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根本不值得你搭上性命救我!”我嫂子的眼泪一滴滴的掉在我的脸上,将我的心一点点的融化。

 

“其次上次我是骗你的,我并不是完全对你没有感觉,只是这辈子我们注定是不可能的。”嫂子的话,让我激动不已,原来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单相思。

 

看着嫂子这么伤心,她大概是觉得我死了,所以才大胆的将心中的感情倾诉出来,我用小拇指的头,悄悄的碰了她一下。

 

嫂子看到我动弹的手指,激动不已,她往我人中试探了一下,学着电视剧中,将手放在我肚子上按压了几下,刚才我体内的水,早就吐出来,被她按住的几下,我差点痛苦叫了出来。

 

接下来,嫂子竟然将她的唇一点点的贴在我的唇上,摁住我的下巴,对着我嘴巴里面吹起,闻着那馨香的味道,我双手抱住她,加重了这个吻。

 

嫂子却一把将我给推开,“好你个黄飞,你是不是故意装死的,就是为了骗我亲你,你什么时候学的这样坏了!”

 

“我要是不装死,怎么能听见你的真情告白呢!”

 

“既然你没事,就赶紧回去把,这大晚上的冷死人了!”嫂子故意转移话题,低着头一路疾走,我跟在嫂子的后面,还在回味那个甜蜜的吻。

 

等我们两个走回去,已经是凌晨的时间了,我回到自己房间,打了一盆水胡乱的洗着,望着一身小麦色的肌肤,这时我才发现身上那些被刘胜他们打伤的伤口,竟然全部消失不见了。

 

而且我运动了一下身体,反而比之前轻松了很多,难道我吃掉的那颗珠子,具有魔力?

 

但是这种不是电视剧才会发生的剧情,怎么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带着疑惑,我陷入梦乡之中。

 

一大早我就被张宇飞给吵醒了,一看见他,我顿时没了好脸色,这小子昨天让他来报信,他竟然放心让我嫂子一个人过来。

 

要不是我娘赶过来,我嫂子差点就要被刘胜给奸污了!

 

“黄飞,我知道昨天是我做错了,但是你也知道我是被刘胜欺负怕了,昨天你也看到了,刘胜旁边跟着那么些人。”

 

“我不是没有拦着你嫂子,但是她一听你被人给打了,就冲出去了,这也不能全怪我一个人吧。”

 

“我妈是你叫去的吧?”

 

“嗯,我在家里面等了一会,你还是没有来,于是我就直接找你妈了,别说阿姨还真给力,直接扛着锄头就上阵了!”

 

看着张宇飞还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我一掌就往他后脑勺上甩去。

 

“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出息,打架的事情,你还找女的过来,万一刘胜将我娘跟我嫂子伤着了怎么办!”

 

“大哥,你也要有人肯帮我们,大家一听说对方是刘胜,都一个个摇头,不肯插手。”张宇飞一脸委屈下,像个受气包一样回去了。

 

我也知道刘胜在村里面横行霸道惯了,村民是敢怒不敢言,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不然还不知道他要猖狂到什么时候。

 

我嫂子将昨晚我捉的蛇拿去换了一千多的票子,虽然我早知道着毒蛇的药用价值高,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值钱!

 

“嫂子,这钱你自己留着,喜欢什么,就自己买一些。”嫂子进门这么久,来回就那两套衣服,早就不知道缝补多少遍了。

 

但是我嫂子人长得好看,就是披着一个破麻袋也比别人好看多了。

 

“这钱,我不用给你存起来,等你上学时,作为生活费。”

 

“午饭就别等我回来吃了,我去张宇飞家吃。”

 

“嗯,好好跟他相处着,以后一起去镇上也有个照应。”嫂子习惯性的将我的衣服给整理整齐,对我微微一笑,就转身进了厨房。

 

出了门之后,我没有去张宇飞的家,而是去了昨晚那条大河前,这条大河对于我们村的来说,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

