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这婆娘也不知道脑子是不是不好,居然还在挑衅自己,李二狗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怒了,咬了咬牙,狠声说道:“我跟你说了,你的事情我不会跟任何人去说,你他娘的也别来找我的麻烦!”

 

可尽管李二狗这么说,柳眉依旧冷笑不已,似乎对李二狗的话很是不屑。

“看你刚才有些落寞的样子,是不是觉得配不上人家?”柳眉继续轻笑,朝李二狗靠近了一些,“不过也是,刚才我还听里面的人恭贺许书记来着,人家那可是大学生,你一个穷乡僻壤的小伙子,好像是配不上人家!”

 

“你他娘的够了!”

 

这次,李二狗彻底的怒了,他双眼怒睁,青筋虬起,双拳紧握,一幅要打人的模样,看上去显得有些狰狞:“柳眉,我说了,你跟大和尚的事情我不会和任何人说,而且你也说了,就算我说了也没有人会相信我说的话,所以,麻烦你别来烦我!”

 

看着李二狗真的宛如一条发疯的野狗一般要扑上来咬自己的模样,柳眉心中也微微有些发怵,可是她心中自有定数,哪怕李二狗这么说了,她心中依旧不敢相信李二狗!

 

准确的说,柳眉不相信任何人,她只相信自己!

 

眼看着李二狗要走,柳眉眯着那双妩媚的眸子,幽幽地说道:“其实想要配得上一个山里走出去的大学生也没什么难的……”

 

听到柳眉这话,本来已经心中失望的李二狗微微一愣,眼中再次闪现出希望的神采,脚步也顿了下来!

 

没错,他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没啥出息,可是不知道为啥,哪怕许菲菲那妮子上了高中之后就开始对自己不理不睬的,他这心里头就忍不住喜欢人家。

 

现在听到柳眉的话,他心中的希望再次被引燃。

 

“你,你这话啥意思?”李二狗扭头看向柳眉。

 

瞧见李二狗上钩了,柳眉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狡黠之色,耸了耸肩,“没什么意思,反正你不想跟我废话,这些话我也就说明都不说好了。哎呀,这天可真热,我还是进屋凉快凉快好了。”

 

虽然知道柳眉这婆娘是故意的,但是李二狗却还是忍不住上钩。

 

“柳秘书,咱有话好好说啊!”说着,李二狗便冲到柳眉身边拉住了柳眉的胳膊。

 

被李二狗的手拉住了胳膊,柳眉眉头微蹙,看了李二狗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李二狗见状,立刻讪讪地送开手,“柳秘书,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告诉我到底有啥办法呗?”

 

“哼,许长春家的女儿不过只是考上了市里的一家三流大学而已,你们村比较偏僻,接触外界比较少,可是你知道么?这样的大学生外面一抓一大把,根本不值一提的。”柳眉轻描淡写的说着。

 

确实,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学生早就不再是以往那种铁饭碗的代名词了。

 

可是听了这话,李二狗却是苦着脸,说道:“话说的没错,可是,可是人家毕竟是大学生,以后也注定会离开塘河村去过城里人的生活,我李二狗你也知道,不过就是一个没啥能耐的穷山沟里的穷小子罢了,我拿啥配的上人家啊。”

 

看着李二狗垂头丧气的模样,柳眉忽然觉得这个乡下的穷小子也有着自己优秀的地方,人贵在自知!

 

“哼,那你觉得我和许菲菲相比如何?”

 

李二狗闻言,微微一怔,有些不太明白柳眉话里的意思,他嘿嘿一笑,在柳眉身上打量了一下,特别是在柳眉那浑厚的胸口以及穿着黑色丝袜的细腿上扫了一眼之后,说道:“柳秘书你说笑了,菲菲长的确实好看,但是那啥和柳秘书您比啊。”

 

柳眉听着李二狗的话,忍不住咯咯娇笑了起来,那股风情万种的模样看的李二狗心里忍不住一荡,暗道,这女人可真好看,难怪连庙里的大和尚都忍不住脱离了佛祖,跟她做那苟且之事呢!

 

“你想什么呢?”柳眉哪能听不出李二狗的意思,没好气地白了李二狗一眼,啐道:“我的意思是,你觉得我的身份和许菲菲那丫头比起来,谁更好!”

