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那你现在都投资过哪些项目,方便跟伯父说一下么?”

 

  “林浩他现在主要投资……”薛琳娜又赶紧接过话头,这一次却被薛战打断,“琳娜,我问小林呢,你先别说话,让我和小林好好聊聊。”

  薛琳娜只好不说话,目光看向林浩,尽管心里明知道会露馅,也没对林浩的‘表演’抱有太大的希望,但眼看着要露馅了,她的心跳还是砰砰的加快。

 

  林浩看了薛琳娜一眼,转过头看向薛战,笑着说:“薛伯父,你别听琳娜胡说,我根本就不是什么投资商,也不是什么哈弗毕业的,你也别怪琳娜,她是怕把我的真实职业说出来,遭到你的反对,不让我们在一起。”

 

  “哦?”

 

  薛琳娜低下头,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握紧,外人面前的冰山女神,海港市商界的女强人,在从小到大一向严格的父亲面前,依旧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的是,父亲并没有因此而发火,疑惑了一声之后,便笑着问林浩:“那你说说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吧。”

 

  林浩笑着说:“我老家在北疆的一个小镇上的,初中毕业就当兵了,刚退伍,现在还没有正式的工作。”

 

  薛琳娜桌子下的拳头握的更紧了,一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父亲的脾气她太了解了,这种时候他一定会发火的。

 

  此时,站在薛战身后的管家和保镖,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惊讶的同时,也在手心里暗暗捏了把冷汗,天生丽质国色天香的大小姐,居然跟这么一个平凡普通的年轻人领证结婚,这一下薛董想不发火都难了吧……

 

  

  

 

  富丽堂皇的饭店包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空气仿佛凝滞,远处海面上折射来的一缕黄昏也似乎变的清冷……

 

  然而,意外再次发生了。

 

  听完林浩的回答,薛战非但没有丝毫发怒的迹象,那本来就满是慈祥的脸上,笑容里更是透着一抹赞许,“不错,年轻人就应该当兵,去部队里历练历练,一身军人的钢铁意志,不论投身到哪个行业都是优势。”

 

  “咳咳……”

 

  薛战咳嗽了一声,笑道:“实不相瞒,伯父年轻的时候也当过兵,从最初的实习兵,到步兵,后来被选入了特种大队,疆场戎马近二十年,之后才转投商界,每当遇到困境,别人坚持不住要放弃的时候,我身体里的军人血液,总会支撑着我在逆境中走下去,可以说我今天的成功,离不开我曾经二十年的军旅生涯。”

 

  林浩马上笑着送上马屁,“伯父,我说怎么一看到你就觉得亲切,原来你也当过兵呢,来,我敬您一杯!”

 

  在薛琳娜以及薛战身后的管家、保镖惊讶目光的注视下,林浩举着酒杯站起来,向薛战敬了过来,薛战满脸笑容,两人酒杯‘叮’的碰了一下,仰起头一口干了。

 

  薛琳娜握着筷子的手,不由轻轻的一颤,望向薛战的目光里,满是那排山倒海的疑惑,这……还是自己的父亲么,他一向严肃古板,什么时候这么平易近人了,而且喝酒一向浅尝即止的他,如今怎么也豪气的一口干了?

 

  “小林啊,你在部队里当的是什么兵,是特种兵还是……”

 

  “哦。”

 

  林浩笑着说:“伯父,我可没您那么厉害,我就是一个打杂的,做做饭,养养猪,我养猪那可是绝活,我们部队里逢年过节杀的猪,那可都是我从小养到大的……”

 

  不等林浩把话说完,笑容和蔼慈祥的薛战,脸上的表情突然一黑,身体猛的一晃,差点扭到了腰,干咳了两声打断,道:“小林,这养猪也是个技术活哈。”心里头暗暗的将周沉釜骂了个狗血临头,这老混蛋给他的资料上显示,自己的这个准女婿可是兵王中的王中王,结果却是个养猪的?老子特么又不开养猪场。

 

  “小林啊,你先在这儿吃,我出去方便一下……”薛战笑着站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明显没有刚才那么和煦了,管家和保镖本来想跟着,被他一个眼神制止了。

 

  薛战出了包间,便掏出了手机,他这是要向周沉釜兴师问罪,几十年的兄弟情义,这老小子不带这么坑人的吧,自己那如花似玉、女神光环笼罩的亲闺女找对象,他就给介绍这么一个女婿来?还好意思说是兵王!