 

河水极深,早年间淹死过不少人,所以小孩更是严禁来大河边玩。

 

我慢慢的走到岸边,扔一块石头试下深浅,过了好久都未曾有回响,那晚的奇遇一直在我脑海之中盘旋,如同一个奇幻的梦,它却是真切的发生过。

 

那晚如果不是那个漩涡跟那颗小珠子,说不定自己早就一命呜呼了。

 

在大河边呆了许久,我还是没有思索出答案,只是脑袋越发的疼,最后我索性不再想这件事情,毕竟它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一回头,我竟然看见了刘胜跟刘光棍的人,这两人平时没有任何的交集,怎么会在一起,但是仔细一想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我。

 

“你们两个想干什么?”我警惕的看着他们两个。

 

这里人烟荒芜,看来这两个人就没安好心,肯定是一路跟着自己过来的。

 

“光棍叔,等我们解决了这个小兔崽子,晚上就去找他嫂子快活着,别看她表面正经,能跟小叔子勾搭在一起的,能是什么好货色。”

 

“刘胜,你给我闭嘴,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就你这种人渣,连看我嫂子的资格都没有!”我怒目的看着这这两个人。

 

不亏是本家,都是一样的货色,要是没有这两根搅屎棍,村子里面肯定太平很多。

 

“胜子,还是你想的周到,跟他到这里来,到时候直接扔到大河里面,谁知道漂到哪里去,谁能怀疑到我们的头上。”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两人,这两人简直就是无耻至极,自己与他们无冤无仇,偏偏抓着他不放,现在竟然还想着杀了自己,实在是丧心病狂。

 

我看着眼前的刘光棍跟刘胜,他们两个身材高大,都比我魁梧,我勉强可以跟刘胜打个平手,但是再加一个刘光棍,自己心中确实没有底。

 

我将手上拿着的石头,对着刘光棍的眼睛就扔过去,小时候我喜欢拿弹弓打鸟,早就练就的百发百中的本事。

 

看着刘光棍疼的在地上翻滚的空挡,我如同泥鳅一般从两个人的夹缝中钻了出去,虽然我在体型上不占优势,但是胜在灵活。

 

刘胜怎么甘心看着我逃跑,捡了一手的石头,对着我的脑袋一阵招呼,但是全部都被我给躲过去了。

 

现在刘胜已经没有那些小弟的保护,我们两个站在河边的空地上。

 

“刘胜,有本事我们就干一架,要是我输了,随你处置,但是要是我赢了,你以后就不许去打扰我,也不许打扰我嫂子!”

 

“上次你不过是运气好,才将我给绊倒的,你以为你一直这么好运气吗?”

 

懒得跟刘胜继续纠缠上去,我冲过去,跟他交战起来,刘胜的身材高大,一把就将我给抓住,他重重的将我提起来,然后往地上摔去。

 

一想到嫂子那晚受伤的表情,我全身如同被注入魔力一般,我从地上跳起来,一拳头打在刘胜的眼睛上,大概是太疼的,刘胜弯着身子,痛苦的呻吟着。

 

我上前一把扯住他衣裳的领口,翻身跪坐在他身上,举起拳头就往他身上招呼着,直打的刘胜不住的求饶。

 

“刘胜,我放了你可以,但是你必须履行我们之间的承诺。”

 

“好……好,我答应你!”刘胜赶紧说着,就在刘胜转过身的那一刹,一把锋利的小刀插入我的胸口,顿时间鲜血如注。

 

“胜子,你胆量真大,这一刀子下去,以后就少了麻烦了,要不是这小子干预,我早就操了他嫂子几百遍了!”

 

“谁说不是呢,他嫂子长的如此带劲,反正他哥天天在外面不回来,这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你说他哥还真是好福气,家里面一穷二白的,却娶了这么一个天仙一样的老婆,也难怪黄飞这兔崽子看上她,要是我跟她呆在一起,也绝对忍不住啊!”

