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白不吃,老张嘿嘿一笑。

 

“嗯,那就麻烦老张了。”

 

李小沛俏脸更红,她闭着眼睛,紧抿着嘴唇,看起来很诱人。

揉捏了一阵后,李小沛脸上的表情惊讶起来,心里总算明白慕容雨为什么会看上了老张。

 

老张的那双手,太有魔性了。

 

这时,她眼里透着渴望,“老张,再,再用力一点。”

 

“嗯!”

 

老张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加大了,心里却很讶异,虽然他对自己的手法很自信,但毕竟很多年没使用了,也就之前在慕容雨身上用过,可也没有像小妮子,这么快就被按出了感觉?

 

李小沛开始变得有些放肆,双眼来回打量着老张,一双纤细的手慢慢地抱住了老张,在他的身上来回摸了起来。

 

我去。

 

老张感受着身体和心里的双重刺激,这小妮子的手法也很不错,看来在男人身上学了不少的经验。

 

李小沛一阵乱摸,当她触碰的老张那里的一刹那,双眼更是充满惊讶,这也太恐怖了吧?

 

虽然老张年纪大了点,但凭着这么夸张的本钱,难怪,慕容雨会看上了他。

 

“小丫头,我年纪都比得上你爸了,你怎么能在叔叔身上乱摸呢?”

 

老张也不生气,笑着打趣道。

 

“好了,你应该没事了。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老张也不傻,有些事不能表现的太急切,两性关系越主动的那个,往往最后越容易失去主动权。

 

李小沛不明白这么关键的时候,老张为什么会突然下了逐客令。

 

她狠狠地瞪了老张一眼,大步地离开。

 

吃了中饭,门诊开始忙碌了起来,今天来店看病的人不少,因为老张是一个人,忙里忙外,等到全部弄好之后,已经是晚上七点。

 

关了门,上楼,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视频,慕容雨果然出现在视频里,他心里隐隐有些激动,可看了一会儿,慕容雨换上了睡衣,在被窝里看着书,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举动。

 

随便吃了口饭,老张躺在床上迷糊地睡着了。

 

半夜,他被慕容雨那甜蜜优美的声音惊醒,快速翻身跃起跳到电脑前,快速地点开监控系统,入眼的场景立刻让他沸腾起来。

 

慕容雨的隔壁传来了一阵嗯嗯哼哼的叫声,而她竟然自我安慰起来。

 

老张不禁暗恨,李小沛大白天还来勾引他,晚上就投入了别的男人怀抱,下次要是再来勾搭他,他肯定不会再客气。

 

沉下心思,他开始细细地观赏慕容雨,来回不断地拉伸视频距离,寻找出最佳的欣赏位置。

 

终于,他固定了视频距离。

 

十五分钟后,慕容雨喘息着,又再次把被子蒙在了头上。

 

妈蛋的,李小沛真是个小浪货。

 

老张一边暗骂,一边关了电脑,他感觉有些累,直接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可刚躺下睡得迷迷糊糊,就被叮咚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张,张叔,在干嘛。”

 

是慕容雨发的信息。

 

嘿,这小丫头,肯定被对面吵得睡不着。

 

老张心里泛起一阵恶趣感,立刻回了句,“在想你啊,想得都睡不着觉。”

 

“嘻嘻,张叔真坏。既然那么想,那你来找我啊。”

 

慕容雨又回了一条信息,让老张倍加振奋,他立刻回道:“你说的,我现在就来找你。”

 

“别,隔壁有人。”

 

慕容雨生怕老张真来找他,又秒回了一条短信。

 

“唉,真伤心。”

 

老张故意发了一张沮丧的图片。

 

“别嘛,张叔,我,我先睡了,晚安。”

 

这一晚,老张抱着手机来回看了很多遍,他感觉,跟慕容雨的关系又近了一步,那种兴奋别提有多爽了。

 

迷迷糊糊他睡了过去,恍惚间感觉有人钻进了他的被窝,娇滴滴地叫唤他:“老张,老张,我好想你。”

 

“小雨,你,你怎么可能在这儿?”

 

老张眯着眼一看,慕容雨一丝不挂地抱着他,大长腿搭在他身上,含情脉脉地凝望着他。

 

“我,我是你老婆,我不在这儿又在哪儿?”

