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知道我和她根本就不可能再发展些什么,但我还是强忍着很多想说的话,猛地一点头。

 

“那就好。”

 

周彤长长叹息一声,随即走进卧室。

我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左右摇摆的翘臀,内心却掀不起半点波澜。

 

当周彤脱掉自己纤薄的外衫后,我问她,张老师什么时候回来?

 

周彤挂着衣服,一边说道:“晚上吧,他今天有很多卷子需要批阅。”

 

我没再说话,因为我此时已经完全被周彤吸引了目光。

 

外衫褪去,周彤上面还有一件鹅黄色的滑丝碎花短袖,将丰满的事业线衬托出来,黑色的百褶裙下,修长笔直的美腿外包着一条丝袜。

 

一瞬间,我低落的心情消失不见,满脑子都是周彤那丰腴的娇躯。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特别勾魂,当她开始解自己的裙子时,我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直接扑了上去。

 

周彤呀的娇呼一声,给我压在床上,急促的呼吸着。

 

看着她那灵气逼人,精致无暇的脸颊,粉扑扑的,我就忍不住张开嘴蹭上去。

 

下一秒,我接触到了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

 

触电一般的快感直冲大脑,周彤不像上次那般木讷,灵巧的香舌在我的口中转来转去,同时还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品尝着周彤的香津,胸口还感受着那两团饱满的挤压感,上天般的感受不言而喻。

 

我能明显感受到,周彤的娇躯正在逐渐升温,脸上的红晕之色也愈发的浓烈。

 

动情了吗?

 

我的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滑进了她的裙摆中,在周彤的大腿上肆意游荡着,最后,我停留在了她最私密的部位,一下又一下,轻轻的按动着。

 

“嗯……不要这样……”

 

周彤无力的娇喘着,媚眼如丝,整齐的秀发早已凌乱不堪。

 

正当我开始扯下她的小内内时,周彤下意识的抓住了我的手。

 

她突然问我:“张伟……你买套了吗?”

 

???

 

卧槽,我当时内心简直有一万只羊驼在奔腾,你也没说要我买那玩意儿啊!

 

我愣了半天,才傻笑道:“你家没有吗?”

 

“有我还会问你吗?”周彤努努嘴,将我推开,重新坐起来然后理了理自己皱着的百褶裙。

 

我有些懊恼,这就好比煮熟的鸭子都飞了,但我还是有些不死心道:“没有就不做了吗?”

 

毕竟这种机会不常见,如果失去了,我还不知道要再等多久。

 

“不行,除非我疯了,要是我怀孕了怎么办?”周彤回答的万分肯定。

 

周彤的回答让我一阵无语,她刚新婚,就算怀孕了,又能怎么样?

 

我就不信,周彤一生完小孩,张老师就会迫不及待的去做亲子鉴定……

 

说来也怪,我在她的家里看了半天,似乎没有看出半点儿新房的感觉。

 

除了阳台的窗户上贴着一对喜字外,整间房子,甚至连个婚纱照都不曾看到。

 

再加上周彤刚才的那番话,很容易让人引起怀疑。

 

察觉到了我异样的眼神,周彤低下头,深吸一口气问我:“张伟,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贱,很放荡?”

 

周彤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我一脸懵逼,但我还是很快的摇了摇头,说没有。

 

她惨然一笑,原本低下的头又仰了起来,两双长长的睫毛不断的眨动着,像是再极力的克制着什么。

 

“有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挺贱的……”

 

正当我不知该如何接话时,周彤独自喃喃道:“或许你也很疑惑吧,一个月前,我结婚了,但是你却在我家连一个婚纱照都看不到。你觉得,这像新房吗?”

 

我很耿直的点点头,说,不像。

 

她看了我一眼,眼圈里雾蒙蒙的,她笑了,问我:“张伟,你想不想听一听我的故事?”