 

“那当然是柳秘书您啦。”李二狗想也没想便开口,“我虽然是农村人,但是我也上过高中,自然知道镇长秘书的能耐了,而且您还是镇长身边的大红人,以后这前途自然是不用说的。”

 

“算你识货!”

 

对于李二狗的夸赞,柳眉很是满意,点头笑道:“既然你也知道我的能耐,那么,我现在有一个机会给你,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那么我便会想办法在塘河村先给你弄个一官半职的,到时候找个机会和镇长说说你的事儿,只要你懂事儿,说不定你以后也能跟我一样,前途不可限量呢?”

 

李二狗从小就觉得文书很牛逼,平日里村里谁也不敢欺负,而且还能欺负人,现在忽然听到柳眉说自己也有机会当官,而且是当比文书,甚至是村委会书记更大的官,他这心脏便不争气的跳动加速了起来……

 

“柳秘书,您、您没跟我开玩笑吧?我真的能当官?!”李二狗激动异常地看着柳眉。

 

瞧见李二狗一脸激动地模样,柳眉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点了点头,说道:“那是自然,村委会的职务基本上都是镇上指派的,事在人为,你懂么?”

 

李二狗见柳眉说的笃定,心中也相信了,不过他也不傻,这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想要得到一件东西,那么就肯定会付出、失去一些东西……

 

“柳秘书,您说,我需要做什么才能够让您满意?”

 

对于李二狗的识相,柳眉很是满意,点了点头,笑道:“其实我刚才也说过了,只要你……”

 

“二狗,你在这里干啥呢?我这厨房都……哟,柳秘书也在呢?你找二狗有事儿?那我就先不打扰了,二狗,你说完就赶紧的,厨房那边菜还没有摘好呢,你和菲菲那丫头全都不见了。”

 

柳眉的话还没有说完,陈小凤忽然跑了出来喊李二狗。

 

“没事儿,我就是找李二狗问个事情,现在没事了,李二狗,你去忙你的吧。”不给李二狗开口的机会,柳眉笑盈盈地说了一句,看也没看李二狗一眼,转身朝会议室走去。

 

李二狗这心被悬在半空,别提有多着急了,可是柳眉这态度显然就是要在外人面前和自己拉开距离,他也不好多说,只能暂时忍着心中的疑问。

 

瞧见柳眉走远了,陈小凤这才看了李二狗一眼,小声地问道:“二狗,这柳秘书和你说什么呢?”

 

现在的柳眉成了李二狗翻身的关键,他可不敢胡乱瞎说,敷衍了一句说问我一些关于村里的事情便糊弄过去了。

 

不过陈小凤也是个精明的女人,她见李二狗想说,也不勉强,转而问道:“你是不是欺负菲菲了?咋把人家给气跑了?”

 

提到这事儿,李二狗忍不住老脸一红,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小凤婶子,我哪里敢欺负菲菲啊。”

 

“呸,你这坏小子,有谁不敢欺负的?之前不还偷看婶儿来着?”陈小凤说着,俏脸也微微泛红,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了起来,“好啦,不说这些了,你赶紧来厨房给我搭把手吧。”

 

说完,两人一起进到厨房里。

 

回到厨房里,陈小凤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李二狗聊着,不过李二狗心里在想着柳眉这婆娘给自己画了这么大的一块饼,她到底想要自己干啥?

 

陈小凤的手艺不错,在李二狗的帮忙下,一顿丰盛的午餐总算是忙活完了,朝许长春问了下,两人便开始朝会议室那边上菜……

 

饭桌上,柳眉和她随行的几个镇上来的办事员坐在主位上,许长春一个劲儿的劝酒,其他办事员除了司机意外,全都是来者不拒,许长春本想要敬酒给柳眉,可是却被柳眉给拒接了,许长春等人也不敢强行劝酒。

 

“柳秘书,您尝尝咱们陈主任做的野味,那绝对是塘河村一绝呀,要不是陈主任心系塘河村的妇女群众,她这要是去镇上开个小饭店,那绝对能赚大钱啊!哈哈……”

 

许长春在饭桌上时不时带动一下气氛,不过柳眉却都是淡淡地化解掉。

 

李二狗则是搞了碗饭,蹲在角落里吃了起来。

 

“李二狗,怎么不上桌来吃?”主位上的柳眉瞧见李二狗蹲在那边吃饭,开口问道。

 

李二狗这才刚张嘴,李富贵则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柳秘书,这小子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他哪里能上咱们这桌吃饭啊?”