 

慕容雨亲吻了他的脸,嗔道。

 

老张大喜,急切地扑了上去,可接着他发现自己居然扑了个空,睁开双眼,哪里有慕容雨的身影。

 

呵,竟然是梦。

 

折腾了一宿,老张凌晨才睡去,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洗漱好后,他拉开诊所的卷闸门,没想到房东李姐站在门口等他。

 

“张哥,你这怎么回事?都等你老半天了。”

 

李姐见开了门,立刻挤了进来。

 

“有什么事吗?”

 

老张心生警惕,不由地问道。

 

“我有个远房亲戚,她刚生产不久,可是一直出不来奶,你不是老中医吗?帮我一起去看看。”

 

老张本来想要拒绝,但碍于租了她的房子,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只要她不骚扰自己,也就好了。

 

“好吧,我陪你走一趟。”

 

老张关了诊所的卷闸,跟在李姐的后面,两人很快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

 

李姐似乎对这一个高档小区很熟悉,转了几个弯,直接进入了一栋洋房,推开了门,她示意老张跟进去。

 

房间的光线很暗。

 

李姐反锁了门,迫不及待地贴了过去,撒娇道:“老张,你看人家的手机怎么回事?刚打电话的时候,突然弹出了这个,是不是中毒了?”

 

老张心里暗叫不妙。

 

果然,下一秒,老张就感觉背后被人拦腰给抱住了。

 

老张不由吓得往后一退,谁知道这一退,脚下没站稳,直接就往一旁的沙发上倒去。

 

眼看失去重心,老张下意识地拉住了李姐。

 

李姐唉哟一声,直接面朝老张倒了下去,把他压了个严严实实。

 

老张有心要推开,可李姐的分量可不轻,他怎么也推不开,反而李姐的脸正好对准了他,嘴唇开始在他的脸上乱啃。

 

“张哥,人家喜欢你很久了。你就从了我吧。”

 

老张大口喘着气,却发现喉咙里被塞了一颗小药丸,这一刻,他后悔都来不及了,没想到李姐色胆包天,居然把他骗到了家里,还给他喂了药。

 

老张一脸惊恐,“你,你给我吃了啥?”

 

“嘿嘿,爱上我的东西啊!”

 

李姐居高临下地看着老赵,一脸得意地笑着说:“进口货,你就乖乖地享受吧!”

 

老张挣扎着,可没想到,他越挣扎,身体内的药性发作的越快,浑身燥热难忍,看向李姐的目光,也开始慢慢有了变化。

 

老张四肢越来越无力,欲哭无泪,感觉自己上了当,今天怕是难以幸免,要遭了李姐的毒手。

 

“老张,我这病,只有你能治,你就发发善心,帮帮我吧。”

 

李姐媚眼含丝,急不可耐地说道……

老张心里很憋屈,他只能继续反抗,但他知道,这种挣扎不过是徒劳罢了。

 

老张后悔的要死,他立刻出言恳求道:“老妹,别这样,强扭的瓜不甜。”

 

“甜不甜没关系。”

 

眼看着马上要被毁了清白,老张一咬牙,暗地里却集聚了身体所有的力气,等到李姐把嘴凑过来准备啃他的时候,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

 

李姐哼都没哼,便昏倒了下去。

 

老张喘了口气,恢复了一下体力,然后把李姐从身上推到了一边,慢慢穿上了衣裤,跌跌撞撞地出了房间。

 

他浑身燥热的很,刚出洋房没几步,就再走不动了。

 

现在要是有一盆凉水冲冲就好了,他感觉自己要被体内的那团火给焚烧了一般。

 

这时,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从里面探出了一个女人的头,好奇地打量着老张一眼。

 

老张也忘了过去,跟那个女人四目相对。

 

“是你?”

 

老张不知哪里涌出了力气,想要抓住那个女人,没想到那女人却立刻关了门,他再去敲门的时候,却来了一群保安,把他带出了小区。

 

这个贱人。

 

没想到居然躲在了这里,居然还有脸叫保安把我给轰走。

 

老张满腔的怒火,跌跌撞撞地回到诊所已经是晚上,脑海深处可以隐藏的记忆,全都涌了出来……

 

原来,他从未忘记,只是选择了暂时遗忘。

 

贱女人,我一定会找到你。

 

老张咬牙启齿,打开了淋浴,冷水不断地冲刷,依然没办法冲去他燥热的心。

 

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一阵嘀哒嘀哒的高跟鞋声。

 

“老,老张,你怎么坐在水里?”

