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争先恐后的筹钱去了。

 

那刘大虎也正要跟着离开,可刚走到房门口就被陈兴一把给拦住了:“等等,刘大虎,你必须准备一万五!”

“啥?!”刘大虎眼睛一瞪,张大了嘴,鲜血顺着他那厚嘴唇边上就流了下来,看上去好不凄惨。

 

可是这话刚说完,陈兴的眼睛就是一瞪:“没听清?老子让你准备一万五,咋了,嫌少?”

 

刘大虎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穷鬼,除了这套老宅子之外,一听居然要那一万五出来,鼻涕眼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半仙,为啥他们都是五千,却……却要我准备一万五,那啥……你……你刚才不也只说的一万啊……”

 

就是五千块刘大虎也要心疼死了,更何况是一万五呢!

 

“两万块!”陈兴一撇嘴,看着刘大虎淡淡挑眉:“还嫌少不?要不三万?”

 

刘大虎心都在滴血,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大嘴巴子,你说多啥嘴呢,这下可好,一句话又搭进去五千……这下是一句话也不敢在多说了。

 

见刘大虎不敢再多说,陈兴这才淡淡挥手,嘴里说道:“让那些人筹到钱之后,都送到我家去,谁送晚了,谁就倒霉!”说罢,转身就离开了。

 

刘大虎还在那儿拼命的点头。“是是是!”

 

回家的路上,陈兴的心里清算起了今天的收获。

 

刘大虎的两万,加上他请来的十三个打手,每人五千,加起来就足有八万五之多。

 

自然是不担心这群人会不交钱,除非这群人不想好好的活了。

 

有了这八万五,离着自己承诺王家人的十万块钱可就没多远了。

 

当然,陈兴不会傻到真将这十万块钱交到王家人的手中,但为了达成他报复王静和强子的最终计划,这十万他是一定要赚到手的,到时候才能让王家人知道啥叫后悔!

 

到了下午,家中房门忽然被敲响,刚吃完午饭准备眯一会儿的陈兴不由一笑:“终于来了么?”

 

可打开房门一看,他却愣了愣,敲门的压根儿就不是给他送钱的那群人,竟然是陈寡妇。

 

陈兴顿时疑惑,自己平时跟陈寡妇可没有什么交集,她今天咋会来找自己呢?

 

只见这陈寡妇脸上还特意涂了口红,诱人的嘴唇跟个晶莹的果冻似的,让人忍不住就想凑上去尝上一口。

 

她身上穿的是件暗红色包臀短裙,裙摆堪堪把屁股遮住了而已,露出那一双诱人的长腿,看得陈兴心下都是暗暗火热了起来。

 

再联想到前天在姚婶子家的事儿,陈兴心下暗笑,这娘们儿不会是来勾引自己的吧……

 

陈兴心下虽然这么想,嘴里却不会这么说,反而是客客气气地问道:“陈婶,你有啥事儿吗?”

 

陈寡妇抚媚的一笑,“当然有事儿了!”

 

说完,也不等陈兴招呼,就自己走进了那屋里去。

 

看到这一幕,陈兴不由撇了撇嘴,你爷爷的,这娘们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陈寡妇进了屋子之后,左右的看了看,却皱了皱眉头说:“哎呀,你看看,家里没有个女人还真就是不行。都没有人打理,你看这屋子里臭的!”

 

陈兴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正要说啥,那陈寡妇却忽然凑到了他的跟前,媚笑着问道:“陈兴,你咋不叫你姚婶子过来给你收拾收拾啊!”

 

听到这话,陈兴也是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这婆娘还是冲着昨晚的事儿来的。

 

他可没有心思跟陈寡妇探讨这个问题,有些不耐烦的问道:“陈婶,你究竟有啥事儿啊,没事我可要午睡了!”

 

陈寡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其实是这样的,我有个亲戚在我这定做了一套行头,他人在外地。我瞧你跟他身材差不多,所以想让你给我量量尺寸,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陈婶这个忙?”