 

听到这话,李二狗紧紧地抓着碗筷,心里将李富贵爹妈骂了个遍,可是这口气也只能忍着,李富贵说的没错,自己不过就是一个穷小子,有啥资格跟他们这些当官的在一桌吃饭啊!

 

柳眉则是眉头轻蹙,看了哈哈大笑了李富贵一眼,没有说话。

 

酒足饭饱之后,许长春让李二狗给众人泡了杯茶,惬意地抿了口茶,笑着问道:“柳秘书,要不您和各位领导先休息休息,等休息好了咱们再上大青山转转?”

 

在许长春看来,这柳眉等人过来也不过就是走个形式,然后拨点款啥的让塘河村村委会自生自灭罢了,他之所以这么客气,主要也就是怕这事儿吹了,上面的这些款飞了。

 

“不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这边考察完还得回镇里和镇长汇报工作。”柳眉淡淡地说了一句便起身站了起来。

 

其他人见柳眉起身,也跟着起身,那几个随行人员显得有些不太乐意,许长春等人自然不敢多说。

 

“好勒,那啥,柳秘书,那咱们就即刻动身?”

 

柳眉看了众人一眼,淡淡地说道:“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去,对了,带上李二狗就行。”

 

“啥?”

 

所有人都吃惊的看向柳眉,倒是柳眉对这些人的反应毫不在乎。

 

“柳秘书,您一个人上山多不安全,这样,我陪您一起吧。”许长春一脸讨好地说着。

 

许长春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已经有些年头了,他一直都想要继续往上爬,可是这年头是人情社会,想要往上爬的话,首先你得寡妇睡觉,上面有人才行!

 

如今柳眉带着镇长的旨意来塘河村搞发展、搞建设,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他也知道镇长和柳眉两人情同姐妹,只要讨好了柳眉,到时候在镇长那边说几句好话,那自己或许真的会有继续往上一步的机会!

 

“不用了,许书记你也喝了不少酒,就在这里陪其他两位同事说一下塘河村的具体情况吧,都是为了工作。”柳眉婉拒了许长春的好意。

 

许长春见柳眉态度坚定,犹豫了一下,讪讪地坐了下来。

 

瞧见许长春在柳眉面前吃瘪,李二狗心里头还是有些好笑和解气的,他觉得平日里许长春、李富贵这些家伙一个个看上去都人五人六的,今个在领导面前却宛如村里的大黄似的。

 

“李二狗,跟我走!”

 

正当李二狗心中好笑之际,柳眉的声音响起,李二狗抬起头来的时候,柳眉已经走出去了。

 

眼看李二狗起身要跟上去,李富贵的声音响起,只见李富贵眯着小眼睛,眼中迸射出狠色,“二狗子,你小子要是敢在柳秘书面前乱说话,老子有你的好果子吃!听到没?”

 

李二狗紧了紧双手,心里很是不爽,可是脸上却满是笑意,“嘿嘿,叔,我明白,你放心好了。”

 

说完,李二狗一个箭步冲出了会议室,追上了柳眉。

 

从背后看着柳眉那被齐膝短裙包裹住的浑圆,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心里暗想,这婆娘的腚子可真不错,也不知道揉起来是啥感觉。不过最让李二狗心里疑惑地是,柳眉为啥上山只带自己一个人……

 

忽然,一个想法在李二狗的脑子闪烁起来——难不成,这骚婆娘想要在大青山里和狗爷我搞那事儿?!

 

想到柳眉连大和尚都不放过,他更是觉得自己的想法可靠,这么一想,他忽然又紧张,又有些小忐忑了起来,毕竟大和尚有恩于自己,万一柳眉真的要和自己搞那事儿,那自己不是给大和尚戴帽子吗?

 

“算了,有女人不上王八蛋,等下狗爷我就先好好的尝尝这城里来的高贵女人到底是啥个滋味……”

 

在李二狗的指引下,两人一起来到大青山,不过李二狗总觉得柳眉似乎对大青山很熟,随即,他不由得再次想到柳眉可是会上山找大和尚的,也便释然了。

 

“李二狗,他们为什么会喊你李二狗?”