 

  嘟……

 

  电话只响了一声便接通了,薛战一边向卫生间走去,一边压低着声音冲着话筒咆哮道:“老周,你个老混蛋……”

 

  这时,旁边包间的门开了一道缝隙,一双冰冷的眸子,透过门缝锁定了薛战的背影,渐渐门缝越开越大……

 

  包间里,薛琳娜脸色阴沉的吓人,一双本来清澈漂亮的大眼睛,此时正冷如刀子一般的瞪着林浩,而林浩这家伙却完全视而不见,一双筷子在桌子上一顿乱夹,嘴里头吃的津津有味。

 

  “你是故意的吧……”

 

  管家和保镖在场,薛琳娜不好大声说话,往林浩的身边凑了凑,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啊?”

 

  林浩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模样,道:“我实话实说了啊。”

 

  薛琳娜抬头,向管家和保镖看去,两人很识相的一起别过头往窗外看,这意思是大小姐你随意,我们看不见也听不着。

 

  薛琳娜不放过这个机会,两根嫩白的手指,向着林浩的胳膊就伸了过来,眼瞅着就要捏上,林浩却是突然站了起来,捂着肚子说:“哎呀,我这肚子疼……”

 

  然后不等薛琳娜反应过来,一溜烟的就从包间里出去了。

 

  洗手间里……

 

  薛战正握着手机跟周沉釜舌战,隔着电话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周沉釜一头雾水,听明白了之后哈哈大笑:“老薛头,你八成是被那小祖宗给忽悠了……”

 

  听着周沉釜把话说完,薛战狐疑了一句,“这么说,你老子没骗我?”

 

  周沉釜哈哈笑道:“就咱老哥俩的感情,我就算舍得坑你,也不舍得坑我那琳娜大侄女吧,何况是婚姻大事。”

 

  “好,我就信你一回,你要是真敢坑我,我就……”

 

  也想不出拿什么词儿来威胁,薛战干脆把电话挂了,心里头的愤怒消去了大半,转过身就准备回去继续考察他的准女婿,一回头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站了个人,身高马大,穿着一身黑色西服,还是个外国人。

 

  薛战微笑了一下,就打算从这个外国男人的身边绕过去,这外国男人却是一步把他拦下,不等薛战开口,外国男人阴森的一笑,道:“薛先生,有人买了你的命!”

 

  如果林浩在这儿,肯定马上就会认出这个外国男人,就是刚才和他跟薛琳娜同坐一个电梯的那对外国夫妇。

 

  薛战脸上的表情顿时大骇,握紧了拳头就准备反抗,他年轻的时候当过特种兵,如今身手不如当年,但好歹也是有功夫在的,一记重拳猛的就向外国男人的脸上砸来,外国男人嘴角轻蔑的一笑,随意的抬手格挡,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薛战直接被震退了三步。

 

  “薛先生,你还是不要反抗的好,我可以让你死的不那么痛苦……”外国男人阴森笑道,手上已经多了一把寸许长的匕首,雪亮的匕刃散发着丝丝冷冽的光芒。

 

  外国男人握着匕首,一步一步的向薛战走来,薛战的眼神里闪过一抹绝望之色,眼前这个男人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气令他感到窒息,这应该是一个世界级的杀手……

 

  “能告诉我,是谁派你来杀的我么?”薛战语气平静的道。

 

  “你还是去问上帝吧。”外国男人阴森的笑着,匕首慢慢的抹向薛战的脖子,他似乎很欣赏这种慢慢将人杀死,看着被杀的人一点一点陷入绝望的样子,只可惜眼前这个东方男人不怎么配合,脸上的表情始终平静。

 

  “嗨,先生!”

 

  突然,一个彬彬有礼的声音,从卫生间的门口传来,外国男人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凛,心里头萌生了一阵不好的预感,他刚才明明让自己的媳妇守在了门口……

 

  薛战向门口看去,只见林浩手上提着一个瘫软的外国女人,正满脸笑容灿烂的站在那儿,女人的嘴角淌着血,眼神里透着一股无助的绝望,望着外国男人喊道:“史……史密斯,他,他……”

 

  

 

  外国男人目光落在女人的身上,眼中明显闪过一抹心痛,目光阴狠的瞪着林浩,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林浩撇撇嘴,满脸无辜的道:“我尿急上厕所,她挡在门口不让我进来,还拿着个小刀往我肚子上扎,我就象征性的躲了两下,往她的肚子上踹了一脚,谁想到她这么不经踹,马上就趴在地上吐血起不来了……”

 

  林浩马上又是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道:“我说朋友,刚才咱们在电梯里可是聊的挺开心的,你女人该不会本来就有什么病吧,故意跑到这儿来碰瓷呢吧?”晃了晃手里的一把短匕首,“这就是她刚才要扎我的凶器!”

