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小女生的模样。

 

老谢不由得有些无语,这个王小薇,都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不过他也知道,王小薇现在正是最脆弱,最需要安慰的时候。

 

“好,来,我们拉钩!”

 

老谢摇了摇头,跟王小薇拉了个勾:“不过,当务之急,你还是要先跟蒋宏博离婚,免得他越欠越多,到时候就难办了。”

 

“好,谢叔,我听你的!”

 

王小薇轻轻笑了笑,踮起脚尖,主动亲了老谢一下。

 

看着眼前泪眼婆娑的佳人,老谢直感觉小腹处升起一股无名之火,这个时候他要是还傻愣愣的站着的话,那这几十年岂不是白活了?

 

老谢手里的两块腊肉下意识的掉在了地上,狠狠抱住了王小薇,吻上了她的红唇。

 

一边亲吻着,老谢也不忘随手把门给关上了,一双魔爪在王小薇身上到处游走着。

 

而王小薇也没有出言反对,眼睛微闭着,享受着老谢的温柔。

 

“谢叔,抱我去卧室!”

 

“嗯?你说什么?”

 

老谢下意识的一愣,刚才王小薇好像主动让自己抱她去哪里来着?

 

“我说,谢叔,抱我去卧室!”

 

“嗯,好!”

 

老谢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的横抱起了王小薇,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

 

卧室很暗,灯泡也没有接,也难为王小薇一个城里姑娘了,到乡下来肯定吃了不少苦头。

 

将王小薇轻轻的放在了床上以后,看着床上俏生生的王小薇,老谢一时间竟然有些出神了。

 

他没想到,幸福生活竟然来得如此的突然!本来自己是来送腊肉的,可没想到,却在这里捡到了一块大肥肉!

 

而王小薇也格外主动,伸手就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和牛仔裤,只穿着内衣,靠上来帮老谢解开了衣裤。

 

很快,老谢就抱着王小薇再次滚到了床上。

 

老谢尽情的亲吻着王小薇的额头和红唇,一双手也到处乱摸着。

 

“谢叔,你轻点,我是你的!”

 

“嗯,谢叔会轻点的!”

 

一想到终于要得到这个美人了,老谢的心里就是止不住的激动。

 

“小微,我来了!”

 

老谢低吼着,缓缓分开了王小薇的双腿。

正在这时,卧室的门轰的一声被人打开了,老谢一愣,刚被自己分开的王小薇的双腿就这么被摆放在空气里。

 

王小薇是又气又羞,马上就能体会多年没能体会的女人的快乐了,竟然有人敢闯进自己家来。

 

“谁啊,也不敲敲门!”

 

王小薇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往门口看了过去,这不看还好,一看,竟然自己老公回来了!

 

吓得王小薇赶紧把双腿从老谢的手里伸回来,火急火燎的把床边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门口的蒋宏博没想到这么久没回家,一回来竟然看到自己老婆赤身裸体和和一个近五十的老头躺在床上,这还了得!

 

不由分说的就拿起旁边的木板凳准备往老谢身上砸去,虽然自己出轨了,但自己老婆在村里和一个老男人办这种事,被传出去,自己的脸往哪搁!

 

老谢见蒋宏博提起个板凳就要往自己身上招呼,也是一惊,自己要是受伤了,以后怎么保护村里的老少妇女,自己出了事,王小薇怎么办,一想到这些,老谢定了定神。

 

“蒋宏博,你干嘛,我正在给你媳妇儿看病呢!”