 

上了山,柳眉开始走在前面,似乎爬山有些无趣,便问了李二狗这么一个问题。

 

听到这话,李二狗微微一愣,随即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村里人瞎给我起的,我……我也不太清楚。”

 

柳眉却是轻笑一声,不以为意,知道李二狗不想告诉自己实情,便也不再搭话,闷着头开始爬山。

 

看着往山上爬的柳眉,李二狗这心里多少是有些佩服的,他没想到柳眉这么个娇滴滴的城里娘们居然这么能吃苦,这着实让他对柳眉另眼相看,要知道,就算是村里的那些糙老娘们都不太愿意爬大青山,因为爬山实在是很累人,更何况是这种热死人的天气。

 

爬到一半,李二狗准备喊柳眉休息一会儿,可是这么一抬头,从下往上看去,正好可以瞧见柳眉裙底的风光,在柳眉修长的双腿来回走动之间,那本身就不是很长的短裙里的风景完全被李二狗看了个一清二楚。

 

可是让李二狗没想到的是,任凭他咋看都看不到柳眉里面的小衣,只是看到两个丰盈在摩擦着,那两团磨蹭之间,看的李二狗忍不住心火上涌、血脉贲张起来……

 

你爷爷的,这……这婆娘也太骚了,出门在外居然里面啥也不穿!

 

发现了柳眉的秘密,眼看柳眉似乎没有任何的察觉,李二狗便想要看看这城里的婆娘可乡下婆娘那地方到底有啥不一样,随后,他走快了几步,让自己离柳眉更近了一些,这么走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错了,因为他发现柳眉的前头是被布片遮挡住的。

 

看到这里,李二狗不由得想到之前帮小妈拿内衣的时候在抽屉里看到的那只有一小块布料,这不由得让李二狗脑子里又浮现出小妈穿这种小衣时候的模样,一想到自己小妈也会穿这种小衣,李二狗便忍不住那地儿难受就的厉害,瞬间有了反应!

 

“咕咚”一声,火气上涌的李二狗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只觉得嗓子眼都火辣辣的,这种做贼产生的激动让他的心脏也急速的跳动了起来。

 

“李二狗,这山上到底有哪些……”

 

爬了许久的山,柳眉似乎也累了,停下了脚步转身想问李二狗话,可是这么扭动之后,她却发现李二狗的抬着头,朝自己裙下看,先是一愣,当她瞧见李二狗那狗毬子之后,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眼中闪过一抹神秘的笑意。

 

李二狗听到柳眉的话,仿佛受惊了的山猫,一个激灵,赶紧低头不敢再去窥探柳眉的美好之处。

 

完了,这下丢人丢大了!

 

李二狗心里很是尴尬,同时更多的却是后悔,虽然他之前心里揣测过柳眉的心思,但是那也只是揣测而已,就算是真的搞那事儿,那也得柳眉说出来才成,现在人家柳眉还啥都没说,也没有确定是否真的想要和自己搞事情,现在被人家发现了自己的丑态,如果对方不是那个意思的话,一生气,那之前的承诺全都泡汤了,那可如何是好?!

 

李二狗的内心在剧烈的挣扎,可是等了好一会儿,柳眉却反常的没有说任何的话,而是轻轻地伸了个懒腰,将她完美的身材曲线展现出来。

 

听着柳眉那宛如鸟鸣的声音,李二狗忍不住再次抬头,只见柳眉继续往前走,嘴里嘀咕着“这天可真热呀”,不过这些不是吸引李二狗的地方,真正吸引李二狗的地方是,柳眉的手居然轻轻地将那短裙继续往上撩了许多,这种程度,哪怕就算是不抬头从下往上看都能够将看到她那两瓣大腚子在那边扭动……

 

“这娘们想要干啥?难道他这是在勾引狗爷我么?”李二狗见柳眉非但没有说任何责备自己的话,反而将短裙撩到这么高的位置,心里不由得暗自揣测了起来。

 

看着那白花花的大腚子,从后面看,偶尔还会看到柳眉那奇特的小衣无法遮挡的一些小调皮,他忍不住心火更旺了起来,很快也没了之前的顾忌。

 

你爷爷的,你自己都这么不要脸的公然给狗爷看了,狗爷要是还害羞,那可就真不是真男人了!