 

  “你……”

 

  外国男人的脸色霎时间黑的吓人,齿缝间透着寒气,林浩说的轻松一脸无辜,他女人的实力他当然清楚,绝不会轻易的就被踹趴下,那只有一种可能,这个看起来痞里痞气的东方男人,是一个实力彪悍的高手。

 

  “史密斯,快……快动手……”外国女人虚弱的喊道。

 

  外国男人马上冷静了下来,眼神里闪过一抹阴狠,抵在薛战脖子上的匕首,猛的一发力,就要剌了下来。

 

  刹那间……

 

  林浩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握着匕首的手腕向前一抖,那匕刃雪亮的匕首凌空虚影一闪,噗嗤的一声轻响……

 

  “啊!”

 

  外国男人应声痛叫,握着匕首的手腕,直接被林浩甩过来的匕首洞穿,手上的力道一松,手中的匕首铛啷一声掉在了地上,鲜血顺着手腕吧嗒吧嗒的落下了下来。

 

  外国男人心中惊骇,马上伸出了另一只手就向薛战的喉咙抓过来,打算就这么硬生生的捏碎薛战的喉咙。

 

  林浩这时一把丢到了手里拎着的外国女人,直接一个箭步冲过来,伸手向着外国男人的手腕一抓,啪的一声……

 

  一系列的动作快如疾风,外国男人的大手眼瞅着就要抓到薛战的脖子,却是怎么也无法再向下使出半分的力道。

 

  “白长了这么大的块头,力气这么小?”林浩笑着揶揄,一只大手却是死死的抓住外国男人的手腕。

 

  外国男人的脸上除了愤怒,更是深深的笼罩了一层惊恐,双眼瞪着林浩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浩手上陡然一发力,嘎嘣的一声响,直接将外国男人的手腕扭断,紧跟着一掌拍在了外国男人的胸前,砰的一声闷响,外国男人应声惨叫,气势如同被捅了刀子的年猪,硕大的身躯直接向后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撞在了墙上。

 

  林浩咧嘴一笑,看着贴着墙面渐渐瘫软了下来的外国男人,道:“我当然是东方人了,龙的传人!”

 

  外国男人两眼一黑,直接被气的一口热血喷了出来。

 

  噗……

 

  就连站在一旁的薛战,也是不由的一阵汗颜,这回答……简直绝了,没毛病!

 

  “史密斯,史密斯……”外国女人踉跄的向外国男人走去。

 

  林浩嘴角淡淡的一笑,道:“欧洲黑蝙蝠杀手团A级杀手——史密斯夫妇,欧洲赏金榜上悬赏三百万欧元……我对那三百万欧不感兴趣,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

 

  “我说了,你就让我们走?”外国女人扶着男人道。

 

  林浩点了点头,“不要浪费时间,大家都很忙的。”

 

  “哈哈……”

 

  外国女人突然大笑起来,笑的凄厉而又狰狞,目光怨毒的瞪着林浩说:“不管你是什么人,与黑蝙蝠杀手团为敌,将会遭到无休无止的追杀,直到被杀死!”

 

  说完,史密斯夫妇二人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黑了下来,眼睛、鼻孔、嘴巴、还有耳朵里,同时流出了黑色的血液,身体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两人便一命呜呼了。

 

  “这……”

 

  薛战惊讶了一声,看着林浩说:“小林,这是怎么回事?”

 

  林浩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他们欧洲杀手界惯用的把戏,为了替雇主保守秘密,杀手每次行动之前,都会计算时间吞下剧毒,任务成功之后服用解药,如果任务失败,杀手便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死掉,只有死人才能守得住秘密……”

 

  “那他们就没有想过,任务失败之后可以逃走?明知道是剧毒还要吞下去,这不是将自己逼上了绝路么。”

 

  “他们想到的是任务失败逃走,而雇主想到的是任务失败被抓,没有哪一个花钱雇凶的金主愿意冒这个险,再加上欧洲杀手界目前竞争激烈,杀手们不这么干就没生意。”

 

  林浩咧嘴一笑,冲薛战道:“薛伯父,你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是谁派的杀手来针对你,好有所防范,对方一次失败,应该不会善罢甘休,你还是当心一点的好。”

 

  薛战点了点头,脸上的惊讶之色已经一扫而空,恢复了往日的沉着冷静,笑着拍了一下林浩的肩膀,道:“林浩,你真是在部队里养猪的?”