 

蒋宏博一听老谢说是再给王小薇看病,手里的木板凳并没有放下,他可没听过有看病看到床上去的。

 

“看病,看病都看到我家床上来了?我老早就看出来你谢建国是个老不正经的东西。”

 

老谢见这蒋宏博并不相信自己,脸上也是留下些许老汗,这要是被传出去,自己倒还好,反正一大把年纪了,可王小薇,这么年轻,被别人知道也就毁了,赶紧冲着蒋宏博接着说道。

 

“小蒋啊,你可真别误会,这小薇不是一直都怀不上孩子吗,我就准备给小薇检查下身体,看看是哪出现了问题,你看,这种事情,我也是为了不让别人误会不是,要是在我那检查,一会儿就来个人看病,怎么好检查呢。”

 

蒋宏博一听这话,激动的心情也渐渐放下了,毕竟王小薇就是说怀不上孩子才回的村子,这种事情也的确是在家里检查比较好,放下手里的木板凳,但仍然瞪着老谢。

 

“你一个村里的老村医能检查出什么,这种事情就不用你管了,我自己的媳妇儿我自己负责。”

 

老谢一听这蒋宏博这么说,心里就是一气,你要真是负责,就不会这么对待王小薇了,这么美丽的身材,也不知道怎么下得去手,还让王小薇一个人回到这村里,一点怜香惜玉都不懂得!

 

王小薇见这事算是糊弄过去了,也就不怕蒋宏博了,听蒋宏博说对自己负责,也是很气。

 

“蒋宏博,你还要脸吗,你还好意思说对我负责,你刚电话里怎么说的,自己赌博欠了几十万竟然让我去陪别人睡一个月还帐,你还是人吗?”

 

王小薇越说越气,一想起蒋宏博不仅找小三还虐待自己,自己的胸口还被这混蛋用烟头烫了个伤口,自己大好的青春时光就被他给毁了,想着自己怎么就嫁给了这个王八蛋,心里就是堵得慌。

 

蒋宏博听王小薇当着别人的面把自己的所作所为都给暴露了,也是有点拉不下来脸,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

 

“你是我媳妇儿,我欠了钱,你以为你跑得掉吗,我不也是没办法吗,谁,谁愿意让自己媳妇儿陪别人睡觉呢。”

 

老谢在旁边听着她们两说话,心里也是替王小薇打抱不平,也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露出惊讶的表情。

 

“小薇你说什么,小蒋赌博欠了几十万,小蒋啊,你怎么碰上这种东西了,粘上这种东西,一辈子可就毁了,作为一个前辈,我还是要劝劝你,可不能碰那种东西!”

 

一旁的蒋宏博听着老谢的话,脸上也是有些发红,这件事竟然让外人知道了,要是被传出去了,在城里可还怎么混,怕是在村里都呆不下去了。

 

“那个,老谢啊,这事你可别告诉别人,小薇你放心,这次你陪完别人之后,我再也不沾这东西了,你就陪别人睡一个月,跟谁睡不还是睡,你就帮帮我吧,小薇。”

 

床上的王小薇见蒋宏博竟然说出这种话来,双眼泛红就落下了泪,自己怎么就嫁给了这种人,这种人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老谢见王小薇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心里也是难受的受不了,自己一把年纪了,不仅被这小姑娘的身体吸引住了,还想要一辈子保护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小蒋啊,小薇这姑娘这么好,你怎么舍得让她去陪别人睡呢?这要是传出去了,可比你赌博让人知道了更丢脸,以后,小薇在村里还怎么做人,你要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就自己好好想想,小薇啊,我先回去了,你也别哭了,也啥事,这村里的人我第一个不答应!”

 

王小薇心里很是感动,听老谢说完,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好像多年来不曾被人保护的心里充满了火热,想起前面赤身裸体的躺在老谢身上,白净的脸上又泛起了些许红晕。

 

可门口的蒋宏博心里就受不了,自己的家事竟轮到外人来管了,还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头,但是这种事要是传出去了,自己的脸也没地方搁了,只能恨恨的瞪了两眼老谢。

 

“谢建国,我知道这些年你在村里的名望很高,但我的家事好像还轮不到你来管吧,我自己的媳妇儿我想怎样就怎样,一个女人而已,我想睡就睡,我想让她跟别人睡就跟别人睡,王小薇,你自己考虑清楚了,我过两天再来!”