 

“……”

 

他们的声音越发的模糊,最后如同蚊子般的低微,我的身子被他们两个从岸上抬起来,往河边一点点的走去,我极力的想要挣扎,但是身体的血液一点点的往外流失着,虚弱的根本无法动弹,最后我被他们扑通一声扔进大河之中。

 

冰冷的河水将我完全给淹没,我感觉身子越来越发的沉,在生死边缘苦苦挣扎,但是我明白,自己已经凶多吉少了,不久我就彻底的没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我猛然间睁开了双眼,看着天空中格外皎洁的月亮,我竟然在水上腾的一下站起来了,这根本就是不符合常理的。

 

我试着迈开腿往前走一步,水面竟然如同水泥地一般的坚硬,我接着又迈了一脚,还是稳稳当当的,没有顾虑的我开始在水面上狂奔。

 

我担心那两个畜生会对我嫂子动坏心眼,我疯了一般的往我家狂奔而去,等到我到了家门口,却看见我家门早已经紧紧关着了。

 

我妈平常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左邻右舍家唠唠嗑,哪有这么早关门的,肯定不对劲,我从墙角爬了上去,站在墙头上,果然看见刘光棍跟刘胜那两个畜生推开我嫂子的房门。

 

“你们两个干什么,赶紧给我出去!”

 

“出去,微微你老公一天到晚不着家,黄飞还是一个小伙子,那能满足你啊!”刘光棍的话猥琐无比。

 

赤手空拳绝对不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我转身进了厨房拿出我妈上次拿着的锄头就直奔房间而去,一脚踹开门。

 

“你不是让人将黄飞她娘叫去打麻将了,怎么现在回来了!”刘胜慌张的说,看来上次是被我娘给彻底吓到了,现在还对她心有余悸。

 

“没事,就一个老娘们,要是惹火我就两个一起办了,反正那老娘们还过得去,而且做了这么多年的寡妇,说不定比我们还饥渴呢!”刘光棍下流无耻的说着。

 

“刘光棍,刘胜,叫你们畜生都是抬举你们了。”我高高举起我手上的锄头,朝他们两个头上划去。

 

“鬼啊!”刘胜跟刘光棍看清来人是我,吓得四处逃窜,嘴里面不停的喊着鬼啊,我拿着锄头在在后面追着。

 

刘胜慌忙的跑出去被我放在门口的扫把给绊倒了,刘光棍也没有好到那里去,我一哥锄头扔过去,撞上他后背,疼的他如同案板上的鱼一样在扑腾。

 

我一脚踩住刘胜的双手,先拿了一根麻绳将刘光棍给绑起来了,他们看着我的脸,吓得不停的颤抖着。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死了,我黄飞福大命大活了过来,你们给我听着,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要是你们敢再打我嫂子的主意,我就跟你们拼命。”

 

我拿绳子刘胜跟刘光棍将他们两个给捆绑起来,直接拖着就往外面走,农村都是黄土地,不一会两个人就灰头土脸的,锋利的石块更是将两个人的衣裳给划出许多的破洞。

 

“黄飞,我们知道错了,你就放了我们吧。”刘胜苦苦哀求着。

 

“刘胜从你嘴巴里面说出来对我而言,全是放屁!说出来的话我都不会相信,上次本来我门已经约定好了,但是你小子竟然还敢打我嫂子主意,简直就是找死。”

 

“黄飞,这主意是刘胜出的,你胸口上的伤也是他刺得,你就放了你光棍叔吧!”看惯了六刘光棍蛮横的样子,这样可怜兮兮的样子还真有点不适应呢。

 

“你给我闭嘴,刘光棍,不是你撺掇着让我给跟你一起上了他嫂子,现在出了事情,你倒是将自己给摘出去了,这世界怎么有你这样不要脸的人!”