 

  林浩马上打了个哈哈,道:“这……”

 

  薛战笑着说:“这里也没别人,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昨天你刚到海港市,我本来是让琳娜去接你的,结果这丫头任性没有去,没想到阴差阳错你们还是到了一起,并且超乎我的想象,居然一天不到就把证领了,这只能说是天意啊,哈哈!”

 

  林浩的嘴巴马上惊讶成了一个‘O’型,“薛伯父,你的意思是……你不是我的假老丈人,而是亲老丈人?”

 

  “假老丈人?”

 

  薛战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释然的笑道:“我就知道,琳娜不会这么草率的领证结婚,只是这丫头怎么也想不到,她千方百计想要躲避的那个男人,就是你。”

 

  林浩道:“确实挺意外的,薛伯父,要不把真相告诉她?”

 

  薛战马上否定,道:“千万别,如果琳娜知道了真相,按照她的性格,你怕是再没有半点接近她的机会了,现在这样正好,趁她不知道将错就错,你们慢慢发展下去。”

 

  林浩挠了挠头,有些不解的看着薛战,道:“薛伯父,这件事我还是有些不明白,琳娜长的漂亮,除了性格冷冰冰,追她的男人怕是都有一个团了,你干嘛非要……”

 

  薛战看了看周围,确定卫生间里没有他人,这才凑到了林浩的耳边,小声的说:“……”

 

  

 

  薛战简明扼要的把话说完,林浩再看向他的目光里,多了一层深深的尊敬,为国家、为民族的大义而尊敬。

 

  薛战十八岁从军,戎马二十年官至正团,后来为了继承家族产业,不得已脱下军装离开了部队,但一颗军人的赤诚爱国之心始终未变,这么多年在国外一直默默的支持着华夏的民族产业,无条件的提供技术、资金。

 

  现在,华夏军方有一个重要的军事项目,想要薛战承接,是一个关于二十一世纪最新型武器的研发制造,该武器一旦研究成功,将具备划时代的战略意义,但受限于该武器的所需材料的特殊性,只有欧洲的某国才能大量生产。

 

  如果将这种原材料从国外大批量的进口,势必会引起欧洲国家的警觉,甚至会对华夏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所以军方商议之后,准备凭借薛家在欧洲的实力,秘密的创办一个红色军工厂,民族大义、国家兴衰,薛战自然没有拒绝,但他只有一个条件,女儿薛琳娜……

 

  薛战只有薛琳娜这么一个孩子,从小就对她要求严格,造成了薛琳娜对他逆反的心理,过去薛战也没不怎么在乎,但现在他一旦帮助华夏军方,在国外秘密建立红色军工厂,这件事的危险系数极高,一旦被欧洲国家发现,将会遭到致命性的打击,甚至是九死一生。

 

  另外,鉴于这新型武器的特殊性,那些西方国家的恐怖分子,势必也会对该武器的研究成果虎视眈眈,到时候再来绑架薛琳娜,以此来要挟他交出新型武器的全部资料,这种新型武器的破坏力巨大,华夏作为五千年文明传承的大国,制造出来也只是为了起到震慑欧盟各国以及那个总喜欢把湿乎乎的鼻子,伸到人家家门口的米国。

 

  但一旦这种新型武器落入了恐怖分子的手里,那对全世界将是一场灾难,不知道多少无辜的人将死于非命……

 

  薛战放心不下女儿的安全,也想早一点看到女儿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归宿,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全的去执行国家交给他的任务,义无反顾,哪怕是为国家付出生命!

 

  薛战笑着看着林浩,道:“我提出了这个要求之后,华夏军方将这个任务分配到了各大军区,每个军区都秘密推荐出了一名出类拔萃小伙子,但最终我选择了你。”

 

  林浩略感惊讶,道:“为什么?薛伯父,我们之前可是一面也没见过,不能就因为老周给了你一份儿我的资料,然后再吹嘘一顿,我也实话跟您说吧,我在北疆军区那可是最不服管的刺儿头,老周恨不得把我早点赶出来,正好你这招女婿,他马上就给我办了退伍……”

 

  薛战哈哈笑道:“你在北疆的那些光荣历史我都知道,老周也把你的详细情况都跟我说了,如果是其他军区首长推荐来的小伙子,我一定不会让他这么快就来海港市和琳娜见面,必须反复的考察,但就因为就是老周,所以我不需要任何额外的考察,就让你来了。”

 

  “你就这么信任老周?那老家伙可狡猾的很呢!”林浩笑着说:“薛伯父,这么艰巨的任务,还涉及到您亲闺女的终身大事,我劝你还是三思的好,我……”

 

  “非你莫属!”

