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的,说什么你,我像是喝那种东西的人吗?”

 

看刘蓉说的认真,王德彪更加疑惑了,嘴里嘀咕道:“不是吗?我还准备……”

“准备你个头,你不是要去找李晓峰取药吗?还不快去。”刘蓉催促着说道。

 

桌子下面的李晓峰也是一阵担心,要是王德彪和刘蓉真的就现在直接在床上开始活动的话,自己怎么办?

 

他总不能我在桌子下面干巴巴的看着吧?

 

王德彪一听赶紧点头道:“对对对,要取药去。”

 

相比之下,王德彪更关心自己的病能不能治好。

 

王德彪离开之后,李晓峰才从桌子下面出来,心有余悸的在门口看了看,确保王德彪已经出了家门之后,李晓峰才狠狠的松了口气。

 

“死晓峰,你刚才在干什么?”刘蓉瞪了瞪眼睛说道。

 

“蓉姐,和你开个玩笑嘛。”李晓峰嬉笑着说道。

 

刚才的一幕实在是太惊险了,如果被王德彪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刚才过度的害怕和李晓峰的态度让刘蓉心里有些不开心,一时间也不想搭理他。

 

李晓峰看刘蓉脸色有些不好,知道她刚才也是害怕的紧,心里有些不太好意思起来,只能服软着说道:“蓉姐别生气,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还想有下次,想得美!”刘蓉忿忿的说道。

 

“怎么没有?蓉姐还没做我的女人咧。”李晓峰坏笑着说道。

 

“胡说什么东西,赶紧滚蛋,你忘了王德彪去干嘛了?”刘蓉嘴上气呼呼的说着,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李晓峰楞了一下脸色猛地一变,对啊,王德彪是去他家找他去的,其实真要说起来就算是李晓峰不会去也没关系,反正自己也没义务在家守着等王德彪。

 

可要说继续留在这里也不行了,王德彪没去镇上,现在就在村里,李晓峰继续留在这里实在是太冒险了。

 

想了想,李晓峰觉得还是赶回去比较好,毕竟后面还有针对王德彪的计划呢,可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想到这里,李晓峰忽然转身一个箭步冲到了刘蓉的面前,嘴巴在刘蓉的脸颊上狠狠的啄了一口这才美滋滋的说道:“那蓉姐我就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来找你奥。”

 

离开了王德彪的家,李晓峰是一路飞奔,绕着路回去的,这王德彪虽然出去的早,但是在路上晃晃悠悠的,最后竟然是李晓峰先到了家。

 

一进家门,李晓峰便迅速的忙活了起来。

 

不多时,院子里响起王德彪的声音:“晓峰,在家吗?”

 

李晓峰答应了一声,出门疑惑的看了看,打招呼道:“彪哥啊,今天怎么忽然过来了,不是说好等几天的吗?”

 

王德彪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反正也没啥事儿,就到你这来看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彪哥来的正好,你要的药我正好给凑齐了,本来说送到你家去的,但想着不太方便就没去,正好你也来了,那就直接给你吧。”李晓峰笑呵呵的说道,他刚才窜进屋里就是准备药材去的。

 

王德彪愣了愣神,惊讶的看着李晓峰,着急的问道:“真的准备好了?那药呢?我看看我看看。”

 

两人进了屋子,王德彪果然发现桌子上抱着几个药包,其中一个还打开着,那是李晓峰没来得及包上的。

 

“就是这些了,一共五包,你带回去每天一包的喝。”李晓峰将最后一包打包好说道。

 

当然了,这些药自然不是治疗什么不孕不育的,其实就是一些比较生僻的药材,补身体的,喝了也没什么坏处,而这王德彪一个屠夫自然也不认识什么药方,只是看李晓峰这么快就准备好了心里难免还是有点怀疑,于是问道:“我喝了这些药我的病就好了?”

 

“哪有那么简单,这才五天的量,你先喝完,到时候没有药了再来找我就是,喝上几个月,到时候病好没好你还不知道?”李晓峰想了想说道。

 

王德彪一想也对,到时候刘蓉如果怀上了娃儿,那不就证明自己的病好了?

 

他这样想着,他对面的李晓峰脑子里也在想着,几个月的时间,李晓峰的几乎太多了,到时候刘蓉怀上的几率还是很大的,一切尽在掌握啊!一想到刘蓉那窈窕的身姿怀上自己孩子时的样子,李晓峰的心里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王德彪心里兴奋,迫不及待的要回去喝药,于是丢下一些钞票匆匆的就离开了。

 

这一刻,李晓峰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罪恶感的,虽然说这王德彪平日里在村里欺男霸女,人品不怎么样,而且还一脚踢爆了李二虎的蛋蛋,但不管怎么说,王德彪欺负李晓峰的次数还是屈指可数的,李晓峰现在如此作为,心里自然有些疙瘩。

 

不过俗话说得好,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张玉兰自己都睡了,李二虎这个忙也是不得不帮了。

 

李晓峰咬了咬牙,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王德彪离开之后,李晓峰想着李二虎还在村口给自己放哨呢,于是快步前往村口。

 

远远的,李晓峰就看到李二虎坐在田垄上,身长了脖子往村口那条路上看着,李晓峰心头好笑,走到跟前问道:“怎么样了?”