 

陈兴点头道:“成,那你量就量吧。”说着也是大方地抬起了手,让陈寡妇随意的丈量尺寸。

 

陈寡妇点点头,妩媚的一笑,满是风情,红润的小嘴里道:“那就谢谢你了。”说着便拿出了带来的卷尺,开始在陈兴的身上丈量了起来……

 

起初,陈寡妇的动作还挺正常的,只是在陈兴的胳膊和肩膀上比划,陈兴也就没太在意,心下还真以为这婆娘是来量尺寸的。

 

可是量着量着,陈寡妇的手就渐渐变得有些不太安分了起来,竟然都开始故意地去陈兴的身子了。

 

陈兴微微皱眉,却没有多说。

 

陈寡妇见陈兴没有反应,动作更加的大胆起来,竟然开始用身前的柔软在陈兴的后背蹭了上去。

 

她嘴上还满带挑逗的味道说:“年轻的小伙子身体就是结实,婶子我给那么多人做过衣裳,像你体格子这么好的,还从来没有见过呢!”

 

这陈寡妇是村里手艺最好的裁缝,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请她给做过衣服,要是她给每个男人做衣服的时候都是这么量,也不知道摸过多少男人的身子了……

 

感受着陈寡妇的手在身上轻轻蹭来蹭去,耳边又是听着陈寡妇挑逗的话语,陈兴哪里忍受得住这样的刺激。

 

他可是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憋着火,还没来得及发泄呢,他心下暗想,莫非这婆娘真是送上门来想让自己折腾她?

 

陈寡妇又是百丰村里数得着的美女,年纪虽然已经过了三十了,但保养的很好,那皮肤依旧是嫩的好像能掐出水似得,就是比起王静来也毫无逊色,要是真能和她折腾一番,那滋味儿不定多舒坦呢。

 

陈寡妇却不知道陈兴心头在想啥,嘴里还说:“陈兴,你知道不,前天晚上你姚婶子家里出事了!”

 

陈兴哪能不明白她指的是啥。

 

这娘们今天来,果然不只是单纯的想要量尺寸,他心下嘿嘿一笑,嘴里却明知故问道:“哦?出啥事了啊?”

 

“听说好像是进了贼。”

 

“进了贼?”

 

陈兴笑了,这陈寡妇还真能掰扯,为了套自己的话,连这种瞎话都能编的出来。

 

陈寡妇一直在观察着陈兴的反应,这个时候不由疑惑的问道:“陈兴,咋看你的样子一点也不着急,平常你对你姚婶子的事不是最上心的吗?难道说这件事你早就已经知道了。”

 

陈兴也不否认,点头道:“是啊,我的确已经知道了。而且我还知道那个人是谁?”

 

“啥?你知道?”

 

陈寡妇一脸的惊讶,他本来就是借着量衣服来套陈兴的话,看看昨晚姚芳那妮子是不是在偷男人,却不成想陈兴居然真的知道。

 

她的心头渐渐激动了起来,连忙凑近了问:“到底是谁啊,快给婶子说说。”

 

陈兴嘿嘿一笑,转过头,贴在陈寡妇的耳边说:“那个人就是我啊!不过我可不是啥小毛贼,我是采花贼!”

 

“采……采花贼?”

 

一听到这话,陈寡妇一下子愣住了,采花贼?难道……

 

不等她多想,陈兴忽然弯下腰,一把将她身子横抱了起来,稍微一用力,就直接给扔到了床上,同时飞快伸手就将她的衣服扯开了一半!

 

那晃眼的雪白一下子就露了出来!

 

陈兴的动作实在太过突然,陈寡妇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捂着身子说:“陈……陈兴……你,你这是干啥?”

 

“我要干啥,陈婶你难道会不知道么?”陈兴玩味的一笑,将手缓缓朝着陈寡妇的身上探去,嘴里又是接着说:

 

“你今天来找我,不就是想和我折腾么?既然你那么想知道前天晚上我和姚婶子发生了什么,我就把那天和姚婶子做过的事,再跟陈婶你做一遍!”

 

可谁知道听了这话,那陈寡妇不但不生气,反而还一下子吃吃笑了出来:“陈兴,你说啥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地儿不成的呢……”

 

陈兴眼睛一瞪:“你说啥?”

