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起来有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真的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啊!

 

紧紧地盯着白芸的脸,我的思绪再次飞向远方。

“小伟子,你又发什么呆?”

 

直到白芸开口,我的思绪才回到现实。

 

“没什么白姐,那就这样说定了,要不现在就去吧?”

 

我看了白芸一眼,试着转移话题。

 

“那好,等会儿我送你过去。”

 

白芸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收拾碗筷。

 

差不多忙活了五分钟,白芸才将碗筷洗干净,然后从厨房走了出来。

 

她的头发还没有干透,淌着水的样子就像出水芙蓉一般,我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她的腿上。

 

“小伟子,你等一会,我先换衣服。”

 

说着,白芸便回到了卧室。

 

此刻,我坐在客厅,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白姐不会发现我动过她的衣服吧?

 

等了一会儿之后,白芸从卧室走了出来,见她神色如常,我才放下心来。

 

她换上了一件红色长裙,显得端庄典雅,给人一种十足的女神范。

 

我以后如果能娶到这样有魅力的女人该有多好?

 

我心里出现了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最后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走吧。”

 

白芸笑了笑,冲我一招手,然后便往大门的方向走去,我紧紧跟在她身后。

 

“和你相依为命永相随,陪你朝朝暮暮付一生……”

 

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锁门,白芸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接完电话之后,突然神色焦急地对我说道:

 

“小伟子,我酒店出了点事情,现在必须马上赶过去,恐怕没时间送你了,你看……”

 

“没事白姐,你先忙你的,我现在自己坐车回家,明天再去新客户那你看行吗?”

 

“要不我载你到车站吧。”

 

白芸犹豫了一会儿,急忙说道。

 

“嗯,那谢谢白姐。”

 

我点了点头,然后上了车。

 

其实车站和她酒店离的比较远,本来不想麻烦她,不过从这走去车站实在太远,所以我还是选择上了车。

 

一路上,白芸神色十分焦急,油门更是直接踩到了底,看起来有些魂不守舍的。

 

“白姐,到底出什么事了?”

 

虽然知道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看她这么着急,我还是忍不住关心道。

 

“竞争对手派人捣乱,小伟子,这些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白芸神色急切,显得有些敷衍。

 

“嗯。”

 

我点了点头,同样为她着急。

 

“小伟子,你就在这儿等车,路上小心点。”

 

把我送到车站后,白芸又不放心地叮嘱起来。

 

“放心吧,白姐。”

 

我下了车,点头应道。

 

“那就这样,你记住了,九华路的魅惑酒吧,你明天过去……”

 

白芸又回过头嘱咐了我一遍,这才开着车火烧火燎地离开了。

 

目送白芸走远之后,我心神不宁地搭上最后一班城乡公交,回到了杏花村。

 

刚一跨进自家的小院子,我发现院子里头的晾衣杆上多了几件男人的衣服。

 

应该是苏婉儿的老公程兵回来了。

 

想到今天和苏婉儿就差最后一步,现在她老公又突然回来了,我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儿。

 

程兵突然回来,让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感。

 

毕竟我和苏婉儿只差最后一步了,有了程兵的慰藉,估计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办法打苏婉儿的主意了。

 

想到这儿,我整个人都有点闷闷不乐。

 

回家之后,我先简单冲了个凉,大概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已经准备上床睡觉了,苏婉儿突然敲响了我家的大门。

 

“苏老师,有什么事吗?”

 

我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苏婉儿,有些疑惑。

 

她老公刚回来,不正应该是久别胜新婚吗?这大晚上突然跑来找我干什么?

 

“小伟子,你程哥刚从镇上回来休假,晚上家里烧了点好菜,让我喊你过去吃饭。”

 

苏婉儿起先脸色还比较正常,可说到后面,她的脸变得越来越红,声音也越来越小:

 

“他说要感谢这段时间你对我们娘俩的照顾。”

 

说到这儿,苏婉儿的声音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了。

 

我的心里顿时了然,不过并没有点破。

 

“那要谢谢你和程哥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就跟着苏婉儿去了她家。

 

农村人讲究远亲不如近邻,有事没事喊邻居来家里吃饭实属正常,而且我又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

 

来到苏婉儿家的客厅,发现餐桌正中央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这男人穿着笔挺的西装,脚上的皮鞋擦的锃光瓦亮,长了一张国字脸,头发是简单的三七分,打了不少发腊,让人一看就觉得十分正派,心生好感。

 

“小伟子来了啊,赶紧坐!”

 

一上来,程兵就十分热情,满脸笑容地拉着我坐下。

 

“程哥好。”

 

我有些拘束地坐下,讷讷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见到程兵。

 

程兵这个人待人接物十分热情,刚坐下没一会儿就开始跟我问东问西。

 

“小伟子,听我老婆讲你眼睛好了?”