 

说完,蒋宏博便摔门出去了,出了院门就开着自己的车回城里去了,床上的王小薇心里是又气又急,自己毕竟是蒋宏博的妻子,而且蒋宏博在城里的狐朋狗友也多,自己也拿他没有办法,急得眼泪又往下掉。

 

老谢一见王小薇这样,心里一阵怜惜,这么美的女人都舍得给别人睡,心里把蒋宏博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赶紧坐到床边抱着王小薇就是一顿安抚。

 

“小薇你放心,有我在呢,谢叔可不舍得你陪别人睡觉!”

 

王小薇听着老谢温柔的话语,把头深深的埋在老谢的胸膛里,心里最深处的地方也被触动着,躺在老谢的怀抱里,王小薇觉得这是世界上最暖的怀抱,也完全放开了自己,身子只往老谢的怀里钻,整个身子就这么贴着老谢的胸膛。

 

“对了小微,你把你衣服脱了吧。”

 

老谢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低下头对着在怀里的王小薇说道。

 

“啊?脱衣服啊?”

 

王小薇下意识的脸色一红,虽然她的身子早就被老谢看了个精光,但是这还是第一次被提出这样的要求。

 

“嗯呢,我想看看你的胸!”

 

老谢点了点头,其实他经过刚才心里的转变,心里虽有欲望,但更多的,确是对王小薇的怜惜,只是想和看看她胸膛的伤口好了没有而已。

 

不明所以的王小薇还以为老谢还想干点啥呢,娇羞着低下了脑袋,却并未拒绝老谢的话。

 

身上刚刚穿好的衣服再次被王小薇主动脱了下来。

 

王小薇的胸前也毫无遮拦的展现在了老谢面前。

 

定睛看去,被蒋宏博用烟头烫过的伤口已经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白的美好,虽然仍有些痕迹,不过相信再过一阵子,这些痕迹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王小薇害羞的低着头,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可是等了好久,也不见老谢又半点动作。

 

抬起头一看,只见老谢愣愣的盯着自己的身子,下意识的跟着低头看了看。,

 

“咦,谢叔,这怎么回事?伤口怎么变得这么淡了?”

 

“哈哈哈,小微啊,你还记得谢叔上次给你用的黑泥的膏药吗?我当时就跟你说了,那可是谢叔祖传的秘方,比什么药都好使,你偏不信,怎么样?效果还可以吧!”

 

老谢笑了笑,向王小薇解释道。

 

“我的天呐!好神奇的膏药!”

 

王小薇由衷的赞叹了一声。

 

没有哪个女人不爱美的,更何况那地方本来就是所有女人都在乎的位置。

 

此刻看见自己身体上的伤疤渐渐淡去,简直高兴的不能自己,说双手怀抱着老谢的脖子,就这么贴了过去。

 

王小薇此刻心都已经融化了,老谢四十多的年级,为了她敢跟蒋宏博这样的人干仗。

 

这不正是所有女人都期盼的安全感吗?

 

虽然自己现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但是能跟老谢这样的男人认识一场,也算是老天对她的一种补偿吧!

 

虽然这个补偿可能很短暂很短暂...

 

“谢叔,你要了我吧!这样,我就没有遗憾了!”

 

王小薇闭上了眼睛,动情的对着老谢说道。

 

听着王小薇直白的话,还有那副娇俏的模样,老谢心底的火苗已经燃烧成了熊熊的大火,一把抱着王小薇就躺了下去,双眼发光的盯着王小薇美妙的身姿。

 

“我来了宝贝!”

 

粗暴的扯掉自己的衣物,再次分开了王小薇细长的双腿...

 

“咚咚咚,咚咚咚...”

 

门外传来一阵紧促的敲门声,还伴随着一个清亮的女声。

 

“有人在吗?”

 

“我艹!狗日的谁啊,哪个王八蛋来打扰老子好事儿?老子今天非要弄死你不可!”