 

李二虎听着声儿扭头一看,登时就愣住了:“咦,你不在王德彪家好好享受,跑来这里干什么?不会……不会被刘蓉拒绝了吧?”

 

“那倒没有,不过也没得手,关键时刻王德彪又给我打断了。”李晓峰无语的说道,上次在自己家就差点和刘蓉刀剑相向,最后也是被王德彪给无意中打断的,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又被打断了,真是一波三折啊。

 

李二虎一听也吓了一跳,怪叫道:“怎么可能!我一直都在村口放哨,压根就没看到王德彪的面包车回来啊。”

 

“那面包车是老王开出去的,王德彪没去。”李晓峰苦笑着说道,同时又将自己在刘蓉家的事情经过和李二虎绘声绘色的说了一遍。

 

他讲的那叫一个惊险,旁边的李二虎听的也是心脏一个劲儿的直抽抽,也的亏是最后有惊无险的过去了,但李二虎心里还是有些愧疚,不好意思的说道:“唉,都怪我当时没看清楚,害你差点被王德彪那王八犊子抓住。”

 

两人在田垄上聊着天,忽然看到远处张玉兰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两人赶紧闭嘴,李二虎想着是张玉兰喊自己回去吃饭的,下意识的喊道:“我马上就回去了,你咋还过来了。”

 

张玉兰神色紧张,走到两人面前着急的说道:“不好了,老王家的傻媳妇儿丢了!”

 

李二虎和李晓峰两人齐齐一愣,下意识的反应却是:妈呀,终于丢了!

 

说起这老王家的傻媳妇儿,那在村里可是出了名了,老王有个儿子,从小脑子就有问题,叫什么名字已经没多少人记得了,大家都叫他二傻子,到了结婚成家的年纪,这老王给二傻子物色了个媳妇儿。

 

你说这二傻子本身就有问题,家里条件也不是特别好,哪家正常的女娃肯给二傻子当媳妇儿?老王无奈,就索性给二傻子也找了个傻子当媳妇儿,这下倒是般配了。

 

不过有趣的是,这二傻子的媳妇儿虽然也是个傻子,但是人样长得好,水灵水灵的,也不是天生傻子的,据说是十几岁的时候受了什么刺激变傻的。

 

二傻子呢,啥也不懂,却又这么一个漂亮的媳妇儿,村里不少男人整天惦记着,因为就算是占了便宜这傻媳妇儿也不会告状,为此,老王整天把自己家这沙媳妇儿看的紧紧的,平日里连个面儿都见不着。

 

这老王呢,名叫王根生,和王德彪家还有点拐弯亲戚的关系,许是今天老王开着王德彪的面包车去镇上了,二傻子当然看不住自己这媳妇儿,他不把自己丢了都不错了。

 

如今这傻媳妇儿终于丢了,只怕是村里大半的男人都出去寻找去了。

 

“你们俩先回去吃饭,吃完饭也帮衬着找找,毕竟乡里乡亲的,下午光线也好,到了晚上就更不好找了。”张玉兰着急的说道。

 

两人虽然满口答应了下来,不过两人都没有那种心思,李二虎那方面不行了,李晓峰则压根没往那个方向去想。

 

但毕竟大家乡里乡亲的,老王家的傻媳妇儿丢了,两人自然也得帮衬着点。

 

回李二虎家匆匆吃了个饭,两人便一起外出寻找去了。

 

一路上能看到村子不少人都在帮忙寻找,可是找了一下午,李晓峰心里奇了怪了,要说这村子,背靠阴山,本身就不是很大,周边能进出村子的路也只有一条,哪条路大家也都找过了,但却一无所获。

 

半下午的时候老王开着王德彪的面包车回来了,得知自家的沙媳妇儿丢了,急的仿佛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

 

二傻子啥也不知道,没有这个概念,跟着老王在村子里转悠了几圈一点线索都没有,老玩急的都快哭了,二傻子却乐呵呵的。

 

接近傍晚的时候,众人还是一无所获,李晓峰奇了怪了,就这么大点地方,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傻媳妇儿能去哪儿呢?