 

让我诧异的是周彤情绪上的转变,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和我说这么多无病呻吟的话,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

 

她现在,好像真的很无助。

 

“我家很穷,我妈的一场重病让我家雪上加霜,我爸拼了命的赚钱,这才供我上的大学。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了咱们学校任教。”

 

“张子明不同,他家境不错,靠着家里的关系上了和我一样的名牌大学,毕业后也能轻松任教。因为家里缺一大笔的手续费,我没有办法,只能嫁给他。”

 

“第一次见到张子明,我只觉得他这个人长得挺正气的,对我也很好。要不然,哪怕他家再有钱,我也未必会嫁给他。只不过……”

 

说到这里,周彤顿住了。并且,一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缓缓流下。

 

“婚后我才知道他是有多么的花心,刚才,我骗你说他在批卷子,其实不然。呵呵……他怎么会有那么高的上进心,如果我没说错的话,现在的他肯定在哪家酒吧和别人厮混呢。”

 

周彤的话让我心头一惊,我做梦也没想到,外貌文质彬彬的张老师,竟然放着家中的美娇妻不好好享用,在新婚期就出轨了。

 

“你是不是觉得很惊讶,呵,其实还有更惊讶的。”周彤瞥了我一眼,惨淡的笑容中尽带嘲讽。

 

我追问下,她站起身来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一根香烟。

 

啪的一声打火机响起,她猛地一吸,青烟徐徐升起,但随即她便猛地咳嗽数声。

 

“不会抽烟就别抽了。”我皱着眉头走向前,想拿走烟。

 

“我抽烟关你屁事,你少管我!”她有些愤怒的将我一把推开。

 

“我不管你谁管你!”我也和她较上了劲,不过到底我还是没能抢下那根烟。

 

周彤一把将我推开,望着猩红的烟头,自嘲一笑道:“张子明,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

 

她接下来的一番话,更是让我颠覆了世界观。

 

“他不是一个男人,他那里不行。不仅如此,他还有龙阳之好,同时,他也对女人感兴趣。你说,这种男人,是不是极品?”

 

我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我只知道男基佬女百合,但是像张老师这样的,还真的很少见。

 

“他对女人也感兴趣,不错,但是他的兴趣,只局限于在那方面……”

 

说到这里,周彤背对着我,把自己的短袖掀了上去。

 

接下来,我看到的并不是一副可以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而是……

 

在周彤原本光洁的背部,竟然到处都是一条条青紫色的抽痕!

 

顿时,我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那是对于张子明的评价。

 

变态!

 

“新婚当晚,他扑在我的身上,胡乱对我一阵乱摸……”周彤慢慢闭上了眼睛,像是在回忆,但那回忆似乎又很惊悚,不由得让她时不时的娇躯一颤。

 

她继续道:“那是我的第一次,我紧张的闭上了眼睛,但是那种感觉却很不对。很痒,而且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束缚感。当我睁开眼时才发现,我竟然被他绑在了床上……”

 

“他抽打着我,说我只不过是花钱买来的女人,以后,我就是他的女仆!”

 

这……

 

我已经惊呆了,原本只是想来和周彤进行一次简简单单的鱼水之欢,却不曾想,我的脑袋里会突然出现这么大的信息量!

 

而且还毁三观!

 

“最让我不能忍的,是他根本算不上一个完整的男人。每次,他最多坚持不过两分钟,每次,他都会在事前把我玩弄到精疲力尽,但到了真正关头,却又让我疼痒难耐,草草了事。”泪水就像是止不住的洪流,顺着周彤的脸颊不断向下滑落,悲伤至极。

 

莫名其妙的,我有些开始同情这个女人了,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

 

即便隔着衣服,我仿佛也能摸到那一条条抹之不去的伤疤。

 

一根烟,周彤只吸了两口,第二口吸完,她又是一阵猛地咳嗽,烟头都掉在了地上。

 

她苦笑着说:“我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和你说这么多,可能就是内心压抑了太久吧。张伟,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

 

“我只是一个女人,普普通通的女人,我希望你今天能好好对我,让我感受一下,作为女人的快乐……”

确实,正如周彤所言,这间房子还是称呼为她一个人的温馨小屋更为合适,实在和婚房完全不搭边。

 

而张子明,也就是张老师,着实让我感到惊讶。

 