 

老谢气的双眼冒火,心里直骂娘。

 

这狗日的到底是谁,眼看着马上就能体会人生的美好时刻了,又被打断了,真是该死,难道我老谢就不该有第二春吗,老谢心里是真的恨,第一次被蒋宏博那个王八蛋打断了,现在又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

 

“算了谢叔,快穿衣服吧,以后有的是机会,万一被发现就完了。”

 

王小薇心里也很难受,原本还想给老谢一点温柔,但也只能忍着,毕竟在村里啥都不重要,就面子重要,慌乱的穿好衣服,跟着老谢走出了卧室。

 

张碧琴刚到村里上任,就想着到村里各家拜访一下,了解一下情况,一半天的时间,村里大致的了解了一下各家各户,也都挺正常的,除了最开始遇到的那位老村医感觉不太好以外,其他人也都挺好的。

 

让张碧琴没想到的是到了这家,竟然又碰到了那个有点老不正经的老村医,看了眼老谢,又望向旁边的王小薇,心里便明白了,这家伙还真是老不正经,都四五十岁了,竟然跟个二十多岁的有妇之夫,大白天的就在家里偷偷摸摸的,真是不要脸。

 

虽然心里已经是对老谢产生了厌恶,但作为一个村支书,而且刚上任,表面还是要不动声色。

 

“你好,你是王小薇吧,我是村里新来的村支书,我叫张碧琴,是想来了解一下各家的情况的。”

 

王小薇见是新来的村支书,而且又有礼貌,也忘掉了自己刚才的难受笑着跟张碧琴聊了起来。

 

“张书记啊,你好,我是王小薇,屋里来坐吧。”

 

张碧琴走到老谢身边的时候,瞟了一眼老谢,停了下来。

 

“这不是谢医生吗?你怎么在这呢,是给小薇看病吧?”

 

老谢老脸红了红,在新来的书记面前,刚想要弄死你的想法也只能抛到脑后了,望着张碧琴笑了笑,这张碧琴是真的漂亮,比起村里的女人来,显得很有气质,特别是胸前的柔软,这不看还好,一看,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此时张碧琴就站在老谢面前,离老谢就几公分的距离,张碧琴穿的衣服领口有特别低,视线所及尽是一片火热。

 

吞了吞口水,在张碧琴还没发现的时候,赶紧把不舍得双眼移开,而自己得那里又是顶起了个帐篷,挠了挠头,心想最近这是怎么了,最近自己跟个二三十岁得青年一样,简直精力无限!

 

“哦,那个上次小薇得伤口还没好,我过来看看情况,顺便上上药。”

 

张碧琴笑了笑,也不在意老谢说的真假,便跟着王小薇走进了屋里。

 

“那个小薇,张书记,药也上完了,我先回家了,不然久了,怕有人看病找不着我。”

 

王小薇虽然舍不得老谢,但张书记来了也没办法,看了眼准备离去得老谢,却看见了下面得帐篷,心里一紧,脸上微微泛起红晕。

 

“好的,老叔,麻烦你了,有什么问题得话我去你家找你...”

 

说完,王小薇又有些不好意思,脸也红了,老谢哪里不懂王小薇是什么意思,只应了声便离开了。

 

顺着村里回家的小路上往家走着,老谢一边走一边想王小薇的事该怎么解决。

 

不过想来想去,老谢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只要有钱,所有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这时候,老谢突然想起来,张碧琴那个可恶的女人,上次似乎想让他搞个医疗合作社的事情。

 

如果这事儿能成的话,挣的钱肯定不少吧?到时候,只要王小薇跟蒋宏博离婚,那不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跟王小薇在一起了吗?

刚到家门口,老谢就发现有个人站在门外,仔细一看,正是村长赵铁柱!

 

“老谢,等你半天了,你去哪儿了?我手好像抽筋了!快给我弄弄!”

 

看到赵铁柱,老谢心里就是一阵烦闷。

 

“你手抽筋了,自己活动下不就好了,你说你这小子,就这么点小事还来找我?”

 

赵铁柱进到屋里后,拿起桌上的茶杯就喝了口水,眼睛瞟了瞟老谢。

 

“我要是有这本领还用的着你吗?你快点啊,我这手可还疼着呢!”