 

李小沛神色略显尴尬,问道。

 

老张还在忍着药劲,看到李小沛来了,咬牙说道:“哦,是,是小沛来了?你快走,我身上不舒服。”

 

老张心里很憋屈,他只能继续反抗,但他知道,这种挣扎不过是徒劳罢了。

 

老张后悔的要死,他立刻出言恳求道:“老妹,别这样,强扭的瓜不甜。”

 

“甜不甜没关系。”

 

眼看着马上要被毁了清白,老张一咬牙,暗地里却集聚了身体所有的力气,等到李姐把嘴凑过来准备啃他的时候,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

 

李姐哼都没哼,便昏倒了下去。

 

老张喘了口气,恢复了一下体力,然后把李姐从身上推到了一边,慢慢穿上了衣裤,跌跌撞撞地出了房间。

 

他浑身燥热的很,刚出洋房没几步,就再走不动了。

 

现在要是有一盆凉水冲冲就好了,他感觉自己要被体内的那团火给焚烧了一般。

 

这时,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从里面探出了一个女人的头,好奇地打量着老张一眼。

 

老张也忘了过去,跟那个女人四目相对。

 

“是你?”

 

老张不知哪里涌出了力气,想要抓住那个女人,没想到那女人却立刻关了门,他再去敲门的时候,却来了一群保安,把他带出了小区。

 

这个贱人。

 

没想到居然躲在了这里,居然还有脸叫保安把我给轰走。

 

老张满腔的怒火,跌跌撞撞地回到诊所已经是晚上,脑海深处可以隐藏的记忆,全都涌了出来……

 

原来,他从未忘记,只是选择了暂时遗忘。

 

贱女人,我一定会找到你。

 

老张咬牙启齿,打开了淋浴,冷水不断地冲刷,依然没办法冲去他燥热的心。

 

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一阵嘀哒嘀哒的高跟鞋声。

 

“老,老张,你怎么坐在水里?”

 

李小沛神色略显尴尬,问道。

 

老张还在忍着药劲,看到李小沛来了,咬牙说道:“哦,是,是小沛来了?你快走,我身上不舒服。”

人老不以筋骨为能,早上老张摸着酸痛的腰骨从床上坐起身,回头看看李小沛。

 

她睡的正香,再想起昨晚的事情,他内心还是很满意的。

 

只不过,他是个糟老头,就怕李小沛随时会离他而去,接着他又转念一想,只要活在当下,能快乐就好,总不能真的拉着李小沛陪着他一个糟老头吧。

 

想到这,他似乎彻底想通了,嘿嘿一笑,这才起了床。

 

出门买来了豆浆油条,刚到家,忽然一阵香气袭来,接着一双柔若无骨的手臂将老张腰环住。

 

“起来啦,一会就能吃了。”

 

两人吃了饭,李小沛这才上学去了。

 

诊所在工作日的上班时间,生意正常清淡,老张想起昨天在李莹花家小区遇见的那个女人,他恨恨的关了诊所的门,想去找那个女人算算账。

 

结果到了昨天那户人家,门却开着,一个中年男人在房间里正打扫着卫生。

 

看见老张探头探脑在门口张望,问道:“你租房?”

 

老张一愣,道:“你是房东?那住在的那个人呢?搬走了?你知道她搬哪了吗?”

 

中年男人见老张不是租房的,也没耐心跟老张瞎扯,随口道:“搬哪去我哪知道?不租就走开,别妨碍我。”

 

十年了,好容易找到的一丝线索又断了,老张在佩服那个女人过段的同时,心里又对那个女人暗恨不已。

 

要不是这个女人,他老张也会有儿有女,幸福日子别提有多美满了。

 

老张垂头丧气的下楼,正准备回诊所。

 

这时,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袭来。

 

“张哥,我还以为你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呢,这么好,还来看我,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啊?哦,你是想给我一个惊喜!”

 

说着,李姐抱着老张的胳膊就要往楼上拖。

 

李姐抱着老张的胳膊都快挂到他身上了。

 

老张愣神的功夫,立刻说道:“够了,你是想折腾死我?让我早点埋进土里?”