 

他一直盯着我的眼睛,眼中满是惊奇。

 

“嗯。”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并不算是个嘴太笨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跟程兵没有太多共同话题。

 

虽然他很是热情,但可能因为他是苏婉儿的老公,让我心里不太舒服,所以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闲扯着。

 

“小伟子,你今年也不小了啊,啥时候准备找个对象?要不要程哥帮你介绍一个?”

 

“小伟子,最近有人送了我一点好茶叶,待会儿你带点回去。”

 

……

 

对于程兵的滔滔不绝,我一直点头或者摇头,显得有些局促。

 

“你还有完没完了?刚一回来话就这么多?”

 

就在这时,苏婉儿手中端着一盘红烧鱼从厨房走了出来。

 

她一边忙着布菜,一边娇嗔着给了程兵一个白眼。

 

但我分明注意到她眼中的脉脉深情,这让我心里十分吃味。

 

很快,饭桌上便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菜肴,估计有七八个菜,看来苏婉儿为了庆祝老公回家也是煞费苦心。

 

“小伟子,别客气,想吃什么自己夹。”

 

程兵跟我招呼了一句,接着便开了一瓶酒,先给自己满上一杯,然后又问我喝不喝。

 

我摇了摇头后,他便一边吃菜,一边自酌自饮起来。

 

这个人十分奇怪,刚才还口若悬河,可到了吃饭的时候,却只顾着吃菜喝酒,成了个闷葫芦,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而苏婉儿在家里明显属于那种小女人,只是小心翼翼地在旁边吃着饭,也是默不作声。

 

气氛十分的沉默,我有些心不在焉地夹着菜。

 

主要一想到程兵回来,我和苏婉儿之间的好事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才有机会,心里就十分郁闷。

 

啪!

 

我心神不宁地发着呆,伸手夹菜的时候,筷子突然掉到了地上。

 

直到此时,我才反应过来,连忙弯下腰去捡。

 

可等我将手伸到桌子底下的时候,摸到的不是筷子,而是一种柔软的触感。

 

原来在筷子落地的一瞬间,苏婉儿便反应过来,连忙弯腰帮我捡,此时我碰到的便是她柔若无骨的小手。

 

我的心脏突然不争气地跳动起来,尤其是那触手可及的柔软,让人心痒难耐。

 

我偷偷瞥了程兵一眼,发现他还在自顾自地喝着酒。

 

鬼使神差之下,我脑子一热,从桌子底下一把抓住苏婉儿的手,紧紧地握住。

瞬间,苏婉儿的脸便红了,眼中满是慌张之色。

 

可当着她老公的面,她害怕被发现,根本不敢挣扎,任凭小手被我握在手中,只能朝我露出委屈哀求的眼神。

 

我心神一动,脑子清醒了一些,连忙松开了她的手,而苏婉儿也顺势将筷子递到了我手中。

 

一边用纸巾擦着筷子,我一边端倪着程兵的神色。

 

此时此刻,我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

 

刚才要是被程兵发现我偷偷摸苏婉儿的手,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过见程兵神色如常,我也松了一口气。

 

后面三人继续闷声吃起饭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程兵的脸色越来越红润,眼皮也不时地跳动着,显然是喝醉了。

 

“小伟子,听你嫂子说,这段时间我不在家,多亏了你帮我照顾她们娘俩,哥得好好感谢你啊!”

 

程兵放下筷子,突然没来由地来了这么一句。

 

我的心里“咯噔”一声,瞬间便感到头皮发麻。

 

难道是程兵发现了什么?或者是苏婉儿告诉了他什么?

 

我赶紧侧过头偷偷瞥向苏婉儿,发现苏婉儿同样神情紧张,脸红心跳的模样。

 

苏婉儿注意到我的目光,和我对视一眼之后,又做贼心虚似的抽回目光,接着便一直低着头。

 

我再次看向程兵,看他神情认真,话里面没有什么别的影射,便继续默不作声地听了下去。

 

“小伟子,你对她们母子的好哥都记在心里。”

 

程兵重重拍了拍我的肩膀,接着说道:

 

“你放心,哥不会亏待你的,你现在岁数也不小了,过段时间哥帮你说个媳妇,生个娃好过日子。”

 

我听着程兵的醉话,并没有多说什么。

 

可一旁的苏婉儿却觉得十分尴尬,她扫了程兵一眼,忍不住埋怨道:

 

“怎么一喝多就胡说八道?小伟子今年才多大呀!”

 

说着,苏婉儿开始收拾桌子上的残羹剩饭,红着脸便躲去了厨房。

 

苏婉儿去厨房洗碗了,客厅就剩我和程兵两个人。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程兵红着眼睛,喷着酒气,突然一脸暧昧地冲我问道:

 

“小伟子,你尝过女人的滋味没?”

 

嗡!

 

我懵了一下,怎么也没想到程兵会问我这种问题,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没……没有……”

 

“你呀是还没有尝过那种滋味,不然一定会乐在其中的。”

 

程兵越说越兴奋,用手拍着桌子,低声说道:

 

“你还是个菜鸟啊,要不要哥带你去城里见识见识。”

 

唰!