玩龙阳,对待女人还有变态的嗜好,并且那方面也不行。

 

我能够想象得出,周彤每次是在事前会被张子明折磨的死去活来,但真正到了重要时刻,张子明却又一泻千里,根本满足不了周彤。

 

这就好比去看某岛大片,前戏漫长而又刺激,但高潮却又不过一两分钟,是个人都会在底下评论骂娘。

 

周彤亦是如此,每当自身的欲望被挑逗起来,却被那短暂的一两分钟给消灭了。

 

女人的快乐……

 

我靠向了她,再一次稳住了她的性感的红唇,她顿时娇羞起来,唔的长吟一声,迅速的和我滚在了床上。

 

我们互相撕扯着彼此的衣服,但双唇却从未分开过,一直都紧贴着,周彤的小巧香舌在我的口中钻来钻去,好似玩着猫抓老鼠的游戏。

 

很快,我们都彼此赤果了,一丝不挂。

 

周彤的娇躯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完美,至少,在她的后背和大腿根部都有小皮鞭抽打下来的痕迹,而在她的胸前和臀上,还有一排排不深不浅的牙印。

 

虽然摸不出来,但是在视觉上,绝对震撼人心。

 

“抱紧我……”

 

周彤呢喃着,她笔直的躺在舒适的大床上,玉体横陈,伸开玉臂。

 

我趴在她的身上,温热的胴体与我紧紧相贴,她将头埋在我的胸膛上,犹如小猫般一个劲的蹭着。

 

我捧着她那张精致的脸庞,顺着她的额头,一路往下亲吻着她,在她那性感的锁骨,洁白的香肩,挺拔的胸部,平滑的小腹,无一没有留下我的吻痕。

 

就在我即将吻到她神秘花园时,她反应的很快的用手遮住,摇着头,一脸娇羞道:“不要,那里……脏。”

 

“你身上,没有脏的地方。”

 

我很强势的拨开她的手,直接吻了下去。

 

“哼……”

 

周彤猛地闭上美眸,浑身剧烈的颤抖着,性感的嘴中不断娇呼出一阵有一阵诱人的篇章。

 

我拼尽了一切,把我在大片里看来的招式全部用上,在我骤如雨下的吻中,周彤似乎有些焦躁,甚至她开始揉捏着自己丰满的胸部。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无限春光……

 

当我的舌头有些发麻后,我这才抬起头来,当即,我看见周彤的喘息声无比沉重,柔媚的娇躯在床上不断扭动,原本平坦的床单现在早已褶皱的不像话了。

 

我重新趴在她的娇躯之上,冲她的耳边吹着热气:“老师,你痒吗?”

 

她媚眼抛向我,点着头,含糊不清的说着:“痒,好痒……”

 

“那我现在能进来吗,我保证,我会满足你的。”

 

周彤娇喘渐熄,残留的理智还是让她摇了摇头。

 

她轻微颤抖道:“我想,但是现在不行。”

 

我没有说话,继续的把头埋下,这一次,我从她的耳垂开始进攻,再到她的腋下,周彤的腋下很干净,没毛不说,更没有异味。

 

“快停下来,痒死我了……”

 

周彤在床上扭动的更加厉害了,她抓住我的脑袋,想把我的脑袋贴在她的胸口,但是被我拒绝了!

 

如果说她每次和张子明做是一种煎熬的话,我今天会让她尝试一下,什么叫做刻骨铭心的搔痒!

 

又是十几分钟后,我感觉自己的舌头都快要不属于自己的了,这才抬起头来看周彤的反应。

 

在我极致的热吻与爱抚下,周彤浑身香汗淋漓,那种麻痒如同拨弄灵魂一般的纠缠,让她嘤咛不断,满脸尽是渴望之色。

 

“我能进去吗?”我再看向她时,她的眼里,饱含春色。

 

“不能!”