 

李姐想想也对,双手不由松开了。

 

老张暗叫我的妈,这时不走,就走不掉了,这娘们实在恐怖,他一溜烟地就消失在了社区。

 

身后李姐娇滴滴的叫唤他,都只装作听不到。

 

刚跑回诊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看李小沛推开了他家的门。

 

今天李小沛梳了个麻花辫,穿了件白色的衬衫,眸光一扫,就让老张浑身躁动了起来。

 

“老张,你,你看啥呢?”

 

“看你啊!”

 

老张笑眯眯地说道。

 

“好看吗?”

 

李小沛得了老张的赞赏,把手上的菜篮子扔下,在他的面前转了一圈,眼里充满了期待的味道。

 

“嗯,好看,太好看了!”

 

李小沛很是欢喜,拦腰将老张抱住,在他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温柔地说道:“老张,看你这么乖巧的份上,我给你露上一手,省得你心里把我当成是个花瓶或者坏女人。”

 

她今天过来,其实还有另外的目的。

 

眼前学校里马上要实习了,学校的领导提过多次,要表示表示,但以她家的条件,不过是个小县城的普通人,哪有多余的钱去送礼?所以她左思右想,打算先在老张的诊所里当护士。

 

带着目的来,李小沛就显得格外殷勤,在厨房忙上忙下的,让老张心里头还是暖暖的,他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有个这样的女人,其实也挺不错的。

 

但他的脑海里又蹦出了慕容雨的样子。

 

老张不由地一叹,李小沛虽好,但他喜欢的还是慕容雨。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李小沛解释这件事。

 

“小沛,你跟了我这糟老头,不觉得委屈和可惜吗?”

 

老张问道。

 

“嘻嘻,我稀罕,有什么委屈和可惜的?”

 

李小沛刚洗完菜,走到老张面前,紧紧的抱住。

 

老张不由有些迟疑,虽然跟李小沛并不存在感情,只是一段露水情缘,但别说,他还真有点喜欢这小丫头。

 

这个时候,忽然诊所的门被推开了。

 

慕容雨拘谨的走了进来,回想这两天发生的事,她内心充满了羞涩,老张是她的长辈,但她内心似乎很喜欢跟老张待在一起。

 

她今天来找老张,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只是单纯想来看看老张,可看到眼前的一切,她瞬间惊呆了。

 

李小沛抱住老张的样子,让她羞得满脸通红。

 

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她充满了愤怒,心里更是酸酸的,感觉最珍贵的东西瞬间被闺蜜给抢走了。

 

蓦然间,她惊醒了过来。

 

难道,我,我喜欢上了老张?怎么可能?他比我爸爸年纪还要大,我怎么会喜欢上他?

 

可我不喜欢他,为什么看到闺蜜跟他在一起,又很不开心?

 

这个念头在脑中滋生,让慕容雨脸瞬间红到了耳根。

 

我这是怎么了?

 

慕容雨脑子有点乱。

 

可就在这时,李小沛却发现有人在墙脚偷窥,初时她先是一惊,不过随即发现原来是一脸羞燥的慕容雨,一种满足的快感油然而升。

 

处处被慕容雨压了一头,这次终于占得先机,李小沛心念一转,嘴角浮出一抹得意的弯度。

 

老张这时,也回头一看,居然是满脸羞红的慕容雨。

 

眼看被发现,她羞的脸红的几欲滴出血来,转身便跑,无奈身子还在发软,在诊所门口还差点摔倒。

 

老张看见慕容雨之后,心下大急,眼见慕容雨转身而去,他也顾不上李小沛了,立刻就追了出去。

 

好在慕容雨身体不适,没跑多远就被老张追上。

 

“小雨,小雨,你先别跑,你听我解释好不好?”老张拉着慕容雨的胳膊,把她拉到路边没什么人的地方说道。

 

慕容雨胳膊被老张手掌触碰,只感觉他的掌心温度很高,简直就要烫到她心里去了。

 

但她并不是那种轻贱的女人,甩开老张的手厌恶的说道:“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难道这也是治病?你当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吗?”

