这骚娘们儿,自个男人辛辛苦苦在城里打工挣钱,这才走了没两天,她就开始勾搭上李二蛋了。还发浪的送早饭来了。真是臭不要脸。

 

因为林小月坏了她的好事,所以牛美丽心里有气。

 

但是脸上僵了几秒钟,又马上喜笑颜开的迎上来。

 

“呦!是小月妹子啊?你咋还给二蛋送早饭来了?”

 

牛美丽一开口,林小月才看见院子里还有个人。居然是牛美丽,林小月不由的稍微愣了一下,她怎么来了?

 

看着牛美丽手里拿着抹布,好像是给李二蛋家打扫屋子呢,林小月的心里顿时就有点醋溜溜的酸。

 

但是见牛美丽笑呵呵的过来,毕竟乡里乡亲的,面子上还得过得去,于是林小月也笑着说道:“牛姐,你带这么多家什,帮二蛋打扫屋子啊?你家大国哥作为候补村长,心里还真是惦记村里人啊。”

 

林小月话里的意思,是牛美丽为了给她家魏大国拉村民投票才会这么殷勤的。

 

牛美丽当然听出来了,笑道:“都是乡里乡亲的,二蛋爹娘没的早,这臭小子身边又没个女人照料,咱们也得互相帮忙不是。”

 

“是啊!”

 

看着二人像没事人似的聊着天,李二蛋总算有点放心下来,刚才他看见林小月那吃醋的表情,像要冲过去跟牛美丽打架似的。

 

不过旋即李二蛋这心里还有点美滋滋的,林小月居然会为他跟别的女人吃醋。说明林小月心里也有他。

 

“二蛋,你饿了吧,嫂子给你做了几个小菜,你尝尝喜不喜欢。”

 

林小月说着掀起篮子上的布,一缕菜香飘了出来。

 

“哇!好香啊!谢谢小月嫂子。”

 

李二蛋此刻也确实饿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饭碗大口吃了起来。

 

身边要有个像林小月这样细心的女人照顾倒也不错。

 

一旁的牛美丽,看着两人离的那么近,而且说话的时候眉来眼去的心里就觉得别扭,索性提着水桶和抹布去擦玻璃,眼不见为净。

 

这时林小月神秘兮兮的从兜里掏出两个煮鸡蛋,塞到了李二蛋的裤兜里。

 

“这是今个家里母鸡下的,刚煮好还热着呢,待会儿饿了拿出来吃。”

 

今天李二蛋帮着林小月把家务都做了,还帮她浇了庄稼,林小月也是很感动,刚好母鸡下了蛋,她就想着煮熟给李二蛋吃。

 

“嫂子,你这……”

 

李二蛋早上喂鸡的时候知道,林小月家里就三只母鸡,肯定是下的蛋她自己都没舍得吃。李二蛋的心里也挺感动。

 

“别说了,快收起来。一会儿嫂子陪你一起打扫屋子。”

 

“好。”

 

林小月站起身,拿起个盆就去井边打水,由于屁股上的伤口还没长好,走起路来依然隐隐作痛,动作一扭一扭的。刚好被牛美丽看到了。

 

“小月这婆娘是咋地了?走道屁股还一扭一扭的,难道是在故意勾引李二蛋呢?”

 

转念又一想,她男人赵大柱昨个早上刚走,总共在家就呆了两天。这家伙可都半年多没回来了,这两天晚上肯定是没少跟林小月洞房。那虎背熊腰的家伙炕上肯定挺猛的,都把林小月都给整这样了。

 

心里想着,牛美丽“噗嗤”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