 

老谢走过去抓起赵铁柱的衣袖一把就提了上去,直疼的赵铁柱在那骂骂咧咧,恨不得问候他老谢祖宗十八代的。

 

老谢看了看赵铁柱手臂抽筋的地方,按了按,手一拉又一松,便放开了赵铁柱。

 

“怎么样了,好了就走吧,老子可要睡觉了,没事别耽误我时间!”

 

赵铁柱试着放松了下手臂,还真没事了,这老谢还的确有些真本事,自己在家让婆娘弄了半天都不管用。

 

“还真行啊,老谢,我媳妇儿给我弄了半天都不行,你这一分钟不到还他妈的就好啦!诶,这么急赶我走干嘛,你又没婆娘,晚上又干不了那事,这么早就要睡觉?”

 

老谢瞪了赵铁柱两眼。

 

“就你那媳妇儿除了胸大屁股大还会啥啊!我年纪大了得早睡早起,要是睡眠不好,别人来看病,没精神,行吗?你以为谁都跟你这王八蛋一样,满脑子都是那事?”

 

老谢心里那个气啊,要是赵铁柱这小子耽误了我和季玉珍的好事,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的!

 

“说的倒是没毛病,不过,老谢啊,这么年来你就没想着找个?你受的了吗你?”

 

虽然赵铁柱跟老谢经常拌嘴,但是毕竟一起生活在村里几十年,村里的男人又不多,大多数都出去打工了,赵铁柱闲着无事的时候也只能来找老谢刷刷嘴皮子逗逗乐。

 

“我受不受得了,关你小子啥事了?你想办事了就回去跟你媳妇儿办去,说不定你媳妇儿正脱光了衣服在床上等你呢!”

 

赵铁柱听老谢这么说,心里还真有些想了,想起自家那口子白花花的身子,就有一团火,虽然也经常办那事吧,但从结婚后,媳妇儿就变的跟个老虎似的,特别是最近,天天的想要,有时候自己都完事了,媳妇儿都喊着老公,我还要,搞得赵铁柱一天天的也是精疲力竭的。

 

站起身就准备走,突然想起个事。

 

“对了,老谢,我媳妇儿这两天好像大腿上长了个什么东西,你好久过去给看看,可别给我忘了,我就先走了。”

 

赵铁柱说完就大大咧咧的摔门走了出去,从裤兜里掏出个手电筒就回家去了。

 

这小子,你给我等着,明天我就去你家给你媳妇儿孙凤好好看看大腿!

 

赵铁柱媳妇儿孙凤也是三十左右,跟别的妇女不一样,要胖一点,不过也只是微胖,一想起上次给赵铁柱媳妇儿看病的时候,就用手摸了摸,那手感,还真是别人没有的!

 

上次虽然没怎么享受到孙凤那丰满的身子,不过明天你看我的,非得好好享受下,上次只是摸了摸,自己都有感觉了,这次得想个好法子,免得要是被发现占便宜说成是为老不尊,占别人媳妇儿便宜!

 

关上了门,就回到了屋子,正准备提起水壶放在火上,屋门就被打开了,心里又是一火。

 

“还有完没完了!你这小子又要干嘛?”

 

本以为是赵铁柱没走又回来了,却没想到,站在门外的,竟然是一身低胸睡衣的季玉珍!

 

“怎么了,谢叔,我这不是最近身子有些不太舒服,想让谢叔你给帮忙看下嘛。”

 

季玉珍的睡衣很短,下面衣摆刚好只遮住了大腿根部,露出了一双雪白的大腿,充满了诱惑力,而上面低胸的睡衣刚好露出一点点柔软,一头秀发盘在脑后,清澈的眼睛充满疑惑的望着老谢。

 

她却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显得格外有魅力,老谢盯着季玉珍看了两眼就有些把持不住,赶紧移开放在季玉珍身上打量的双眼解释道。

 

“是玉珍啊,我还以为是赵铁柱那王八蛋呢,呵呵,这么晚了,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谢叔,是这样的,过两天二丫不是要交生活费了么,我们志国已经很久没打钱回来了,所以...”