 

陈寡妇轻笑着,一双眼睛看向了陈兴下头那地儿:“我才不相信你当真和姚芳做了那事儿,你那地儿分明就不成事儿。”

 

这下子,可彻底惹得陈兴心头气恼了,猛地一下扯开了陈寡妇的衣服,嘴里叫喊道:“好,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老子到底成不成!”

 

话声落下,他一口就咬住了陈寡妇的那地儿……

 

虽然没咋用力,但是那地方受到刺激,陈寡妇却也是不由身子一颤,叫了出来。

 

“哦……”

 

她毕竟是好些年没办过这事儿了,身子早就变得很是敏感,只是这样轻微的刺激,就让她感觉到浑身一颤,差点直接就交代了。

 

在陈兴接连的进攻下,陈寡妇渐渐的沦陷,放弃了抵抗,到的后来,甚至都开始热情的回应起了陈兴的动作。

 

陈兴心下暗暗一笑,早就听说陈寡妇的那口子,当年就是因为陈寡妇的需求太大,累死在她的身上的。

 

如今看来,陈寡妇在这方面的欲望,的确是要比姚芳还有刘翠花都强得多,好在陈兴跟陈寡妇的那个倒霉男人不一样,他可是有着雄厚的滋味,满足一个陈寡妇根本不在话下。

 

可就在这时,似乎感觉到了不对劲,陈寡妇忍不住将手陈兴那一伸。

 

这么一感受之下,陈寡妇顿时一惊,连忙伸手一把推开了陈兴:“你那儿……咋……咋会这么大!还这么可怕呢……”

 

虽然自己的那口子过去之后,陈寡妇就再也没有机会得见男人的这玩意,但对丈夫昔日这东西的尺寸还是记忆犹新的。

 

陈兴的雄伟足有自己丈夫的两倍大,实在是太可怕了吧!这要是真用起来,还不把自己给折腾死啊?

 

陈寡妇久未经事儿,遇到这样的大家伙,一时心头又是发痒,又是害怕,一时身子竟是都不由向后靠了靠……

 

可是,看到她这模样,陈兴却一阵冷笑,你他娘的不是说老子不成么,老子今天非得折腾得你死去活来不成!

 

他身子一扑,一下子就把陈寡妇给压到了身下……

 

陈兴一下子就扑到了陈寡妇的身上,抱着她那柔软的身子,嘿嘿一笑道:“陈婶儿,你不是说我不成么?来,让你看看我货子到底成不成!”

 

话声落下,他就伸手去扒拉那陈寡妇的裤子,陈寡妇半推半就,心下虽然抗拒,却也任凭陈兴胡天胡地。

 

却就在这个时候,屋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陈寡妇一惊,连忙推开陈兴坐了起来,一脸的慌张。

 

陈兴心下又是忿忿,又是无奈,他知道这一次应该是刘大虎那群人来给他送钱来了。虽然心里火急火燎的,想要赶紧在陈寡妇身上发泄一翻,但门外一直有人敲门也不是办法。

 

所以他也是无奈,对陈寡妇轻声说了句:“陈婶,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看着陈兴离开的背影,陈寡妇心下也是一阵复杂。

 

原以为这小子是不成事儿的,谁知道那玩意儿竟然这么厉害,要真是跟他折腾那还不得把魂儿都给折腾掉了……

 

只是……陈寡妇都守了这么多年寡,事到临头了,心下终究有道坎过不去,更何况外面还有人呢,要是被人看见的话,那可就坏了……

 

她犹豫片刻,终于是咬了咬牙站起身来,趁着陈兴不注意,当即从陈兴家里的后门跑掉了……

 

陈兴打开了房门,果然便看到了刘大虎那一群人。

 

见到陈兴,刘大虎等人却都是一脸恭恭敬敬的模样。

 

“大仙,你要我们准备的钱,我们都给您带来了。”

 

说着,便将一个个鼓鼓的红包交到了陈兴的手中。

 

这么多钱,陈兴两只手都快要装不下了。他这辈子还从没有拿过这么多钱,心里还真有些小激动。

 

不过,他不好在这群人面前表现出来,只是装出一副很平淡的样子,对他们说道:“你们做的很好,这次我就先放过你们。不过以后再被我知道你们在村子里胡作非为,可有你们好果子吃!”