 

听了这话,我的脸瞬间便红了。

 

可与此同时,我的内心竟然隐隐有些期待起来了。

 

“程……程哥,城里的女人会愿意陪我这种农村娃吗……”

 

“呵呵。”

 

程兵一脸不屑地嗤笑道:

 

“那些漂亮女人只要有钱你想玩什么花样就玩什么花样。”

 

听到这儿,我脑子里突然乱了起来,突然朝程兵问道:

 

“程哥,你……你是不是玩过很多女人?”

 

“我……这个……当然没有!”

 

说到这儿,程兵脸色涨红,显得十分尴尬,最后好半天才挤出一句。

 

看程兵的反应,我总觉得有些奇怪,还想继续追问下去。

 

可这个时候,苏婉儿突然从厨房出来了。

 

“你们在聊些什么呢?”

 

“哦,程哥在跟我说他考公务员的经历呢。”

 

看到苏婉儿出现,我有些尴尬,讪讪地笑着,胡乱敷衍道。

 

“你程哥这个人,就是嘴里闲不住。”

 

苏婉儿一边笑着,一边朝饭桌走来。

 

砰!

 

就在这时,程兵晃了两下,突然一头栽倒在桌子上。

 

“程哥醉倒了?”

 

我看了程兵一眼,冲苏婉儿问道。

 

“小伟子,快搭把手,帮我把你程哥扶进屋里。”

 

看程兵醉的不省人事,苏婉儿慌了,连忙央求我帮忙。

 

“嗯。”

 

我点了点头,然后和苏婉儿合力,手忙脚乱地将程兵从桌子上给扶了起来。

 

我和她一左一右,好不容易将程兵给扶回了房间。

 

将程兵放到床上之后,苏婉儿开始扶着程兵躺好。

 

“小伟子,你帮姐接一盆凉水过来,我帮你程哥擦一下。”

 

苏婉儿一脸急切地吩咐道。

 

“好。”

 

我没有过多犹豫,转身便准备出去接水。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一回头,心脏开始狂跳不止。

 

这个时候,苏婉儿正弯腰帮程兵整理衣服。

 

她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短裙,弯腰的时候,我站在后面看的......

“小伟子,你怎么还没站在门口?”

 

苏婉儿似有所感,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当她发现我目光的触点之后,整张脸红成了熟透的红苹果,赶紧收回目光,不敢再看我。

 

被苏婉儿发现了,我心里有点五味杂陈的感觉。

 

一方面,我既想继续饱览她裙下......

 

而另一方面,我心底又隐隐渴望被她发现我在偷看。

 

带着这种矛盾复杂的心情,我出去找了个脸盆,接了一盆凉水回来。

 

“苏老师,水来了。”

 

跟苏婉儿说了一句,我便将盆放到卧室的桌子上。

 

“嗯,麻烦你了小伟子。”

 

苏婉儿也不知道是因为担心程兵,还是因为发现我刚才在偷看她。

 

道了一句谢后,她压根都没看过我一眼,而是拿着毛巾浸湿之后,开始帮程兵擦拭。

 

她的动作温柔而又细致,先用湿毛巾在程兵脸上敷了一下。

 

冰凉的触感刺激着神经,烂醉如泥的程兵忍不住愉悦地叹了口气。

 

接着,从颈部开始,她的手一路往下,认真地擦洗着程兵身上的每一个地方。

 

我就站在苏婉儿身后,只见她每次弯腰起身之时,挺翘的臀部便会上下晃动,看的人心痒难耐。

 

苏婉儿继续帮程兵擦着身子,我则忍不住浮想联翩起来。

 

像苏婉儿这样温顺体贴的女人,如果能给我做老婆该有多好!

 

看着苏婉儿盈盈一握的腰肢,我忍不住浮想联翩起来。

 

大概忙活了二十多分钟,总算是擦完了,程兵侧卧在床上,睡得十分沉。

 

而苏婉儿则将毛巾放回盆里,靠着桌子,气喘吁吁起来。

 

可能是刚才费了不少力气,加上天气炎热,苏婉儿已经是满身大汗了。

 

她的短裙十分轻薄,被汗水浸透之后,若隐若现的。

 

可能是太过疲倦,苏婉儿并未发现自己的囧况。

 

而我整个人变得兴奋无比。

 

接下来,一股奇异的味道扑鼻而来。

 

汗味和女人身体的香味混合在一起,一股脑地进入我的鼻腔。

 

这种味道并不让人觉得难闻,甚至使人身心愉悦,十分享受。

 

我的双眼变得通红,喘息声也越来越重。

 

很快,我又闻到了一股甜丝丝的气息。

 

是奶香味!

 

当汗味、体香和奶香混合在一起,那种难以言喻的气息猛烈地冲击着我的大脑。

 

看了看充满魅力的苏婉儿,我又扫了一眼睡的很沉的程兵,我做出来一个大胆的举动。

 

“啊……小伟子,你……你干什么!”

 

苏婉儿正在歇气的时候,我一把冲上去,然后从后面紧紧地将她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