 

老张有点张口结舌,确实这不太解释。治病要办抱在一起,都是骗子“大师”用来骗财骗色的手段。

 

正当老张不知道怎么解释好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没错啊,就是治病,不过不是治我的病,而是治他的病。”

 

老张和慕容雨扭头一看,说话的是李小沛。

 

“你给他治病?”慕容雨一脸的不相信。

 

李小沛抱着胳膊走过来道:“老张不舒服,腰闪到了,我给他揉一揉,这算不算治病?”

 

这番话要是老张自己说,慕容雨是一百个不相信,好歹也是大学生,但是出自李小沛之口,她不由有点半信半疑。

 

李小沛一甩手道:“爱信不信,你以为我会看上这个老头子?也就你当个宝,我只是好心救人而已,走了,你们慢聊!”

 

说着李小沛扭着屁股转身而去。

 

老张这时候还不顺杆上,就白活小五十年了,他表情诚恳的说道:“小雨真的,我只喜欢你一个。”

 

话说到这份上,慕容雨也勉强相信了,她转身想走,准备回宿舍静一下。

 

老张哪能那么轻易放她手,一把拉住慕容雨道:“你上哪去?来都来了,在这吃午饭吧。”

 

说着不由慕容雨拒绝就把她给拖回了诊所。

 

回到诊所,老张进厨房把正在摘菜的李小沛换了出来,让她出去陪慕容雨。

 

李小沛贴着老张,蹭着他的手臂问:“你怎么谢我?”

 

老张知道哄住慕容雨是李小沛帮了忙,不过这事也特么是因她而起啊。

 

于是只是含糊不清的道:“别闹,我心里有数。”

 

李小沛说道:“少跟我打马虎眼,回头没人再找你算账。”

 

不多时,老张整治了一桌饭菜招呼正聊的热火朝天二女过来吃饭。

 

慕容雨多少还有点尴尬,而李小沛则看上去就像没事人一样,谈笑风生,这也让老张暗自嘀咕,上什么卫校啊,应该去混沪影,北视啊,以李小沛这演技,这没皮没脸的架势,一线不敢说,二三线总能混上吧。

 

本来坐拥二美一起吃饭,原应该是件很愉悦的事情,但慕容雨心里横着一根刺,弄的老张也不自在,饭桌上的气氛始终都热烈不起来。

 

老张赶紧拿起公筷夹菜给二女,道:“来,两只鸡腿你们一人一只。”

 

终于在老张刻意找话题,李小沛又转而配合之下,饭桌上的气氛稍微好转了一些。

 

老张得知慕容雨和李小沛都快到了实习的时候,还没想好去哪个医院,于是也搅尽脑汁帮慕容雨出主意。

 

老张跟慕容雨就实习的事聊着,谁也没注意,李小沛故意把筷子给打翻在地,然后一头就钻进了桌肚里。

 

“第三人民医院不好,太忙了,一百多个床位才二十几个护士,三班倒都忙不过来,工资还低,今年都好几个护士辞职不干了。”

 

老张正说着,忽然感觉有异样,余光往下一看,差点没吓出个好歹来,原来李小沛胆大包天竟然从桌肚下面钻了过来。

 

他的异样引来了慕容雨的关注。

 

“张叔,你怎么了?身体又不舒服了?”慕容雨虽然觉得老张的神态不太对劲,但是她哪里会往那个地方想,这可是饭桌上!

 

老张勉强镇定了下表情,咳嗽了声,掩饰道:“没事,腰有点不舒服,老毛病了,毕竟上了年纪……”

 

慕容雨闻言关切道:“那要不要我帮你揉揉?”

 

说着她还站起身来,把老张唬的出了一身的汗,旗杆都软了,连忙摇手道:“不用,不用,揉了反而不好,贴药膏就行了。”

 

说到这里老张灵机一动对慕容雨道:“药膏在卧室里,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我现在不方便动,小雨你帮我拿一下好了。”

 

慕容雨不疑有它,应了一声转声去了。

 

老张赶紧低头对李小沛低声喝道:“你疯啦,被小雨发现,就没得解释了!”

 

李小沛满不在乎的一歪头,手上动作仍然不停,说道:“谁叫你敷衍我!”

 

老张有点吃不消她了,讨饶道:“姑奶奶,你想怎样,划条道,我做的到一定做!”

 

李小沛又活动两下,这才放手道:“这还差不多,我马上要实习了,我想来你的诊所!”