 

刘大虎一群人哪敢违背陈兴的意思,赶紧点头称是。

 

“是,大仙,我们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再也不做坏事了。”

 

陈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仙你以后要有啥事的话,尽管吩咐我们,我们就算是豁出命去,也一定会帮你办到的。”刘大虎被打的最狠,此刻心头也是最怕陈兴,嘴里又是讨好着说了句,只是那眼神之中难免有些沮丧……

 

这群人以前都是靠撒泼打诨,赚点保护费之类的才能过活。

 

现在他们既然答应了陈兴不再做坏事,等于少了重要的生活来源。

 

以后想要在百丰村里过得好一点,也只有好好巴结一下陈兴这位大神,说不定人大仙动动手指就能让他们挣上一大笔钱呢……

 

对于刘大虎等人的态度,陈兴倒也挺满意的,能够有这么一群可以随意使唤的小弟,咋说都不是坏事。

 

他点了点头,淡淡道,“成,只要你们足够虔诚,本仙必然会护佑你们,让你们都能过上安稳的日子!”

 

“多谢大仙!”听了陈兴的话,刘大虎等人顿时喜出望外。

 

“好了,没啥事的话,你们就先回去吧,不要打扰本仙本仙修行。”陈兴把钱收好之后,便将他们打发走,毕竟他和陈寡妇的好事可才进行了一半呢!

 

一群人连忙恭敬的弯腰对陈兴拜了拜,这才离开……

 

见他们走得远了之后,陈兴连忙把门关好,进了后屋,可是一看床上却哪还有陈寡妇的身影。

 

“奇怪,这陈寡妇咋跑了?”陈兴不由一愣,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要来挑逗自己的人是她,勾起了陈兴的火之后跑掉的人也是她,这算是哪门子的事儿啊!

 

难道这婆娘是怕被人看见了?陈兴心下暗暗疑惑,不过随即倒也是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算了,这次就先放过这个娘们,还是先办正事儿要紧。

 

将刘大虎等人交给自己的红包收好,从中取出了五千块钱,陈兴这才起身去了王静的家里。

 

王静一家子刚好都在家里,见到陈兴到来,曾琳可没有一点好脸色。

 

“陈兴,你小子不是说好了要去赚钱的么?咋还待在村里?”

 

原本看来王静的面子上,陈兴对曾琳还带着三分敬意。

 

现在知道了王静的真面目,陈兴心中对他们母女只有厌恶。

 

毕竟有其女必有其母。

 

不过,为了自己的计划,陈兴暂时还不能和王家人撕破脸皮,和曾琳说话,还是要先礼貌一些,不能让他们察觉到自己的变化。

 

“曾婶,我是来找王静的!”

 

曾琳看到陈兴气就不打一处来,哪里还肯让让陈兴见王静。

 

“你想见小静?别做梦了!”曾琳一脸的坚决,眼神之中满满的全是鄙夷之色。

 

“陈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啥算盘,我今天就把话放这了,要是没钱,你就别想再见到我家小静!”

 

陈兴笑了笑,他早就知道曾琳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好在他早有准备。

 

陈兴掏出那五千块钱,交到曾琳的手中,说道:“曾婶,这是我昨天赚到的五千块钱,我先把它交给你!”

 

一听这话,曾琳不由一愣,低头看看手里的一大叠钱,一时惊的连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啥?五千?!”

 

曾琳都有些不敢相信陈兴说的话。

 

可当她接过钱仔细一点,果然是整整五千,一分不少,而且每一张都是真钞!

 

这可是实打实的钞票啊。

 

陈兴居然能够在一天时间里弄到手五千块钱,真是太教人难以相信了。

 

曾琳心下暗暗寻思,难道我当真是小瞧了这个小子,这家伙其实有些本事?不过不管咋说,钱已经是明明白白的摆在她的面前了,她的脸色也是渐渐变了,之前的鄙夷和厌恶顿时荡然无存,脸上还堆起了一丝笑容……

 

看到她这模样,陈兴心下不由暗暗冷笑,这婆娘,变脸比他娘的翻书都快,嘴上却说“咋样,曾婶,我可以见静静了吗?”