 

季玉珍低着头,不敢看老谢的眼神。

 

确实,让季玉珍这种脸皮比较薄的女人三番五次跟人借钱,确实有点难为情。

 

“哈哈哈,原来就这事儿啊?看你这样儿,管我叫声谢叔还跟我在这儿客气呢,没问题啊,你说吧,要多少。”

 

老谢大手一挥,很是大方。

 

王小薇那几十万他没办法帮她还,但身上几万块钱还是能拿出来的。

 

“也不要多少,就借一千块就行了!”

 

季玉珍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这已经是她第四次跟老谢借钱了。

 

从他的男人张志国去城里打工以后,就很少回来了,每次打电话过去,张志国都是说工地上活儿多,回家路又远,舍不得车费。

 

一开始还会打点钱回来,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最后连钱都不给娘两打了。

 

村子里一直有谣言说,张志国去了城里,认识了个有钱人家的女人,没打算再回村子了。

 

季玉珍一开始自然是不相信的,可是随着时间过了这么久,也没点什么音信,心里唯一的一点坚持,也开始动摇了。

 

“玉珍啊,听谢叔一句劝,找个好人家嫁了吧,二丫那么乖,没人会对她不好的。”

 

老谢从屋子里取出了一千块现金,交到了季玉珍手里,劝说了一句。

 

“嗯,我会考虑的,谢谢你了谢叔。”

 

季玉珍一脸的落幕,拿着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老医生!不好了,蒋宏博要强拉着王小薇回城里去,你快点来看看!”

 

这时候,一阵急促的叫喊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什么?蒋宏博?他不是开车回城里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老谢心里咯噔一下,瞬间跌到了谷底。

 

来不及多想,老谢连忙往王小薇家里跑,一边跑一边转过头:“玉珍,你马上去找王铁柱,让他带人来帮忙!”

 

“好的谢叔,我马上就去!”

 

季玉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谢这么担心王小薇回城里,但是认识老谢这么多年,也知道他的为人,也连忙打着手电往王铁柱家里赶了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儿?一边走一边跟我说。”

 

老谢火急火燎的跑到张碧琴身边,对着她问道。

 

“汗,你刚走了没多久,蒋宏博就带了两个人,想把王小薇给带走,说是要让她去陪哪个男人睡觉,王小薇也没办法,让我快点来找你!”

 

话还没说完,张碧琴就看到老谢已经撒开脚丫子跑远了,心里不由得一阵郁闷。

 

“谢医生,你等等我啊!”

 

张碧琴刚从王小薇家里跑到这边,早就累得气喘吁吁的,现在老谢又赶过去,根本就没有理她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老谢如此重视王小薇,张碧琴的心里竟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再次来到王小薇家里,老谢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口拉拉扯扯的两人,不是蒋宏博和王小薇还是谁?

 

“王小薇你个贱人,老子不管那么多,你今天一定要跟我走!”

 

“蒋宏博!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竟然让我去陪别的男人睡觉?我要跟你离婚!”

 

此时的王小薇满脸都是泪水,看着蒋宏博的眼神里也满是失望与愤怒。

 

“哼,老子不管那么多,离婚就离婚,我告诉你王小薇,你不要以为离婚了就能逍遥了,老子在受罪,你也别想好过!”

 

蒋宏博拉着王小薇的手,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再说了,我欠下这么多钱,还不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从法律上来讲,欠的钱也应该是我们一人一半,就算是我们离婚了,你也是要还钱的!跟老子走!你们两个,把她给我拉上车!”

 

蒋宏博一脸的扭曲,指使着两个狗腿子,拉着王小薇就想把她往车上拖,那模样,和以前看到他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样子。

 

老谢有些震惊,难道不满足的欲望真的会让一个人改变这么多么?

 

“狗日的蒋宏博,你放开小微!”

 

一瞬间,老谢只感觉怒火从心里直接冒出了天灵盖。

 

三步并作两步,老谢直接来到了王小薇身边,挥起拳头狠狠的砸到了蒋宏博的脸上。

 

“我艹尼玛的老东西,敢打老子?信不信我弄死你啊?”