 

李二虎和李晓峰相跟着,李二虎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也不是咱们弄丢的,找不到就找不到的,找了一下午怪累的,我们回去吧。”

 

李晓峰心里也是无奈,点了点头正打算回去的时候,忽然看到旁边一条弯弯扭扭的小路,顿时一愣。

 

旁边的李二虎看到李晓峰的反应顿时提醒道:“晓峰啊,你可别胡思乱想啊,这条路是上山的路,山上野兽多,这快到晚上了,你要是上去的话,估计就下不来了。”

 

李晓峰沉吟半响说道:“村子里都找遍了都找不到,可能真的上身去了,我要去找找。”

 

李二虎一听就急了,怪叫道:“你疯了!那老王和王德彪家还有些关系,我们帮着找了一下午已经给足了他面子了,你还要冒险上山?你要是回不来怎么办?”

 

“虎子哥,王德彪的事情咱们都知道,那老王虽说和王德彪家有些关系,但他和咱们却是无怨无仇,大家乡里乡亲的,好端端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丢了,晚上若是还找不到就危险了,我必须去看看。”李晓峰着急的说道。

 

他向来心善,你说找不到就算了,眼下很有可能就是上山去了,如果他不去尝试着找找的话,估计晚上都要睡不着觉了。

 

李二虎咬了咬牙说道:“那行,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了,你先回家,我去山上看看就好。”李晓峰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深入,就在山脚下找找,那傻媳妇儿脑子有问题,估计也跑不远。”

 

李二虎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回去拿两个手电筒,然后在这里等你,你快去快回,要是碰到什么意外,你就大声喊我,我就上山。”

 

眼下,好像也只能这样了,李晓峰点了点头,趁着现在天还没完全黑下来,直接一头钻进了小路上山去了。

 

李二虎不敢耽搁,也赶紧跑回家去取手电筒去了。

 

夜晚的阴山,阴森森的,除了偶然的一些虫鸣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放眼看去,周边黑压压的灌木丛各种形状,人类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这一刻在李晓峰的身上提现的淋漓尽致。

 

李晓峰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蹑手蹑脚的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顺着小路一路网上,李晓峰走一段就停下来侧耳倾听一下,他不敢喊叫,只能凭声音判断,而且那傻媳妇儿脑子有问题,就算是喊叫估计也没什么用,李晓峰甚至都不知道那沙媳妇儿叫什么名字。

 

又往前走了一大段,李晓峰觉得自己都快深入深山了却依然还是没有任何的线索,难道是他猜错了?沙媳妇儿根本没有进山?

 

这样想着,李晓峰心里却有些不甘心,沉吟着想到:“再往前走一段,再没有就准备回去了。”

 

这天色也越来越黑了,一会儿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就算是想回去估计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李晓峰一念至此,立刻加快了脚步,经过刚才的磨练,他现在胆子也大了起来。

 

他正往前走着,冷不丁一抬头的时候忽然看到不远处一个影影绰绰的屋舍,窗户上还两者一点火光,李晓峰当场吓了一大跳,不过立刻他就又反应了过来。

 

对了,这山上是有护林员的,不是本村人,据说是镇上派过来的,李晓峰也只是见过两次而已,他平日里不常上山,这会儿见到这屋子才反应过来那护林员应该就是住在这里了。

 

想了想,李晓峰抬脚走了过去,打算问问这护林员有没有见过老王家的傻媳妇儿上山。

 

这屋子连着三间在一块,周围有些残破的护栏,李晓峰直接一抬脚就跨了进去,看到最中间一个屋子亮着火光,便抬脚走了过去。

 

来到窗口,他身长了脖子往里面张望了一下,果然看到一个人影在晃动,可他正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忽然听到另外一个奇怪的声音。

 

听起来像是有人在哼唧着,声音里夹杂着痛苦,而且,这声音还是女声!

 

李晓峰猛地一愣,诧异的定睛看去,眼睛立刻就瞪了起来,他看到了老王家的傻媳妇儿!

 

不过这傻媳妇儿此时正被人绑在椅子上,身上的衣服都被撕扯开来了一般,隐隐的露出些东西让李晓峰看的有些口干舌燥。

 

除此之外,在椅子前面不远处,一个身穿灰色上衣的男子正一边解开自己的衣服一边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话:“吗的,老子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么久了,现在终于来了运气,上天眷顾啊!”