 

“可以,当然可以了!”曾琳笑着回答,随即便转过头冲着王静所在的二楼大声喊道:“小静快下来,陈兴来了!”

 

王静之前一直躲在楼上化妆,准备出门,压根儿就不知道下头发生了啥事儿,听到母亲的呼唤,这才走下楼来。

 

当她见到陈兴的时候,脸色却一下子变得不咋好看了起来,眼神之中甚至有些隐隐的恼怒。

 

对于昨天的事,她回来之后一直耿耿于怀。

 

都已经用尽了方法,甚至主动到替陈兴脱裤子了,结果这愣小子硬是不上道,王静心头自然是恨得牙痒。

 

“陈兴,咋是你啊?你来干啥?”王静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陈兴虽然早已经看穿了这王静的真正面目,脸上却一如往常的平静,没有露出丝毫的异样。

 

他嘴角微勾,露出了以往那样的憨厚笑容:“静静,我是来找你的。咋了,你要出门吗?”

 

只见王静此时化好了妆,还换上了一身职业套裙,高跟鞋,丝质长袜,诱人至极。不用猜也知道她是要到城里去。

 

王静也不否认,点头道:“没错,明天学校就开学了,我的课程排的多,每天都得去上班,十天半个月之内都不会回来了。”

 

王静是老师,陈兴知道他这是要去城里教书呢。

 

他依旧是一脸的笑容:“静静,要不我送你吧。”

 

可他这话才刚刚说出口,王静就是脸色一变,竟是显得略有些慌张:“不,不用!不要你送……”

 

听见这话,陈兴的手掌微微捏紧,眼神都是冷了几分……

 

听见这话,陈兴的眼神一冷,他哪里还不知道王静打的啥算盘,在城里,王静和那强子成天还不知咋恩爱了,要是再被人撞见自己和她,说不定就会出问题。

 

不过他脸上却不表现出来,反而装出疑惑地问:“为啥?去城里这么远,静静,我送你吧,你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

 

王静咬了咬牙:“不行!我……我不要你送……你……”她支支吾吾,忽然眼睛一亮说:“对了,你之前不是说要到邻村去赚钱么?我一个人能成的,咋能影响你赚钱呢……”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陈兴笑着摇了摇头说:“放心吧,赚钱的机会有的是。还是先送你回城要紧,你看你还有这么多东西,我跟你一起去还能帮着提,你一个人多累啊。”

 

说完他又转头看了一眼曾琳:“曾婶,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曾琳这才刚收了陈兴的钱,这个时候当然是会帮陈兴说好话了,连忙一点头说:“陈兴说的没错!小静,你就让陈兴送你回城,你们两个也可以先培养一下感情嘛。”

 

王静略有些惊讶,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之前曾琳可是一直最排斥陈兴的,现在居然还帮着他说话。

 

“妈,你不是吃错药了吧?”王静一脸疑惑。

 

曾琳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这孩子,瞎说啥呢?”

 

“那你咋……”

 

王静原本想问曾琳怎么突然就帮陈兴说起话来了,但一想到陈兴还在这里,这句话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曾琳倒是明白她想要问的是什么,扫了眼陈兴,笑了笑说:“之前是我对陈兴这孩子不太了解,现在接触过了之后,发现这小伙子人还不错,也很上进。所以我决定给他一个机会。”

 

她顿了顿,见王静又是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模样,不由嘱咐道:“小静,你可不要违背妈的意思,这次就让陈兴送你回去吧!”

 

王静很是无奈,但眼见陈兴和曾琳都站到同一阵线上了,眼下自己想不答应都不行。

 

没办法,她也只好点头说:“那成吧,不过陈兴你可要答应我,到了城里边之后,千万不要乱说话,送我到了学校之后你就得离开!”