 

蒋宏博有些不敢相信的摸了摸嘴角的鲜血,朝着老谢看了过来。

 

那两名狗腿子也是揉了揉拳头,完全没把老谢放在眼里。

 

老谢没管蒋宏博的威胁,一把将王小薇拉到了自己身后:“没事小微,有谢叔在呢!”

 

“呜呜呜,谢叔,谢谢你,你小心点,他们身上好像有刀!”

 

王小薇一脸的泪水,刚才被蒋宏博强拉上车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这辈子一定会担上一个耻辱,可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竟然是老谢救了他!

 

这一瞬间,王小薇的心里即是感动,但也有些害怕,万一老谢要是为了她受伤了,这份情可怎么还啊?

 

“老谢?怎么回事儿这是?”

 

说话间,一群手拿锄头镰刀的女人打着手电,在赵铁柱的带领下来到了王小薇屋子旁边。

 

蒋宏博和他的两个狗腿子见势不对,连忙招呼着上了车。

 

“谢建国你个老东西,你给老子等着!”

 

放了句狠话以后,蒋宏博一脚油门踩到了底,连忙逃走了。

 

“呼呼呼,老谢你丫怎么回事儿?人家小两口子拉拉扯扯的,你把我们叫来干嘛?”

 

赵铁柱刚到现场,不明所以,喘着粗气对着老谢问道。

 

“嘶,妈的,你管老子?”

 

脚下的疼痛让,老谢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心急,火急火燎的就跑来帮忙来了,也没拿个手电筒什么的,一路上不知道崴了多少次脚。

 

“诶?不对啊老谢?你今天是咋了,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啊,你这老小子不是不爱管这些闲事吗?咋一听是王小薇家吵起来了,就跟疯了一样的就跑过来了。”

 

看到老谢这幅模样,赵铁柱是又好气又好笑。

 

老谢瞪了赵铁柱两眼:“你懂什么,你知道王小薇被蒋宏博那畜生带走要干嘛吗?”

 

“不就是被接回城里吗,可能蒋宏博那小子好久没跟王小薇干那事,想了呗。”

 

赵铁柱嘿嘿的傻笑着,想到平日里这老谢跟王小薇还有些暧昧,又接着猜测道:“你不会跟小薇那小姑娘办那事了吧,不然怎么这么紧张一个小姑娘,你个老不正经的!肯定是这样!”

 

老谢虽然被猜中了心事,但也不慌乱,对着赵铁柱回道:“你小子知道什么,蒋宏博那王八蛋在外面赌博欠了几十万,没钱还,就要让小薇去陪别人睡一个月抵债!草他妈的王八犊子,老子非得弄死他不可!”

 

赵铁柱吃了一惊,他以为只是蒋宏博把王小薇接回城里过日子,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妈的,这畜生还是人吗?老子早看出来这小子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了,以前在一个村就没干什么好事,现在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赵铁柱本来也不待见蒋宏博,现在知道真相了,也是气的双眼通红!

 

“现在怎么办,你给出个注意,小薇这姑娘在村里也住了这么久,跟大家也都有感情,不能让这王八蛋真的带着王小薇去那啥吧?”

 

村里的人都特别善良淳朴,赵铁柱也不例外,再加上性格本来就容易冲动,但又没有办法,气的就在院里走来走去。

 

一时间,现场的人都有些沉默。

 

村子里的人虽然都挺善良的,若是几千几万块钱,可能大家凑凑,能帮忙的也就帮帮忙。

 

可是,那可是几十万啊!就是把村子里的这些老农民都拿去卖了恐怕也值不了那么多钱吧?

 

“咳咳!”

 

这时候,张碧琴却突然咳嗽了两声,脸上满是汗水,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感觉有些别扭。

 

“那个,张书记,您有什么办法对不对?快跟我们说说吧!”

 

看到这一幕,老谢哪里还不明白张碧琴是什么意思?连忙放低姿态,朝她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