 

想到这里,李二狗立刻大胆地欣赏了起来。

 

悄悄地扭头偷瞥了李二狗一眼,发现李二狗的眼珠子仿佛都快要掉下来了,柳眉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轻轻地解开里面白色衬衣的扣子,顿时,那两个本身就饱满的小调皮立刻蹦跶了出来,那白花花的肌肤和完美的形状恐怕是个男人都要为之疯狂!

 

“李二狗,你们这大青山上到底有哪些特产呀?你快点给我说说,这都快要热死了。”柳眉的声音本来就好听,此刻故意腻声说话,立刻让李二狗心里头火气烧的更旺了起来!

 

如果不是他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理智存在,恐怕就真的和一个没有思想的野兽一般朝柳眉扑过去了!

 

这个女人就他娘的是个纯粹的妖精啊!

 

“咳咳,柳秘书,这山里的野味啥的白天基本上很少出没,特别是现在天气比较炎热。至于其他的……”李二狗开始给柳眉介绍起大青山里的一些事情,不过眼珠子却一直盯在柳眉身上,因为他发现柳眉已经开始往他身边走过来,看着那白花花胀鼓鼓的丰满,他有些失神……

 

“难怪他们都喊你二狗子,果然就是一个狗东西!”柳眉的手轻轻地攥住小二狗,惹的李二狗身子一颤,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被柳眉这么挑弄,李二狗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张开双手就要搂住柳眉好好的搞一搞这个城里来的妖精。

 

“你想干嘛?”李二狗的手还没有碰到柳眉,便听到柳眉冷着脸瞪着自己,声音更是带着一种厉呵,在李二狗愣神之际,柳眉继续冷笑道:“就你这样的乡下狗东西也想要碰我?哼,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很脏么?你这样的狗东西只配用嘴来伺候我,知道么?”

 

李二狗听着柳眉的话,特别是她左一个狗东西,右一个狗玩意,让让二狗心中很是愤怒!

 

“怎么?还生气了不成?”瞧见李二狗双拳紧握,眼露凶光的模样,柳眉嗤鼻冷笑,媚眼之中满是嘲讽之色,“你想要往上爬,那么就得忍受这些屈辱,否则的话,你就一辈子在乡下种地好了。”

 

顿了顿,柳眉也不管李二狗啥想法,直接撩起自己的短裙、将那奇特的小衣直接撇到边上,将女子身上最神秘的地方展现出来,朝李二狗勾了勾手指,“来吧,用嘴来伺候好她!”

 

虽然此刻的柳眉姿势和让自己做的事情很是诱人,但是李二狗的心里却很是憋愤,他也是个男人,现在却要被一个女人这么羞辱,这深深地戳痛了他的自尊心,他想过要拒绝!

 

可是一想到自己这些年来一直被人欺负,自己啥也不会,这辈子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机遇,他可能跟村里很多男人一样,出去城里打工,在工地上搬砖!

 

他不想要过这样的日子,他不想一直被别人瞧不起,被别人欺负!

 

他想要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而柳眉的出现则有可能是他改变命运的一个救命稻草,他没有任何的背景靠山,他想要改变这样的生活,所以,他觉得自己确实应该如柳眉所说的一般,想要成功那么就得忍受憋屈,先踏踏实实的做一条狗,一条让主人满意的狗,隐忍完这些才能够一步步的往上爬,无谓的意气用事那是最愚蠢的行为!

 

“怎么?不愿意么?”柳眉看着李二狗一脸挣扎的模样,嗤鼻冷笑,“李二狗,你要知道,狗想要吃肉,那么就得逗得主人开心,而你现在这样,我还真的要考虑是否真的要给你一个机会呢!”

 

看着柳眉轻描淡写的眼神,李二狗很是愤怒,可是更多的却是无奈的悲哀!

 

他不是没想过要拿柳眉和大和尚之间的事情做为把柄来要挟柳眉的,可是深想之后,他觉得就算自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许长春他们又有啥用呢?许长春和村里的其他大人物都得对柳眉卑躬屈膝的讨好着,自己说了之后,说不定反而会被许长春等人乱喷一顿。

 

“我,我愿意!”

 

李二狗咬了咬牙,缓缓地朝柳眉身边走过去,虽然近在咫尺,但是他却觉得这几步路的距离仿佛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才走完,每一步都很重很重!

 

他知道,想要让别人瞧的起自己、不欺负自己唯一的途径便是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等到自己足够强大了,就不会被柳眉这么对待,也不会放下尊严跪在柳眉的身下伺候她!