 

陈兴心中冷笑,暗暗想着,等待会儿真到了城里,老子啥时候回去哪还由得你来做主。

 

不过他嘴上却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又过来帮着提上那些生活用品,两人一起出了门,王静此刻也以为陈兴是真的关心自己,一时心下又是有些复杂了起来……

 

王静教书的地方在石鼓镇,那学校也是附近几个城镇里唯一的一所高中。

 

王静以前读的其实只是专科,但即便如此,她的学历也已经百丰村里最拔尖的了,虽说教的只是音乐这样的偏门,但是在这种小地方,却也很了不得了。

 

当然这也成了曾琳这么多年来吹嘘的资本。

 

石鼓镇只算一个小城镇,但是却能够有一所高中,这一切都归功于镇上的首富李大龙。

 

李大龙可是个风云人物,他手底下的大龙集团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县的GDP。

 

李大龙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把书念完,心里很是遗憾。他不想让自己的同乡和自己一样,所以在发家之后,捐出了一大笔钱,在政府的协助下办起了这所高中。

 

整个石鼓镇里,无论是谁提及李大龙,都会由衷的竖起大拇哥。

 

陈兴可就没有那么高的学历了,别说教书,他自己甚至连高中都没上过,虽然他以前念书的时候成绩还可以,但因为家里条件不允许,读完初三就没继续往下念了。

 

陈兴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要是自己能把书读下去,现在的命运到底会是啥样。

 

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连个像样的不漏风的屋子都没有吧。

 

好在自己得到了神秘龟蛋之后,总算是有了另一个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

 

到了石鼓镇高中,王静带着陈兴往去了教师宿舍。

 

一路上,随处可见一些背着书包的高中生,在学校门口来来往往,朝气蓬勃。

 

进了教师宿舍的小区里头,更是能看到不少高中老师,一个个穿得时髦又漂亮,远远看上去一片白净的腿和摇晃着的屁股蛋子,甚是诱人。

 

百丰村的女人哪里有城里这些女人穿的好看,陈兴一时也是看得目不暇接,心下暗暗寻思,啥时候自己也能找个城里婆娘捣鼓捣鼓,那可就舒坦了……

 

陈兴那东张西望的模样落到了王静的眼中,她一时不由恼火,咬了咬牙说:“你看啥呢?”

 

昨天自己衣服都脱光了让这小子折腾,他偏偏不搞,现在却去偷瞄那些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这不是混蛋么?

 

陈兴却只是嘿嘿一笑,嘴上说:“没,我看你们小区的风景真不错……”

 

王静心下忿忿,却也懒得说他了……

 

两人到了宿舍楼下,王静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一路上都没有遇到熟人。

 

随即她便转过头来冲陈兴说:“好了,我已经到了,你回去吧。”

 

可陈兴却摇了摇头,凑近了几分,小声说:“静静,我能去你家楼上看看吗,我忽然想开了,想和你……”说着,他的一只手,忽然拍在了王静的屁股蛋子上……

 

这一下子,却让王静心里纠结了起来,看看陈兴那一身乡下人的打扮,再看看周围来来往往的同事们……

 

这要是被他们看见,传了出去,那可咋办啊……

 

可,可这小子好不容易才开窍了……

 

王静一咬牙,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眼神终于坚决了几分,一点头道:“成,那我们上去吧。”

 

说着就领着陈兴飞快上楼进了屋里去……

 

王静的家里很香,房间四处散发着一种女人身上才有的诱人芬芳。

 

陈兴看了那正在脱鞋的王静一眼,嘴角微勾,走到沙发边上,大刺刺地就坐了下去。

 

王静火急火燎跑过来,一把拉住了窗帘,伸手就把身上的衣服裤子给除去了大半,只穿着那黑色的小衣小裤就要往陈兴的身上扑。

 

可躺在沙发上的陈兴却伸手按住了王静的胳膊,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笑着说:“对了,你不是教音乐的嘛,我听曾婶儿说你还会跳舞呢,来,你把小衣小裤也一起脱了先给我跳个舞吧。”

 

一听这话,王静不由一愣,啥?把小衣小裤都脱了,光着身子……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