 

他一个人在这快闷出鸟来了,今天在林子里转悠了一圈,准备收功的时候就看到傻媳妇儿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在山上乱窜。

 

起初他还好心的询问着是怎么回事,当然,傻媳妇儿是啥也不知道。

 

看到傻媳妇儿脑子明显有问题,人长得也这么水灵,这家伙立刻起了贼心,二话不说就把傻媳妇儿给绑了回来。

 

此时天色已暗,良辰美景,他就想好好的享受一下。

 

傻媳妇儿被绑在椅子上,身上白皙的皮肤都被勒出了几道紫色的印记,她对眼前即将发生的一切自然没什么感觉,只是感觉有些疼下意识的挣扎着,可她越是挣扎,身体就越是疼痛,嘴里都无意识的痛叫起来。

 

对面的灰衣男子听着傻媳妇儿的叫声心里更是猫爪般的痒痒,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的上衣就要扑过去。

 

李晓峰看到这里哪里还忍得住,头一低,随手捡起一块板砖就从窗户上翻了进去。

 

听到动静,灰衣男子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眼前忽然出现一个人影吓了他一大跳,嘴里下意识的喊道:“你是谁,怎么……”

 

他话还没说完,啪!李晓峰手里的板砖就招呼到了他脑袋上,那是块青砖,本身也不是很结实,直接从中间裂开了,那护林员的脑袋也开了花,鲜血立刻就流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李晓峰瞪着眼睛吼道。

 

不管怎么说傻媳妇儿和李晓峰也是一个村子的,这护林员可是个外人,李晓峰此刻竟然有种护犊子的心情,尤其是看到傻媳妇儿身上被撕扯的不像样的衣服,心里的火气更是噌噌噌的往上冒。

 

那护林员本身就做贼心虚,此时被人撞破,脑袋上又被拍了一板砖,心里是害怕的很,抬头一看,正看到李晓峰瞪起的眼睛,通红,布满了血丝,尤其是李晓峰那咬牙切齿的样子,让护林员的身子狠狠的颤抖了几下。

 

“没……没干什么啊。”护林员颤颤巍巍的说道,身子倒在地上往后倒退着。

 

“没干什么?呵呵……那我让你好好回忆一下,我草拟吗的。”李晓峰气的嘴里已经爆出了粗口,一边骂着,一边捡起脚边碎掉的半块青砖,顺势又要拍过去。

 

那护林员看到这里,双眼瞳孔骤然一阵收缩,身子狠狠的一颤,再也来不及犹豫,仿佛弹簧板蹭的就弹了起来,速度比兔子还快的夺门而出。

 

李晓峰心里气的不行,追了出去,但外面天色已经黑了,那护林员对这周围的地形自然比李晓峰熟悉的多,两人跌跌撞撞跑出去一段,那护林员仿佛屁股着了火一般,速度贼快。

 

李晓峰眼看着要追丢了,心里气不过,手里的板砖直接甩手丢了出去。

 

黑暗中听的彭的一声,板砖直接砸在了那护林员的后背,可惜那板砖的杀伤力实在有限,一声痛叫之后,那护林员吃疼,心里害怕之下速度更快了,没多久就窜的没影了。

 

李晓峰心里担心傻媳妇儿,眼看护林员是追不上了,只能赶紧返回了木屋。

 

木屋里傻媳妇儿还被绑在椅子上,李晓峰赶紧将她身上的绳子给解开,傻媳妇儿害怕极了,在李晓峰解开绳子的瞬间就一把扑到了他身上。

 

李晓峰心头一颤,傻媳妇儿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不成样子了,就这么撞到自己怀里,李晓峰是个正常的男人,身体登时就有了反应,虽然傻媳妇儿啥也不知道,但李晓峰还是觉得有些尴尬,伸手将傻媳妇儿从自己身上拉开,嘴里说道:“没事了,我现在带你回家。”

 

护林员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山里夜晚没有光源根本啥也看不清楚,好在李晓峰在发几个屋子里翻了翻找到一个手电筒,两人就这样跌跌撞撞的顺着原路下山。

 

到了半山腰,李晓峰停下来打算辨认一下方向,但就在这时,身边的傻媳妇儿忽然一把抱住了李晓峰。

 

李晓峰心里想着傻媳妇儿应该还在害怕刚才的一幕,伸手在她背后拍了拍,但立刻李晓峰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他本身就是中医,这会儿分明感觉到傻媳妇儿的体温有些不正常,完全超过了正常体温,甚至有些发烫。

 

难道是发烧了?

 

李晓峰担心的将傻媳妇儿从自己身上拉开,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准备帮她检查一下,但是当李晓峰看到傻媳妇儿的脸色的时候,他立刻就吓了一大跳。

 

此时的傻媳妇儿整张脸都泛着一种一样的潮红色,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鼻子里面不断的喘着粗气,呆滞的眼眸此时却有些微微发亮,带着丝丝异样看着自己。

 

这什么情况?

 

“热……热……”傻媳妇儿嘴里无意识的喊着,双手开始胡乱的要扒开自己的衣服。

 

她本身衣服就被撕扯的不像样了,此时随便一扒拉,该看到的东西全让他看到了,李晓峰着急了,慌忙就要帮傻媳妇儿把她的衣服给拉起来。

 

可她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成了布条装,李晓峰忙活了半天不但没有帮她拉上,反倒是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