 

等到那一天,他可以将这个女人狠狠地压在身下,肆意的折腾她,折磨她!

 

可是,不是现在,他需要时间,需要足够的时间和努力去变强!

 

“哦……”

 

柳眉并不知道李二狗心里的想法如何,当李二狗跪在她身下伺候她的时候,那种触觉让她忍不住浑身颤抖不已,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这样的快乐了!

 

似乎是想要让这种快乐来的更强烈一些,柳眉双手紧紧地压住李二狗的头,似乎是想要让他贴的更紧一些……

 

“啊!快……再快一点儿,用力咬她!唔……”

 

随着柳眉的身子一阵剧烈的抖动,李二狗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被柳眉的腿给夹爆了一般,特别是柳眉那娇媚的声音,更是让李二狗心里忍不住再次生出那种绮念来……

 

这女人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如果能够好好的倒腾一下,应该会很舒服才是吧?!

 

“起来吧!”柳眉缓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有些疲惫的开口,她的嗓音有些微微地颤抖,这种在大山里被一个男人用嘴给伺候的达到顶点儿,确实让她很是舒服、满意。

 

整理了一下,柳眉便开口询问起正事儿。

 

“这大青山除了野味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特产没有?”

 

“大青山山下和山腰的位置相对而言只有一些药材和野味,药材的话想对会多很多,野味的话虽然也有,但是数量不是很多……”

 

李二狗将自己所知道和熟悉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讲述给了柳眉,至于山腰之上,李二狗则是闭口没提。

 

听完李二狗的报告,柳眉眉头轻皱,琢磨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了声好,转而又问道:“这大青山里有没有什么山涧?或者水潭之类的地方?”

 

“有的!不过这些山涧和水潭里似乎没有什么鱼虾之类的……”李二狗闻言,立刻想到昨天自己偷看到李秀芬洗澡的那个水潭。

 

“带我过去看看。”李二狗话还没说完,柳眉便立刻打断了他的话。

 

李二狗不知道柳眉要找水潭、山涧干啥,轻车熟路地领着柳眉朝水潭那边走去。

 

半晌之后,两人便来到了水潭边上,柳眉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水,立刻点头,显然很是满意。

 

刚才她被李二狗伺候的到了顶点儿,身上全都是汗,下边儿也出了不少液子,走了这么久的路早就难受死了,而且不清洗一下的话,很可能会被有心人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

 

“柳秘书,这水潭的水温还是不错的,冬暖夏凉,就是里头没鱼虾啥的,让我有些奇怪。”李二狗见柳眉很是满意,略带讨好的解释了一番。

 

柳眉微微点头,看了李二狗一眼,说道:“好了,你去那边的小树林里帮我守着,要是有人来,给我拦住,知道么?”

 

“啥?”李二狗怔了怔,有些不解地看着柳眉。

 

瞧见李二狗疑惑地眼神,柳眉忍不住没好气地说道:“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顿了顿,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用水簌簌口,把脸洗干净!”

 

听到柳眉后面的那句话,李二狗心里生出一丝怨恨,确实,之前柳眉下边儿压根都没有清洗,现在嘴上脸上还有味儿呢。

 

清洗了之后,李二狗老老实实地朝小树林那边走了过去,虽然柳眉出言提醒了让自己洗脸漱口,但是李二狗对她的恨却没有减少,因为柳眉确实深深地刺痛了他最软弱的痛处。

 

“柳眉,咱们走着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今天对我所做的一切,你不就是镇长的秘书吗?等到哪天狗爷我成了镇长身边的红人,老子就让你知道狗爷我为啥被人喊成二狗了!”

 

李二狗悻悻地走到树荫下,刚准备坐下来休息一下,可是扭头朝柳眉那边看去的时候,顿时一脸的不敢置信,因为此刻的柳眉居然正在脱下身上的衣衫,白衬衫已经脱下来了,里面黑边粉底的胸衣也完全呈现在李二狗的眼前,远远地这么看去,柳眉那完美的身材看的李二狗忍不住心潮上涌……

 

这娘们,她……她到底想要干啥?难道她想要当着自己的面在这水潭里洗澡不成?

 

然而,柳眉很快便给了李二狗答案,因为她的手已经开始解开胸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