 

“……”

 

看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狗咬狗一嘴毛,倒也让我解气不少,到了村口的位置,我将两人绑在电视杆上,将两人的衣服脱得只剩下一个裤衩了。

 

“你小子实在是太过分了,赶紧放开我!”刘胜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恨不得将我给吃了。

 

“刘胜,我没将你裤头给你脱了已经给你面子了,我告诉你,你家有钱有势不是你可以欺负别人的资本,就是你这样的败类,导致整个村都不安生!”

 

“黄飞,好侄子,你就放开我吧,你也知道我打了这么多年的光棍,要是这个样子被人见到了,这辈子就甭想娶媳妇了!”

 

“刘光棍,你就给我们死心了吧,就你这样的,还想着这辈子娶媳妇,你在我们村干了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除非哪个女的脑子有毛病,才会嫁给你!”

 

将他们绑严实了,我才赶紧赶回家,将我嫂子门打开,她此刻一张脸泛着春光,一双手在大白兔上用力的揉搓着,曼妙的身子在床上用力的磨蹭着,一声声呻吟从她嘴巴里面倾斜出。

 

看到嫂子这个样子,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这样的嫂子实在是太迷人了,但是理智告诉我,嫂子肯定是被他们动了手脚,不然一向保守的嫂子,怎么会这个样子呢。

 

“嫂子,你怎么了?”

 

嫂子见我过来,紧紧的咬住下嘴唇,因为用力过度的原因,一滴血从嘴角蜿蜒下来,那场景说不出的香艳。

 

“黄飞,你赶紧出去,我没事的。”嫂子的语气里面带着媚,她痛苦的背过身子,不住的抽搐着。

 

原来这两个畜生,竟然给我嫂子下药了,这两个实在太无耻了,早知道就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了。

 

“嫂子,让我来帮你吧。”我弯下腰,将嫂子抱在怀中,往外面走去。

 

“黄飞,你赶紧放开我,我没事了,你让我睡一觉就好了。”我看着嫂子的眼神早已经迷离了,要不是此刻她紧紧咬住嘴唇,强压住身体的欲望,早就支撑不住了。

 

“嫂子,这东西留在你身体里面对你不好,必须得想办法排出来。”我将我嫂子放在我床上,看着她此刻苦苦挣扎得模样,我恨不得此刻就上了她。

 

“黄飞,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嫂子,这样是不符合伦理纲常!。”嫂子紧张的大喊着。

 

“嫂子,我不知道什么伦理纲常,我只知道我喜欢你,你别担心,我马上就能帮你解脱。”我转过身,将我洗澡用的大盆放在地上。

 

提了三四桶井水之后,大盆就给注满了,“嫂子,这水我给你放好了,你赶紧过来泡在里面。”

 

嫂子现在根本没有力气,一抬脚就从床上摔下来了,我赶紧上前将她抱在怀里面,放入凉水之中。

 

“啊!”嫂子的一声媚叫,我身体的欲望一下子就被勾起来了。

 

“嫂子,你先泡着,要是有什么情况,你就喊我。”我担心自己把持不住,急不可耐的想要逃离房间。

 

“好的,我知道了,你赶紧出去吧!”

 

我守在房门口,等了一夜的时间,听见嫂子在里面的呻吟声,我有几次差点冲动的冲进去,但是最后我还是忍住了。

 

“总有一天我会让我嫂子心甘情愿的成为我的女人!”

 

第二天醒来,百般无聊的我忽然想起后山的那个家伙,也知道那人怎么样了,上次我嫂子拿她给我抓的蛇换了好大一笔钱,我还一直没有好好感谢她呢。

 

“美女,美女……”我叫唤了好一阵,她才从山洞里面出来,看着她穿着我旧衣裳竟然还挺好看的,甚至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我的衣裳了。

 

“你看什么看,有这么奇怪吗?要不是我没有换洗的衣服,谁穿你这破衣裳。”我一句话没说,倒是被这个美女抢白了好几句。

 

“美女,你完全误会了,我还想夸你穿的好看呢,这电视上有句话不是这么说嘛,时尚的完成是脸,这句话,在你这是充分的体现了!”