 

令我惊讶的是,周彤再次拒绝了我,虽然渴望,但是周彤并没有冲昏头脑,她还清醒着。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周彤对我说道:“要么,我用其他方法帮你解决。要么,你现在下去买套。”

 

“什么方法?”我愣了愣,她所说的第二个选择我直接放弃了,现在我下面早就挺立的不像话,根本穿不成裤子。

 

“用……”顿时,周彤脸上再显红晕,披散着秀发显得格外妩媚。她突然说道:“你管我用什么方法?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把我先给弄舒服了!”

 

这下我可犯难了。

 

想让她舒服,可是我还不能用下面去弄,这叫我可如何是好?

 

手?还是继续用舌头?

 

这尼玛是想累死我啊!

 

无奈之下,我只能再次封住她的唇,同时一只手覆盖在她的下面,揉捏着。

 

伴随着周彤的娇媚声响起,我的两根手指犹如一对蛟龙,直接闯了进去。

 

“啊……”

 

下一刻,周彤纵声高呼,紧紧闭上了双眸,差点挤出泪水。她狠狠的在我的肩膀上咬了一口:“疼,你给我轻点儿!”

 

我的两根手指被她紧紧包裹着,挤压感很大,同时也证明了她真的很紧致。于是,我放慢了自己的速度,缓缓的蠕动起来。

 

逐渐中,周彤的痛呼声也变成了娇吟,愉悦的满足声不断哼出,不断的刺激着我的每一条神经。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周彤的身体,虽然很别样,但是那种紧致的束缚感,我真的难以忘怀,尤其是包裹住我的手指,我能明显感觉到周围那种一动一缩的触碰感,简直醉人心智。

 

足足一刻钟后,我的手指感受到了一股热浪,而周彤则是在满足的嘤咛声中,瘫软在床上,时不时的抽搐两下娇躯。

 

我得意的抽出手指,亲了一下她光滑的脸颊,问道:“舒服吗?”

 

“不舒服,疼死了!”

 

周彤娇嗔一声,又在我的肩膀上留下了一排牙龈。

 

我倒吸一口凉气,心想她可真狠啊,下口毫不留情。

 

但我还是调侃道:“不舒服?不舒服最后你叫的那么开心?”

 

周彤俏脸一红,解释道:“那是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被满足过了……”

 

我哦了一声,然后指了指自己的下面,无奈道:“你满足了,我呢?”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她是不是真的舒服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的下面快要爆炸了。

 

她坏笑着,勉强支撑着自己坐起来,显示喘了几口粗气,然后拍着自己饱满的胸部,说道:“我现在帮你解决啊?”

 

说完,她那双略带冰凉的纤纤玉手,直接握住了我下面的炽热。

 

只是用手吗?

 

我刚才那么费力的帮她解决,现在换来的,感觉只是敷衍。

 

很亏啊。

 

我说:“老师,我喜欢你性感的小嘴。”

 

周彤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但是她却连连摇头道:“不,我不会再尝试第二次了,脏。”

 

我觉得她也没说错,比起张子明,我确实比较脏。

 

于是我又问道:“那你下面的小嘴呢?老师,我知道你也很想要,特别的想要,对不对?”

 

我的话说完,她看了一眼我的下面,她的两只小手甚至不能完全握全,情不自禁中,她猛地一咽口水。

 

对于自己,我还是比较有自信的,至少和他那个不行的老公比起来,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很显然的是,周彤已经动情了,现在她唯一纠结的,就是没有安全措施。

 

她靠在我的胸膛上,两只手握着我的那里,开始向她的下面靠去,两条美腿更是不自觉的微微张开。

 

一阵酥麻的感觉传来,我清晰可见,我的下面已经顶在了她的入口。

 

只是当她放在那里后,一切的动作都停止了,她也盯着自己下面看,像是在做最后的思想挣扎。

 

最终,她还是放弃了。猛地摇头,周彤说:“不行,真的不行,我要是怀孕了就完了!”

 

周彤再怎么说也是聪明人,现在她能够拥有的,多半都是张子明给她带来的,一旦被发现了,那么她一切都没了,甚至病重的母亲都没人医治。

 

她松开了我的下面,一个劲的用她那饱满的胸部蹭着我的脸,她甚至央求我:“张伟,我求求你了,你下去买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