 

  薛战看林浩,道:“林浩,你我都是军人出身,战场上九死一生,一起饮弹,一起流血,在绝境与死亡的面前共进退的那份兄弟的情义,你应该也深有体会吧?”

 

  林浩点了点头,不禁想起了小虎,想起了‘龙字营’里的兄弟们,无数炮火弥漫遮天蔽日的回忆,在脑海中浮现,叙利亚、伊拉克、土地炙热而又贫穷的非洲大陆,哪一次的行动不是九死一生,子弹穿透了身体,炮火挡住了前进的道路,有的兄弟倒下了,脸上的血污仿佛那北疆军魂的图腾,涣散的目光透过苍穹……

 

  想起昔日倒下的战友、兄弟,林浩的脸色动容,一抹哀伤闪过,一双拳头不由的握紧,发出嘎嘣的骨节响声。

 

  薛战一只大手按在林浩的肩上,似乎能体会到他此时的心情,脸上的笑容依旧慈祥,平静的目光望向窗外,“我和老周同一年入伍,睡在同一个班房,79年越南保卫战爆发,我们俩一起坐着绿皮卡车到了边境……

 

  者阴山的一战,子弹奔着我的胸口射来,老周奋不顾身的替我挡下,法卡山的一战,为了占领战略最高地,我们一个营的战友全都牺牲了,只剩下我和老周,我把他从死人堆里扒出来,一步一步的从山上背了下来。

 

  我们在一起戎马二十年,所经过的生死绝境,一双手都数不完,我要是连这样的兄弟不信任,还能信任谁?”

 

  林浩看着薛战,道:“薛伯父,真没想到你和老周……”

 

  薛战回过头,笑着说:“小林,琳娜就拜托你了,这已经不是你私人的感情问题了,而是事关整个民族大义,本来这件事情的真相,应该是老周来告诉你的,是我主动要求由我亲口来告诉你的,希望你不要拒绝。”

 

  “这……”

 

  林浩沉吟了一下,道:“薛伯父,我也实话跟您说了吧,我和琳娜只是协议结婚,有效期是三个月,不管是为了民族大义,还是您女儿确实漂亮的令人难以拒绝,这件事我都应该答应下来,但是最终能不能和琳娜在一起,这个还真不好说,我不能百分百的向你保证。”

 

  薛战笑着说:“只要你答应就好,你也是谦虚了,老周可跟我说过,你小子在北疆的女人缘可是好的不得了,怎么到了海港市,面对琳娜就突然没信心了?”

 

  林浩尴尬的笑着说:“薛伯父,你可千万别听老周瞎说,我可是一个……”可能觉得这谎话说的自己都不好意思了,马上换了个口吻,道:“可这毕竟不是在北疆,琳娜也跟我过去遇见的那些姑娘不同……”

 

  “哈哈!”

 

  薛战笑着说:“年轻人,要对自己有信心嘛,我自己养的闺女我知道,别看她表面上冷冰冰的,心里一样是小女人的情怀,接下来的三个月我将留在中港市,一方面度一个小长假,另一方面有我在这儿,琳娜就是演戏也得演的逼真一些,这样你的机会也就更多了。”

 

  林浩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该说点啥,瞧薛战一副气定神闲老谋深算的样子,仿佛这本来就是他布置的一个……圈套?

 

  薛战继续笑道:“三个月以后,不管你和琳娜的结果如何,我都希望你能留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的安全,我也将开往欧洲,正式的筹办红色军工厂的相关事宜。”

 

  林浩点头表示答应,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个尸体,道:“薛伯父,这两个人……”

 

  “我会处理的。”薛战笑道:“小林,你是什么时候认出他们是黑蝙蝠的杀手的?应该不是刚才吧。”

 

  “我和琳娜坐电梯上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他们,跟这男的握手的时候,认出了他手上的纹身,他们这种级别的杀手,不是普通人能雇的起的,我就猜测是针对薛伯父来的。”

 

  “所以刚才我单独从房间里出来,你就跟了出来?”

 

  “嗯。”

 

  林浩点了点头,薛战笑着说:“这才第一次见面,你就救了我一命,大恩不言谢,我薛战一定会记住的。”

 

  林浩马上说:“薛伯父,你可千万别这么客气……”

 

  薛战爽朗的笑了两声,现在越看林浩越觉得顺眼了,拿起手机给管家打了电话,让他来处理地上的两个尸体,随后和林浩一起回到了包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