 

“算你小子会说话。”看着美女脸上笑靥如花,我算是明白了不管多男人婆的女人,还是禁不住夸。

 

“上次你给我抓的蛇,我嫂子拿了换了一大笔钱,作为谢意,我特地给你带了一只烤鸡。”

 

“烤鸡,在哪里呢?我都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吃过肉了。”

 

我将手中的土团往地上一扔,应声而碎,看着美女一脸疑惑的样子,我上前将剩余的土给扒开,然后将包裹的荷叶给去掉,最后香喷喷的鸡就出来了。

 

美女一把抢了过去,捧在后上毫无形象的吃了起来,不到半刻中一只三斤重的大母鸡就被她一个人给干掉了,就她这个食量,我都比不了。

 

“你慢点吃,又没有人跟你抢!”

 

“这天天日日的都是吃素,我是一个病人哎!流失了那么多的血,不好好补补,怎么行呢!”看着美女还捧着鸡骨头,意犹未尽的舔着,那样子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你也知道这农村比不了你们城市,哪有顿顿吃肉的,一般都是逢年过节才有机会吃肉的,平常有点鱼吃就不错了。”

 

“不是我说,你们村风光这么好,搞个旅游开发多好,到时候在找人编点神话故事发在网上,保准你们村一炮而红。”

 

她说的事情,我也不是没考虑过,电视上都在讲建设新农村,但是要是村长们愿意,我也没办法,毕竟我一没地位,二没钱财的。

 

“这样吧,今天我跟你下山,找一部手机打个电话,我身子也恢复了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回家了。”

 

“你还没有教我练武呢,如果你答应我,我就给你找一部手机来,你要是不答应我,你就自己下山找去。”我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了,一定要学会一招半式的,不然到时候,别人一伙人,光靠着力气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你小子还学会威胁我了,看来你这几天胆子倒是变大了。”

 

“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美女瞪了我一眼,最后还是不得不低下屈辱的头,我兴高采烈的直奔山下张宇飞家,昨天她妈刚给他寄了手机,一大早就上我家显摆去了。

 

“张宇飞,我能跟你商量个事吗?”

 

“要是手机的话,你就可以现在闭嘴了,我是不会借的,我现在自己还没有玩过瘾呢。”张宇飞将手机踹在兜里面,一脸警惕的看着我。

 

“张宇飞,我们兄弟一场,你就这么小气啊!”我装作一脸生气的转过身,张宇飞看我情绪不对,才将手机给拿了出来。

 

“你要给我保证啊,一定要好好珍惜它,现在它可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千万别给刘胜看到,我手机可比他的贵多了,万一被他抢了,我上哪哭去。”

 

“张宇飞,你以后都不需要怕他刘胜了,昨晚就是我将他跟刘光棍两个人给绑在村口的。”

 

“黄飞,你就别吹牛了,就你这个小身板,别说是刘光棍了,就是刘胜,你也未必能打赢他。”

 

“你小子是不相信了?”

 

张宇飞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飞快的摇摇头。

 

“既然,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反正你给我记着,只有我们自己比他们两个更有能力了,他们两个才不敢欺负我们,不然我们一辈子只能是被他们任意屈辱的可怜虫。”

 

出了张家我就直奔后山了,那人打完电话之后,还神秘的将电话记录给删除了,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她的一切都是一个谜团。

 

三天以后,村子里面来了一辆气派的小轿车,我们村除了村主任有一辆车之外,就没有一家有了,而且这辆小汽车,明显比村长的高级太多了。

 

美女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连串的号码。

 

“这是我的号码,要是你以后进了城有什么事情,就打这个电话,只要能帮的上,我绝对会帮忙的。”

 

美女说完,就上了小轿车,彻底离开了,我看着纸条上的号码,随后自嘲的笑了笑,我哪有什么机会,去城里?将它撕得粉碎,随着风吹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